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1st Aug 2013 | 遙言滿語 | (41 Reads)

以年齡,以及當MAKOTO問她是否可以駕車時,她的反應看來,阿遙應該是沒有駕駛執照的! 卻有3部車子。不過,出場最多的是黃色的車子,她用來載USAGI去東京鐵塔那部白色的,還有圖中這部在漫畫版也有出現過的----深藍色法拉利F512 M,在動畫中也只出現過一次。那麼厲害的車子,阿遙該不會只用了一次便不要了吧?


| 31st Aug 2013 | 韓劇宮花 | (19 Reads)




這是韓劇「張玉貞----為愛而生」的劇照,女主角由禧嬪晉封為中殿王妃娘娘,也即是王后。在朝鮮史上,她是最後一個可以升格成為中殿的朝鮮後宮女子,也是唯一一個不是貴族出身的王妃。

她穿的這一身禮服和頭飾,在很多韓國宮幃劇中也出現過,王后大婚,世子嬪大婚,或者暴君被推翻,新君登位,新王后隨夫進宮時也會穿的。可是,劇中可以穿這套禮服的女子,結局大都不好!會病死、被陷害、被殺、被廢、被賜死,或者守寡,子女早夭,再不然就是無子女,無孫!只怪任何國家的王室只要不是一夫一妻制,後宮也會是個可怕的地方!一生太順利的王后的故事又沒什麼戲劇性。

到目前為止,可以穿這套禮服而又沒有受到很大的逼害,並最後會有好結果的,好像只有「宮」一劇中的太子妃彩晶;那個故事是全虛構的。


| 31st Aug 2013 | 大戲台 | (31 Reads)


家母看電視台的戲曲節目,說在當中表演的,不算當紅的女文武生們,還有那些付錢學過唱平喉的太太們的噪音不太好聽,有些甚至可說是難聽。所以,她看時會拿著搖控器,有時會按那個「靜音」的按鈕!說來,如果人人唱女平喉也是那麼好,笙姐又怎會是百中挑一,千中選一的好材料? 不過,什麼人去挑選不要緊,最要緊的是被兩位師父選中。雖然當年的評選人員中有個小女孩,但以她的輩份和能力,根本不能說什麼,讓她坐在評判堆中,可能只是因為她的親人的面子罷了。

另外,丘先生最近看了一場《紅樓夢》後,說作為一個演員,投入角色,有時很難抽離,他作為一個觀眾,對某一個角色,也有同樣感覺,心中的賈寳玉就祇有她。

雖然沒有說明是誰,但是大家也知道吧?系出名門,而且有師父賜予通靈寶玉作肯定,當然是與眾不同的。


| 31st Aug 2013 | 電視節目 | (49 Reads)


在第一集內被大妃派人殺了的,成祖大王的異母弟弟的封號,還有後來世子和陽明君同時愛上了煙雨,有點像「宮」。不過,陽明君的下場比律王子更可悲!

選世子嬪時,三個少女要回答問題,我想起了「李爾王」。只是成祖不是昏君,如果是,他可能不會讓煙雨解釋為什麼她會認為大王作為君主,如果變成了錢,只是一兩。又或者被尹寶鏡對他的討好弄得飄飄然;至於另外一個沒有報上名字的女孩,是生活太無憂所以不懂世事。

巫女說尹寶鏡沒有王后之相,卻會成為交泰殿的主人,是對的;因為她在名義上雖然是王后,但成為了大王的李暄從來也沒有把她當成自己的王后看待。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巫女會說煙雨有王后之相,卻不能成為交泰殿的主人? 她最後不也終於成為王后了嗎?李暄愛她,她連小世子也生了,交泰殿又沒有毀了。

男主角因為見到跟自己死了的妻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而覺得心動,這種情節並不新鮮。幸好,月其實就是煙雨本人,否則,要她成為某人的替身,一定會很痛苦。她在未想起自己原本是誰之前,也曾經想離開殿下的。

有些評論說尹寶鏡為了得到李暄,放下了善良的心。其實,只不過因為衣服被弄髒了,表面上要保持千金應有的風度,說不要緊,其實卻懷恨在心,後來使計陷害,要人把阿雪痛打一頓!還提議煙雨把阿雪賣掉!那麼,她能有多善良?

內侍勸殿下要顧及作為王后的她的感受,那麼,什麼人會顧及一個被逼娶了一個自己完全不喜歡的王后的君主的感受呢?

