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9th Nov 2013 | 動漫隨筆 | (22 Reads)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837070/index_2.html

這是一部國產動畫,雖然人物的打扮,服裝,稱呼也像清朝,但其實是架空歷史的作品。皇上的女兒流落民間,然後回到皇宮,鬧出不少笑話,故事有點像《還珠格格》。有網友說女主角絲絲和好朋友柔柔是「百合」,難怪他們有這種想法的。上面的那條連結中,柔柔的幻想情節真是......另外,也怪不得要架空歷史,不然,熱汽球、滑板、飛船、音樂盒等東西又怎會同時出現?人物又怎會有西方公主、李小龍、藍寶石王子等造形呢?


| 29th Nov 2013 | 各國宮殿 | (10 Reads)


有說珍妃也有受賄的。她身邊的太監給她錢,然後,她在光緒面前替太監的親人講好話,以求一官半職。但其實,這種說法可信嗎?光緒當時根本沒權,太監們會不知道嗎?而且,如果珍妃真的是這樣,光緒也覺得她煩啦,還會那麼寵她?有說光緒對珍妃一見鍾情,不過,皇后是西太后的姪女,如果光緒對珍妃一見鍾情,西太后會讓她中選,威脅自己的姪女嗎?光緒不像可以瞞過西太后。 而且,以這一張照片看來,一見鍾情的可能性不大。

| 28th Nov 2013 | 遙言滿語 | (31 Reads)

在遙滿的網站上,有網友分享了一篇談及《美少女戰士》、遙滿、《少女革命》等作品和人物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後有一些連結,當中竟然包括了我在多年前寫的同人小說《盛開吧!血紅的玫瑰!》!真是嚇了我一跳!其實,那是連我自己也有些不滿意的作品!寫文的網友卻在我的眾多拙作中選了它!為什麼?記得當年有些網友看到了那個故事,會忍不住罵我的。也許,在某些遙滿FANS的眼中,我有虐待狂也說不定!不過,無事不成小說,如果內容太平淡,又或者一味在寫二人怎樣恩恩愛愛,摟摟抱抱,甚至寫到肉麻當有趣!那又有什麼意思呢?


| 28th Nov 2013 | 白金漢宮 | (7 Reads)

早前,Princess kate穿著短裙出席探訪活動,裙子被風吹起了,她有如夢露一般,很優雅地按著裙子,沒有失禮。不過,英國傳媒仍然提議她做一些防走光的措施,例如像英女王那樣,在裙邊鑲些小小的金屬片,讓風吹不起它。其實,在古代的西方,王室貴族的女子們所穿的大裙子內是有個架的!不知這張照片中的裙子內有沒有?


| 28th Nov 2013 | 排球場 | (5 Reads)

女排欧冠小组赛第三轮,伊蒂萨奇女排1-3不敌意甲冠军皮亚琴察遭遇首败,四局比分为16-25、18-25、25-21和20-25。马蕴雯6分、魏秋月2分,张磊第二局以主攻身份首发未得分。雖然經理人吹捧魏秋月為世界上最佳的二傳手,不過她重傷在身,拿不到高分也不出奇。她說外地的教練不像中國的「強悍」,她會比較容易控制傷勢。另外,張磊在中國是打接應的,也試過當自由人,什麼時候變成了主攻手的?而且是一個竟然一分也拿不到的主攻手!真少有!可是,那位教練究竟在想什麼?


| 28th Nov 2013 | 大戲台 | (24 Reads)

