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9th Aug 2018 | 一般 | (10 Reads)

白孔雀,原本是藍孔雀,因為基因變異而變白。在圈養地區,其他正常的同伴的伴侶選擇不多的時候,也可以找的配對;在圈養區更是受人類喜愛,牠們長長的白色屏,在人的眼美麗的有如白色婚紗!可是,若在野外,牠們可能被同類歧視。說來,人類是奇怪的生物,對其他先天有不足的動物,如白孔雀,白獅子,白老虎,甚至是無毛貓,也可以愛護有加;可是,對先天有所不足的人,很多時卻是另一回事。 


| 29th Aug 2018 | 《甄嬛传》電視劇 | (11 Reads)

安陵容在死前說,連宮女也敢欺負她!其實不為什麼,只是因為狗仗主人威,所以大膽罷了!哪個? 華妃宮中的頌芝。反而真正後宮之主身旁的宮女,卻不會欺人欺出面那麼低庄!如果要數被宮女頂撞了的小主,除了安小主,要數祺貴人了。 ​​​​


| 29th Aug 2018 | 天海堂 | (20 Reads)

有網友說想看她cosplay阿遙!其實,在寶塚80周年的黃金機會中,她被很多人認為是扮錯了Sailormoon後,也沒有機會了!除非日後有製作人在影視作品中惡搞一下,而她又肯接演啦!現在唯有先看一下對比圖了。另外,其實80周年那一次,既然她扮錯了Sailormoon,麻乃小姐也不應該扮貓。 ​​​​   


| 29th Aug 2018 | 《魔女咒》 | (19 Reads)

「這是怎麼一回事? 」阿滿愕然!不懂言語!一分鐘後才開口問:「阿遙其實沒有死掉吧?可是,我把她傷得很重嗎? 」。接著,阿滿望了小螢一眼,發現她明顯瘦了!臉色也稍為蒼白了一點。

「小螢,是你救了阿遙吧?她沒事嗎?」阿滿問小螢。
「嗯。」小螢點頭。
「她現在在哪裡?」阿滿再問。
「水晶宮殿。」雪奈說。
「我要見她!」阿滿說。

接著,深海之鏡出現,發出光芒包圍著阿滿!那是它從來沒有發出過的強大光芒!連阿滿自己也被那些光芒,弄得睜不開眼睛!不久,它和阿滿一起消失在雪奈和小螢的眼前。

「怎會這樣的?也太快了吧?」小螢說。
「一點也不出奇呀,傻丫頭,幸好剛才只是一場為了破咒而演的戲,否則又要上演《殉情記》了。」雪奈說。
「那又是呀。」 小螢說。

光芒散去後,阿滿已經變身了,並發現自己在水晶宮殿的最高處----水晶塔頂的一個房間的門外。

「阿遙在這裡面嗎?」她心想,把門推開,然後看到了阿遙的背影。
「阿遙!」她進去了。
「不要過來......」阿遙背向她說...... 


| 29th Aug 2018 | 動漫隨筆 | (6 Reads)

有網友笑言自己可能會因為看動畫而變成"同志",因為無男人似阿遙那樣帥氣出色!但她要找似阿遙的人不容易。另外,現代的"公主病患"以及" 港女" 滿街!女生卻如雪兔那麼溫柔,善良,會關心人者少之又少。那麼,男生看動畫是否更易"變"呢? 說來,對小櫻而言,作為"哥哥身旁的人" 以及親人,雪兔也是一流的。 


| 28th Aug 2018 | 我看故事 | (12 Reads)

賜官劉天賜最近向大家介紹了,中西方有關人魚的,不同版本的傳說。他說大家受一些文學作品影響,以為是美人魚,但是,人魚不一定是美的,在一些傳說中,那是極醜的生物。是的,我想,如果在安徒生所寫的故事中,人魚是醜的話,可能會在拯救王子的時候,把王子嚇死! ​​​​  


| 28th Aug 2018 | 電視節目 | (9 Reads)

除了人物的名字外,情節和人物設定也接不上電視版的《甄嬛傳》的內容!掛羊頭賣狗肉者,說是正宗的續集? 可笑!也許仍有些不怕劇情又亂又苦的人會看的,不過,想要討《甄嬛傳》Fans們的歡心,然後大熱? 太妙想天開了。 ​​​​ 


| 28th Aug 2018 | 各國宮殿 | (27 Reads)

圖為20世紀初的一位荷蘭女王的黑白照片。說來,現代的王室成員流行平易近人的形象,已經比較少拍攝如圖一般的照片了;不知如果各國的王室女成員,也來一次如此的正裝,在新一代的王后,王妃以及公主之中,哪一位看來會最有貴氣呢? ​​​​  


| 28th Aug 2018 | TV其他事 | (12 Reads)

有不少TVB演員,或者是TVB的前員工,也會有機會在節目中唱歌,可是,不是人人也可以令觀眾給面子不轉台,肯好好地聽完他們唱一首歌的。似唱K者有人在!沒有感情者也在!不過不失者有之,真正好聽者甚少。他們上節目之前有試音嗎? ​​​​  


| 28th Aug 2018 | 《新月的王妃》 | (6 Reads)

「究竟是哪個不知好歹的傢夥想戲弄我?」明奈心想。
「是什麼人寫情信給你?沒有寫名的?隻充自己是男生。」由加利探頭過來,瞄了一下那封信,說。
「我也不知道。」 明奈說。
「你會應約嗎?他約你在後天放學後,在校園內的兩棵並排的柏樹下見面。」由加利問。
「我也不知道,晚一點再算吧。」 明奈說。
「你怕會是陷阱嗎?」 由加利再問。
「怕什麼?他可以對我做些什麼不利的事,而又會成功的呢? 」明奈反問她。
「那又是,對了,你昨天為什麼不上學呀?不舒服嗎? 」
「不,沒什麼,只是失眠,所以太累上不了學罷了。」
「吓 ? 你為什麼會失眠的呀? 很少有的。」
「不,沒什麼。」

「真的什麼事也沒有嗎? 那麼,你記得在我第一次弄曲奇餅給你吃時,你答應過我什麼嗎?嘿嘿!」由加利笑了笑,問。

「這個......」明奈欲言又止。

其實,明奈記得當年她們隻有七歲,由加利弄了一些又苦又燶的曲奇餅!明奈強顏歡笑地吃了,說好吃;可是,由加利自己吃了一塊,然後生氣了!要明奈答應,以後也不會再騙她;後來,兩人也胃痛了,要看醫生。

「不記得了嗎?對了,媽媽命人把食物盒子還給你,那些人做了些令你不開心的事了嗎?他們做了什麼?告訴我吧。」 由加利的表情變得認真。

「我記得.......那麼,好吧,是這樣的,貴香阿姨送了一個求自冰川神社的姻緣符給我,叫我快去找個男朋友。」明奈想了想,還是把事情說出來了。

由加利聽了,說後天要和明奈一起去那個不知名者的「約會」.......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