故事中有一支名為「懷日之月」的髮簪,令我想起了「宮心計」中的「鳳凰朝日」和「影舞螢光」,不過,人家這個韓劇中的名字由來有意思得多了。

這個劇,如果在黃金時間放在TVB的主台播出,收視隨時會比TVB自家製作的劇好得多。

有人看完這個劇後,問究竟朝鮮歷史上有沒有李暄這個大王。其實,看劇中人稱那位公主為「旼花公主」,也會知道故事和人物是虛構的。朝鮮李氏王朝的公主們,封號是「孝惠」、「惠順」、「惠靜」、「和緩」‧「明安」、「德惠」之類的,「旼花」?太格格不入了。

有人說,旼花公主連犯罪也不在乎,堅持要愛許炎那種勇氣不是人人有。是的,不過如果愛的過程卻令別人受害,甚至令別人失去生命,再怎麼堅持也不值得表揚!

這個劇在韓國的收視很好,為什麼虛構的故事會那麼受歡迎? 因為不用跟歷史,可以大團圓結局,劇中的大王即使跟真的朝鮮君主不同,只有王妃,沒有後宮,也會是天經地義。


| 31st Aug 2013 | 《天王星的新娘》 | (94 Reads)




「你說什麼?」
「女王,如果你可以成全那麼英俊美麗的人在一起,在你肚子裡的小公主也會高興的。」
「那麼,你認為由維拉斯很英俊,NEPTUNE很美嗎?」
「是的。」SATURN還年輕,聽不出女王的這個問題的絃外之音,同時,她不想騙女王,所以老實回答。
「SATURN,那麼,你覺得我和NEPTUNE相比,或者是我肚子裡的女兒長大後,和NEPTUNE相比,誰比較美麗呢?」」女王聽了SATURN的回答後,面色一沉,然後再問道。
「女王,月亮王國將來的公主,一定會長得很像你;你們和海王星公主所擁有的,是不同的美貌,怎麼可以相比呢?」由於女王的表情變化得比較明顯了,SATURN知道不對勁,所以沒有直接回答。
「你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究竟我們母女和NEPTUNE,你認為誰比較美麗?」可是,女王不打算放過她。
「......」SATURN選擇沉默,但以「沉默」為答案,並不能讓女王滿意。

 

SATURN看到了女王寫於面上的不滿和憤怒,於是,回頭看著那一對她覺得很匹配的戀人,以代表「你們兩個還不快走?」的眼神看了看他們。

由維拉斯王子站在NEPTUNE前面,把手伸到背後,牽著自己深愛的人。

「SATURN,你 在 看 什 麼?身 為 戰 士 的 你,應 該 只 要 想 著 我 們 母 女 的 美 態,從 而 得 到 安慰 就 夠 了。」女王之冰冷的語氣說出這句話,巨大的攻擊能量光球,已經透過銀水晶,在她的手上形成了!

深海之鏡為了保護主人,以「瞬間轉移」把2人送走。「瞬間轉移」完成後,他們發覺自己身在冥王星。

在土星上,女王大怒,把光球放出! 給SATURN用屏障擋住了。

「SATURN,我命令你不准再檔我的攻擊!」
「女王......」SATURN說,並沒有把屏障收起。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不聽我的命令?」女王那雙滿是怒火的紫色眼睛,相當嚇人!
「女王,難道作為戰士,就完全不可以替月亮王國王室以外的人著想嗎?」SATURN一邊跟她對抗,一邊問道。

「是的!!!你可以付出,可以拚命,但只能是為了我們母女!」
「為什麼?」
「因為我是女王,我的女兒是公主!」
「為什麼?在自己的母星上,戰士們本身不也是公主嗎?」
「我說的就是真理,我的命令就是對的,作為戰士,不要問,只要信!只要聽!」
「抱歉!我辦不到!」
「不可以饒恕!」

正當女王想再用重擊攻向SATURN時,她突然感到不舒服,然後,孕吐大作!

「嘔!!!!!」

於是,她只好停下來。

「不,不可以放過那對狗男女!」她心想,然後去追由維拉斯王子和奈寶敦娜公主。

SATURN本來也想追上去的,不過,她年紀尚小,沒有召喚的話,不可以離開自己的母星。

「想著女王和公主的美態而得到力量,一心保護她們,那就是戰士的責任,可是,為什麼戰士們要因為這個責任而付出一切?」Saturn心想。

在追趕「犯人」的途中,女王覺得如果天王星的王室後代不是王子,而是公主,那就什麼問題也沒有了----她一直想建立一個由純女性統治的「完美國家」,認為男人的作用只是令女人可以生孩子。她越想越覺得男人麻煩,後來,看著手中的銀水晶,心中有了一個念頭......