有人說,有些觀眾看大戲時,會大聲講電話,有些又會在演出未完之前離場,很不尊重表演者!是的,有些人隨便在劇院的觀眾席上吃東西,或者大聲跟著台上的演員唱,真是很過份!但至於提早離場,有時是因為演出至晚了,有些觀眾怕沒有車、船可以坐回家也說不定,說不上是不尊重表演者。當年雛鳳演「西樓錯夢」時,謝幕時笙姐對不肯走的觀眾笑說:「多謝大家,夜啦,返去啦!」;「龍情詩意」時,有要謝幕五次的紀錄!不過,也有觀眾拿到了大型演出的贈票,但只看了三幕便自動離場!有觀眾叫女兒買票,看別的劇團演的「西樓錯夢」,看完「錯夢」一場,便打道回府,因為她覺得連那一幕也不好看的話,後面的也不用看了!他們是不尊重表演者嗎?那麼,如果表演者的演出沒有水準,例如因為忘記曲詞,老是「甩嘴」或者唱錯,例如把「哭」唱成「祝」,令曲詞的意思也相反了!或者胡亂「爆肚」!那麼,他們又有沒有尊重演出?尊重觀眾呢?他們沒有本事令觀眾留到最後,可以怪什麼人?

另外,仙姐在電視特輯中說過,要有觀眾入場,要有東西給他們看,引他們進來才行。是的,「西樓錯夢」中的舞很好看,「帝女花」的含樟樹很美,結局的表達方式創新。可是,在正式演出之前就已經公佈了是那樣了嗎?好像不是啊!要引觀眾入場,不一定要講明有什麼可以看的......


| 28th Nov 2013 | 《人魚公主後傳》 | (32 Reads)

 

艾妮詩公主就這樣在王宮中住了下來,不過,由於她還未學會如何像人類一般站著走路,所以沒有告訴王子她的傷已經好了。王子於是給她弄來了一張輪椅;可憐的御醫因為治不好她,被王子罵了不止一次。

「對不起。」這是御醫向王子說的話,同時也是公主在心中暗地裡向御醫說的。

 一個月後,公主終於學會如何站立走路,她的腳傷也可以「痊癒」了。

國王得知這個消息後,急不及待地要召見她;因為,他想知道,這個來歷不明,但王子還是嚷著要娶的女子,究竟是什麼模樣。

「父王,你要見她嗎?這個......」查理王子感到為難,他猜到父王是「不懷好意」的。
「怎麼了?不可以嗎?有什麼問題?你的母后跟我說,你堅持要娶她,難道讓我見一見未來媳婦也不行嗎?你既然要娶她,她不可以一生一世也不見我!」
「請父王你不要為難她。」
「不必擔心,我自有分寸。」國王說。
「她之前有腳傷......」
「不是已經痊癒了嗎?」
「那麼,好吧。」查理王子再找不到藉口推辭了。
「很好,今晚請她跟我們一家一起用膳吧。」
「知道。」

 「王室飯局」,是每一位準王妃必需要經過的,看似容易,實在艱難的考驗。
 
艾妮詩公主穿著王子為她準備的衣服,懷著緊張的心情出席。其實,因為王子一直很忙,所以,這也是她第一次跟王子一起用餐。

「你就是艾妮詩小姐嗎?果然很漂亮,請坐。」國王說;他當然不知道她其實是一位公主。
「謝謝陛下誇獎。」艾妮詩公主有禮地說,然後坐下。
「艾妮斯小姐,你不用緊張,這次只是我們一家人吃飯。」伊莉莎伯王后親切地說。

她對這個未來媳婦的印象並不差,只是擔心,國王會因為家勢的問題反對王子的婚事。

「謝謝王后陛下。」艾妮詩公主微笑回應。
「對了,請問艾妮詩小姐你貴姓?」國王問道。

聽見國王有此一問,王后更清楚知道自己所擔心的並不是多餘的。

「回陛下,我姓丹哥本」公主答道。
「哦,那麼你不是貴族了吧?」國王說,他很清楚,本國的貴族名冊中,並沒有姓丹哥本的家族。

聽見國王這麼說,查理王子的臉色也變了;他定眼看著父王,但又不敢說什麼。

「回陛下,我是來自遙遠的國家的貴族。」艾妮詩公主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後充滿自信地說。雖然要把「王族」說成了「貴族」,尊貴為公主的她來說有點委屈。
「是嗎?是哪一個國家呢?」國王追問。
「是一個國王陛下您不會認識,但領士卻十分大的國家。」公主說。

其實,正確來說,該是「領海」才對。

「那麼,在那個國家裡,你的父母是什麼身分?是公爵和公爵夫人嗎?」國王以有點不屑的語氣問道。
「是地位比公爵更高的人。」
「那是什麼?」
「是......」公主欲言又止;她回心一想,如果她對國王說出父親的身份,他不但不會相信,還可能會認為她的腦子有問題;那會影響她與王子的婚事的。
「他們現在又在哪裡呢?」國王見公主答不出,故意繼續追問。
「......」這一題,比之前的更難答;若照實說,國王不會相信,雖然在王子問她是不是孤女時,公主曾經點頭,但若要她撒謊說自己的母親死了,她實在做不到。
「好了,是時候上菜了,晚些再說吧。」伊莉莎伯王后「打圓場」說,然後命人上菜。

侍從端出了一堆海鮮。

「來吧,艾妮斯小姐,請你不必客氣,隨便吃好了。」王后說。
「謝謝......」公主強顏歡笑地答道。

自小就與一大群海洋生物為伍,在大海中長大,一向只以海草、珊瑚為食物的她,面對著桌上的「美食」,心裡當然不是味兒;但她又不能表示不滿。

「來,我們開始用餐吧。」王后親切地說。

公主只好硬著頭皮,學著王后用食具的手法,吃著她從來不會吃的海鮮;一邊吃著,一邊在心中對那些可憐的魚兒、龍蝦、螃蟹說:「對不起......」

可是,國王和王后、王子還是看得出,她沒什麼胃口。

「怎麼了?艾妮詩小姐,這些海鮮不合你的口味嗎?」王后問道。
「不是......」
「艾妮斯,你不用那麼緊張。」王子以為她是因為太緊張而食不下嚥。
「嗯。」艾妮斯強顏歡笑,點頭,繼續吃著那些海鮮。

在人類世界,有些國家的王室成員,為了令自己更有效地控制情緒,以及面對公眾時能夠表現得自然,會接受一些演技訓練;可惜,人魚王國並沒有這種習慣。

她終於受不住了,說一聲:「對不起,我有點不舒服,失陪了。」;然後站起來,跑回客房去。

「艾妮斯。」王子站起來,想追上去,但被國王阻止了。
「查理,不准追!」
「父王,為什麼?」
「你不能為了這種小事而隨便走開的。」
「父王啊!」王子不悅。

對他來說,心上人不舒服並不是小事。

「如果日後你娶了她,帶她出席別國的宴會,她又是這樣的話,如果你又追上去,會是多麼失禮的事?她沒事的,你給我好好吃完這頓晚飯再說吧。」國王說。
「是,父王。」王子無奈地坐下。

作為王室成員,自小被灌輸的想法是;「王室的體面比個人的感情重要。」

公主跑回客房,把被派往侍候她的宮女嚇了一跳,但她不敢問原因;並被公主命令退下。

「是。」她退出房外。

公主坐在床上,眼淚不受控制地流個不停!

因為,她身為海底世界的公主,竟然吃了自己的子民!

「嗚嗚......如果我要和查理王子在一起,便要......便要繼續做那麼......那麼殘忍的事嗎?」她把頭埋在枕頭下,邊哭邊說。

她哭了一個小時,聽到外面的宮女說:「參見王子殿下!」

 王子前來看她了,因為,飯局終於完了。

她馬上把眼淚抹去,不想讓王子知道她哭過。

「艾妮詩,你怎麼了?哭過了嗎?很不舒服嗎?哪裡不舒服?」王子走到她身邊,蹲下,看到公主那雙又紅又腫的眼睛,問道。
「我沒事......」公主哽咽地說。
「沒事的話又怎會哭呢?來,告訴我吧。」
「我......我覺得自己......很殘忍!」
「為什麼這樣說?」
「......你們每天也吃海洋生物的嗎?」