「如果把兩人殺了,我手下會少了一名戰士,那麼,倒不如多『造』一名『新』的戰士出來更好!」女王的嘴角,泛起只有她自己才會認為不邪惡的笑容。

另一方面,因為愛而要逃跑的公主和王子,在冥王星上躲了起來,暫時未有人發現他們。

「這裡不是有個戰士----Sailor Pluto嗎?由我們來了到現在,她一直沒有出現。」由維拉斯王子說。
「我聽說過,Saturn的靈感是在我們戰士之中最強的,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感應到我們吧?而且,這裡那麼冷,在城堡中比較好。」公主說。
「說的也是,而且,我們並沒有接近這兒的城堡。」

維由拉斯王子把自己的斗蓬披在公主身上。

「謝謝,不過,不用了。」公主說。
「不用怕,我的斗蓬披在你身上,很好看啊!」王子笑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怕你會冷。」公主說著,臉紅。
「謝謝你關心我。」王子說。

就在這個溫馨的時刻,女王在半空中出現,她的頭髮高速生長,然後,把王子從公主身邊綁走!

「由維拉斯!」
「嗚!!!!」王子掙扎著。
「NEPTUNE你放心,我不會殺他的。」
「女王......」奈寶敦娜公主眼有淚光,說。
「不要緊張,我只是綁了他的雙手以下的地方,讓他動不得罷了;如果我要殺他的話,一早就令他斷氣了。現在,我只需要你答我一個問題。你是不是真的很愛他?」
「......」
「怎麼不說話?快答我。」
「是的,我很愛他。」
「不管日後有什麼變故,你也會一直愛他嗎?」
「是的,請女王成全。」
「很好,那麼......」女王奸笑著說。

這時,由維拉斯王子的護身之寶宇宙之劍出現! 王子知道,女王不會答應成全他和公主,而劍的出現,代表了他自己將會面臨很大的危險!於是,他連忙握著那柄劍,把女王用來綁著他的頭髮砍斷!他掉到地上,快速站起來,跑回他的公主身邊。

「什麼?」女王吃了一驚。
「可惡!」女王不忿!雖然王子跑的像風那麼快,但她一定要抓到他為止。所以,不斷放出能量!突然,一個紫色的光球從城堡中飛出,打斷了女王的頭髮!之後,這個星球上的公主以及戰士----Sailor Pluto現身。
「Pluto,連你也要背叛我嗎?」女王喝道。
「不敢!請女王息怒並聽的解釋。」Pluto向女王下跪行禮,說。
「你說吧!」
「女王,我是為了月亮王國的安危著想,才會阻止你的。雖然我明白,你要抓由維拉斯王子,一定有理由。可是,你現在不能費力去懲罰他,最少在公主出生之前,也不可以!」
「我和奈寶敦娜也沒有做錯,沒理由受到懲罰!再者,我是男生,不是戰士,不必聽命於月亮王國的女王!」由維拉斯王子反駁Pluto的說法。
「不!整個星系的人也要聽命於我!」女王大怒。
「為什麼?因為你有『幻之銀 水晶』嗎?」王子不屑地說。
「你!」女王的眼睛變成了紅色!
「女王息怒。我是最古老的戰士,請你聽我說,不要在這時動怒,也不要使用太多能量!否則,會傷害到你肚子裡的小公主! 會減去她的智慧和氣質,嚴重的話,更可能令她變成一個冒失,粗魯又愛哭的傻瓜,或者白痴!」Pluto說。
「不可胡說八道!」
「我沒有胡說八道,女王,請你相信我。」
「閉嘴!」女王向Pluto攻擊,被Pluto避開了。
「不准避開我的攻擊!」女王說著,再攻擊!Pluto竟然真的沒有避開,結果給打中了!
「呀!」她慘叫,倒下!在地上掙扎!
「好了,是時候處理你了!」女王說著,她的頭髮再一次高速生長起來!「衝」向由維拉斯王子!奈寶敦娜公主擋在他前面!可是,他一手把她推開了。結果,自己再被抓住!
「呀!」
「由維拉斯!」
「Neptune,你很愛他嗎?嘿!男人除了可以傳宗接代之外,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他變成了女人,那麼什麼事也沒有了。」女王說著,用銀水晶向著王子!
「女王,求求你不要傷害他!」
「Neptune你不必緊張,我不會傷害他的;我只是要把他變成她,變成對我忠心的戰士,變成你的好拍檔 Sailor Uranus罷了!當然,他會從此變成女人 !你們之間,不需要有愛情了,只需要一起對我忠心就行!哈哈哈哈哈哈!」

接著,女王用銀水晶向王子發出帶有極度陰柔的月之能量的光,令王子的身體產生變化;過程中,王子痛苦無比!