在公主腦海中的詞典裡,沒有「海鮮」這一個詞語。

「不是每天也吃,怎麼啦?你覺得吃海鮮殘忍嗎?難道你是素食者?傻瓜,你不吃肉的話,怎麼不早說呢?我們不會勉強要你吃的啊!」
「王子,你會因為我不吃魚而討厭我嗎?」
「當然不會,你連吃魚也覺得殘忍,那麼有愛心,我又怎會討厭你呢?以後我們也再不會要你吃肉的了。」
「王子!」公主擁著王子,十分感動。

這一頓晚飯後,國王對艾妮斯公主的印象不太好,想反對她和王子的婚事;伊莉莎伯王后勸他不要強來。

「她始終是王兒喜歡的女孩,即使你反對,他也不會聽你的。」
「我才不相信查理真的那麼喜歡她,喜歡到會為她違抗我的命令,說到尾,他也只是因為被那個女孩救了一命,心存感激罷了。」國王說。
「這也未嘗不可啊!」王后道。
「查理的妻子,是我國將來的王后,豈容兒嬉?」

國王泱定,要以別的女孩來分散王子的注意力,於是,命人搜集全國的未婚貴族少女,以及鄰近的國家的年輕公主們的畫像來。

 當國王看到跟艾妮詩公主長得很相似,鄰國的嘉莉安公主的畫像時,嚇了一跳,然後,笑了。


| 28th Nov 2013 | 寶塚的一點事 | (26 Reads)


圖中的是今年37歲的前寶塚TOP STAR真飛聖小姐,她在日劇「相棒」的第11季中演主角的女朋友,有不知道她的出身的觀眾看了,嫌她年紀大,又說她像男人。後來知道了她的出身,才恍然大悟。有些觀眾更加誇張,說看著她演女角會感到不舒服!其實,雖然是男役出身,但始終是女人,演女角怎會讓人不舒服呢?我只覺得她瘦了一點,手背上的筋多了一點。另外,她在近日的「黑貓靈異花店」中也有演出。

| 27th Nov 2013 | 大戲台 | (29 Reads)

有人認為中國有數千年歷史,有數之不盡的民間故事,只要修改一下就可以用了,所以,戲曲是不會沒有新劇本的。是的,故事是有很多,可是,能改編得好看,觀眾又有興趣看的會有多少呢?例如,如果有人寫《孔子夢會周公》,又如何呢?好的新劇本不容易有。

另外,近年也有些人會年經典故事來重寫,例如某位年輕編劇撰曲的,另一版本的「牡丹亭驚夢」,在「回生」一段中,柳公子連夜趕到麗娘墳前,連鋤頭也來不及準備,要以手掘泥,弄得指破血流之時,竟然又會有時間準備了一碗蔘湯?回生後的麗娘喝了,說藥味很苦。

柳郎只是一屆寒儒,並不是富家公子,又怎能在頃刻之間把蔘湯弄來?人蔘可不是便宜的,即使南樓有鬼,也該不會有野生人蔘吧?而且,要煞蔘湯可是要花時間的,蔘湯煞好了,再趕去掘墳,到達時竟然仍是月色昏暗之際,尚未黎明?怎也說不過去。

雖然這是一個死了三年的少女也可以回生的故事,有點像科幻片,但是,也不是每一個情節也「奉旨」可以「科幻化」的。所以,即使編劇真的要安排柳郎餵麗娘喝東西,那也只可以是暖水或者薑湯,不可以是蔘湯。

麗娘回生後,說怕柳郎只是貪其美色而不是真心愛她;柳郎則問麗娘是否嫌他貧寒。這些,不是應該在「幽媾」那段已經說了的嗎?