「呀呀呀!!!!!」
「哈哈哈哈,你在忍耐一下吧,待你連心也變成了女的,不再愛她,便不會再痛苦了。你要好好記住,只要當個忠心的戰士說好了,由維拉斯王子;不應該是天王星的美少女戰士Sailor Uranus才對。」

這時,王子心想不可以就這樣輸給女王,公主想著不能令王子再受這種痛苦,Sailor Pluto心想,女王不可以再不自知地傷害了自己肚子裡的女兒......後來,她們的三件魔具----宇宙之劍、深海之鏡,還有時空之杖上面的石榴石,對他們的心意有反應,發光,三道光集合成一團,發揮召喚的功能,給召喚到來的,是 Sailor Saturn......

「靜默屏障!」她身在女王向王子中間,用最強的防衛招式擋住了女王對王子的攻擊!
「什麼?」女王也覺得意想不到。

由維拉斯王子......不,應該是Sailor Uranus掉到地上,昏倒!


| 31st Aug 2013 | 日劇 | (27 Reads)




第8集的煙花照片令人想起某一集的《柯南》,雖然手法不同,但可以隨便放煙花也有點像《柯南》的劇場版中的KID。教授叫煙花廠老闆向女主角收錢,笑死我!另外,那個殺人犯的言行,令我覺得好像在看邪惡版的《玻璃面具》。

第9集是一個長得不好看,腦子裡的料子又不夠,卻自以為是優秀天才的人在製造風波,用的手法也和之前那個想控制女子愛上他的肥公差不多。如果每個大學物理學講師也是天才科學家,那麼,天才就不再有價值了。另外,雖然那個人在被教授指出不足之處的十年後才找他報仇,但他不是君子,咬指甲的動作更是令人看了難受。女主角阻止不了教授塗鴉,後來說會清理他寫的公式,是個笑點。

第10至11集,「聖女的救濟」上下集,知道海哥會客串時真的吃了一驚。雖然平均收視只有18.2%和19.1%,以整套劇而言不算高,但大家也在讚她的演技,也說她仍然很美。最高收視也有22.6 %,而且是教授勸她的角色自首的時候。至於劇情,她的角色被改成了開幼兒院了,那裡的名字令我想起了「蠟筆小新」! 劇中死者要妻子在一年內生孩子,不然就離婚,太過份了吧?他原本有女朋友,後來認識了海哥的角色綾音,綾音有了他的孩子,於是,兩人結婚;可是,綾音流產時,他一直只問醫生她再生孩子的機會,還定下了離婚的約定!證明他一點也不關心太太,所以,堅持要離婚時說仍然愛她是騙人的!這種認為有女人替他生孩子,比他是否愛那個女人,或者女人是不是一個好妻子更加重要的人,竟然認為自己的基因好,想留下來?實在令人嘔心!如果他不死,離婚後再去找別的女人為他生子,孩子出生後,他有可能留子去母的!再不然,如果他娶了其他女人,卻只能生出女兒的話,他可能會得一想二,像英王亨利八世那樣,因為想生兒子而不停換老婆!

另外,劇中的笑點是,綾音左一句「湯川君」,右一句「湯川君」,聽得劇中有些人妒忌了。如果是叫「阿學」,那還了得?不過,教授連人家在27年前說過不喜歡玫瑰花也記得,實在不簡單。還有,教授說他年輕時拒絕參加宗教活動的理由很合乎他的角色,也有意思。

至於教授把綾音用了一年時間才完成的布藝畫拿下來,不弄髒它,只在墻上寫公式,有網友認為是愛的表現;因為教授一向要寫公式時,也是想寫便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最後,警察在玫瑰花下找到了證據,別的推理故事中也曾出現類似的情節,例如「木偶師偵探左近」。故事中的殺人手法,其實有點像港產黑白武俠電影中,用毒酒害人時會用到的「鴛鴦壼」。


| 31st Aug 2013 | 緒方之城 | (34 Reads)

 

這是緒方姐少演的,「溫柔高貴淑女型」角色,第一次聽見公主說話時,我懷疑自己的耳朵有問題,又懷疑只是配音員同名同姓罷了;如此嚦嚦鶯聲,竟然和聲線沉厚的阿遙的聲音出自同一個人?我實在不敢相信!看過動畫的特刊,原來有日本觀眾也向電視台提出疑問,有關方面保證是同一個人。

不過,原來連緒方姐自己,也在通過試音,可以配這個角色時,吃了一驚;她說她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配這麼可愛的角色。

艾美諾公主,有著閃閃發亮的,長到拖在地上,有如黃金瀑布的金頭髮,綠寶石一般的明亮大眼睛,是近年的動漫作品中少有的,真正「公主型」的公主。不過,不要看她如此溫柔,生氣時可是不得了的!她那一部像「愛美神」一般的白色機械人真厲害!

可憐的她,不能跟愛人結合,只能一心想著要令國家和人民幸福,即使死了也放不下這個擔子!看到她死後顯靈打退侵略者那一集,我真的光火到想把影帶丟掉!可惜不可以,因為緒方姐的專訪竟然會在那影帶裡面!

可惜的是,在「魔法騎士」中,公主出場的機會不算多,她的精品也很少!


| 31st Aug 2013 | 寶塚的一點事 | (70 Reads)




她是日本女演員,和海哥同樣是寶塚TOP STAR出身,是海哥同組的前輩的前輩的前輩,是早她3代的TOP STAR。所以,有寶塚FANS笑說她是「太祖師奶奶」;她的舞台拍檔是黑木瞳。

可是,她當了女演員後,有FANS寫信給她說:

「有成千上萬的女演員,你沒有理由成為其中之一。現在你演出一些噘著嘴對男人說“你為什麼不喜歡我”的角色。完全不現 實,只是可悲的笑話。你從珠寶成為了礫石,我絕對不會原諒你去演那些為了男人而存在的女人。當我們看到你被男人擁抱時,我們的夢想被 偷走了。」

其實,喜歡的演員演了FANS不喜歡的角色,FANS不要看就是了,何必說得那麼嚴重?而且,大地真央結了兩次婚,還以為她沒有被男人擁抱過的,是白痴。


| 31st Aug 2013 | 排球場 | (20 Reads)




中國女排在郎平的帶領下,拿了今年的「世界女排大獎賽」澳門站和香港站的冠軍!上圖是她們在香港比賽之前,去逛街購物時拍的照片。如果是以前那些主帥,一定不會讓她們在賽前可以輕鬆的。事實證明,緊張過度會有反效果。

在決賽對土耳其時,中國女排曾經落後,雙方要到了決勝局才可以分出勝負!如果是以前,中國女排的球員們一定會很緊張的,也許會常常出現失誤;這一次,雖然還是偶有失誤,不過,她們的心情明顯地不是太緊張了。得分時還會有笑容,以前是不會有的。為什麼? 難道以前的主帥們也認為,失分是罪,得分是應該的,所以才會這樣 ?

在跟阿根廷比賽時,郎平曾經把隊長----被一些中國媒體和球迷們,認為是不可以代替的惠若琪換下了。不過,惠若琪自己也說:「沒有人是不可以代替的。」。其實,郎平早已說過,中國不可以再打「一人排球」!不可以太倚重一個球員!好像曾經被說成「郎平第二」的王一梅,在香港的三場比賽中,沒有出賽!

從網上的影片看到,開賽前球員們一隊分成兩隊去打球作為熱身,她也有參加。不過,她身在的那一組輸了,要罰做「掌上壓」!其實球員也做完了,但郎導要她再做,因為她的姿勢不正確!事後,她對記者笑言郎導特別喜歡她。

說來,比賽的評述員雷SIR說,有「小郎平」之稱的十八歲球員朱婷,連得分後會高興得舉起拳頭,也和年輕時的郎平一樣。不過,郎導應該不會把任何一個球員當成另一個自己的,因為她知道如果是這樣,那位球員會有多辛苦!順帶一提,朱婷比郎平高11cm。


| 31st Aug 2013 | 菊花皇朝 | (23 Reads)

六歲小孩幼稚園畢業是平常事,可是,圖中的小孩幼稚園畢業卻是新聞,因為他是日本的悠仁小王子。以照片看來,他的表情很嚴肅,甚至有點呆呆的。這就是皇室教育的成果嗎? 聽說日本皇室中有長輩,曾經因為負責保護和照顧公主愛子的人員數目,比照顧小王子的多一倍,而為小王子抱不平。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些長輩會抱不平,不是因為想男女平等,而是認為重男輕女是理所當然的。另外,有人說日本皇室現在仍然有傳宗接代的危機,因為沒有人可以保證這位身為唯一男丁的小王子,將來一定可以開枝散葉。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