不知編劇是否刻意要令自己的作品跟「唐版」不同,而把男女主角的言語行為的次序調亂了呢?聽著曲詞,在「唐版」中柳夢梅口述,聽得杜太守氣急敗壞的,那些在畫舫中的纏綿情節,在這個版本中,男女主角竟然在麗娘的墳邊已經全部做齊了!喂,柳公子用不著那麼急色吧?

在另外一個在數年前演出的版本中,石道姑和韶陽幫忙掘開麗娘的墳墓時,柳公子很悠閒地在旁邊唱「漢宮秋月」,有不少觀眾看到因為不滿而離場!再不然,有個新的版本中,花旦穿著外省戲曲的戲服來演粵劇版,同一句曲詞,男女主角要連續唱六次!舊瓶新酒,難飲到嘔!經典,有時還是不要亂改的好。


| 27th Nov 2013 | 《人魚公主後傳》 | (40 Reads)

人鱼公主新娘婚纱 展现完美身材

「這就是人類的雙腿嗎?有點怪怪的。」她嘗試動一下自己的腿,說:「有了它們,我便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嗎?我曾經看過,人類是以這隻東西令身體垂直,或者向前後移動的,讓我試試看。」

接著,她嘗試站起來,可是,馬上便跌了一跤。

「哎呀,很痛!」

她再站起來,又再跌倒了!

「痛死我了!」

要人魚馬上學會像人類般站立和走路,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聰慧的艾妮詩公主也不例外。

「沒想到人類的動作是這麼麻煩的,真是糟糕!」她心想,再度站起來。
「小姐,你沒事吧?」一把溫柔的少年聲音傳到她的耳中,她回頭,認出眼前人是她在海中救過的王子,驚嘉得目瞪口呆。
「原來是你,真的是你嗎?我找了你很久了。」查理王子也認出她,欣喜地說。

可是,公主又再因為站不穩而跌倒了。王子上前扶起她:

「小心。」
「謝謝你。」公主拉著王子的手站起來。
「倒是我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救我,我可能早就淹死了。」王子說著,不輕意地輕輕放開手,公主又再跌倒了。
「原來你的腿受了傷,所以站不隱嗎?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我是不應該放手的。」王子看著公主跌傷了的腿,抱歉地說,再一次扶起她。
「不要緊。」公主紅著臉說。
「你的家在哪?讓我送你回去吧。」
「這......」公主有口難言;她知道,如果把事實告訴王子,他一定不會相信的,但她又不想騙王子,所以不知道該說什麼。
「難道你是孤女,沒有家的?」王子見公主不說話,於是自己猜。

雖然王子猜不中,但公主還是點了頭,因為她想不出別的,她不回答王子的問題的理由了。

「那麼,你不如先跟我回宮好嗎?我會命御醫治好你的腿傷,別的事情,晚些再說吧。」王子溫柔地說。
「好的。」公主沒有拒絕的理由。
「哈哈,看你一點驚訝的表情也沒有,你已經知道我是王子了吧?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是艾妮詩。」
「很好的名字;既然你暫時不能走路,請恕我失禮了。」

王子抱起公主,把她帶回王宮去。

公主紅著臉,幸福地倚在王子懷中。

伊莎貝拉公主從海裡探出頭來,看著查理王子的背影,微笑,心想:「他們終於可以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這時,躲在海邊的岩石後,看到了那一切的菲獵王子走出來,說:「希望父王能遵守他跟我的承諾。」

看見菲獵王子「完整無缺」,伊莎貝拉公主感到十分驚訝,因為,如果查理王子和艾妮詩公主在一起,菲獵王子便不會出生了,他應該會消失才對。

「咦?你怎麼會還在這裡的?你應該已經......」
「故事還未結束呀。」菲獵王子笑說:「你肯定我父王一定會跟你的阿姨結婚嗎?」
「你要他答應你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勸父王不要一遇到你的阿姨便馬上娶她罷了;只要父王一天未娶她,又或者我沒有消失,那代表著母后仍有機會。」
「可惡!你想拆散有情人嗎?」
「你可別把我當作壞人啊!你為了你的阿姨,我為了我的母后和我自己,我們只是各為其主罷了。再者,如果他們是那麼容易被拆散的,即使有情也是有限。」菲獵王子笑了笑,離開海邊。

他以查理王子給他的鈕扣換來的錢,足以讓他住在王宮附近的旅館。

「氣死我了!」伊莎貝拉公主被氣得想爬上水面,但失敗了,因為她沒有腳。

她用尾巴打著水面洩憤。

與此同時,查理王子抱著艾妮詩公主回到王宮,把她安置在客房,並命御醫來替她診治腿傷;御醫把療傷藥塗在她的傷口上,那傷口即時紅腫起來!

「怎會這樣的?」查理王子大吃一驚,質問他:「大膽!你在她的腿上塗了什麼鬼藥?」
「回殿下,那是最上好的療傷藥,至於......為何會這樣,微臣也不知道啊!」御醫說。
「你竟然說不知道?你怎麼當御醫的?」查理王子罵道。
「殿下息怒!」御醫說。
「王子殿下,請不要生氣;不用擔心我,我可有家傳的療傷秘方的。」艾妮斯公主溫柔地說,她相信御醫的藥沒有問題,她的腿會紅腫,可能是因為這雙腿並不是她天生便有的;又或者,是因為人魚的體質跟人類並不是完全一樣。
「可是,這傢伙實在太不中用了!」
「不要緊,請你替我找一些海草來便行了。」
「海草?真的沒問題嗎?」王子問道。
「是的。」
「那麼,你還不快拿海草來?」王子向御醫喝道。
「遵命!」

其實,不止是查理王子,連御醫也感到奇怪,但是,他不敢問公主,因為,他不敢再說一些可能會令王子生氣的話了。

海草拿來了,公主請王子離開房間,王子出於紳士風度,以及「不想令救命恩人及愛人尷尬」的想法而照辦了。

其實,艾妮詩公主不想讓王子看見自己療傷時的情形;因為,她不知道該如何向王子合理地說明,那在人類眼中,會被認為是不可思議的情況。

王子走出客房後,艾妮詩公主把海草在自己的傷口上掃了幾下,接著,傷口上長出了數片藍色的魚鱗,然後,魚鱗變成了人類的皮膚;公主的雙腿回復光滑了。

「如果給王子看到了,他一定會大吃一驚;如果他知道我原本是人魚,會更加驚訝;看來,我暫時還是對他保守秘密好了,日後再打算吧。」公主心想。

在「未來的幸福」和「現在的家庭」之間,公主選擇了前者,可是,她真的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嗎?如果可以得到,她又真的會幸福嗎?

另一方面,王子跑去告訴伊莉莎伯王后,他已經找到他的救命恩人兼心上人了,並說一定要娶她為妻。

「是嗎?太好了。」王后高興地問道:「她是哪一家名門望族的小姐?」
「她叫艾妮詩,是個孤女。」王子答道。
「那麼,她姓什麼?」
「我不知道。」
「什麼?你連她姓什麼也不知道,便說要娶她?那怎麼可以?你父王一定會反對的。」
「所以,我希望母后您能幫忙說些好話。」
「查理,你真的那麼嘉歡她嗎?」
「話也許是......一見鍾情吧?」王子想了想,說。
「可是,來歷不明的女孩,會適合當王妃嗎?查理,你要明白,你要娶的人,並不只是你的妻子;王妃以及未來王后的身分,也不是每個女人也可以勝任的。」」
「我明白,母后,請您放心好了?我會證明給您看,她絕對會是個好妻子,好王妃,將來的好王后。」雖然不知道信心從哪裡來,但查理王子還是對公主充滿信心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