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0th Sep 2013 | 一般 | (5 Reads)



常在日報上看到有些女人會在結婚之前去整容,說是想增加自信,以最美麗的姿態行婚禮,又或者,說想給另一半一個驚喜。那麼,如果新郎在事前完全不知道,而新娘整容失敗,或者成功但是新郎不滿意,新郎可以悔婚嗎?如果是這樣,新郎又算不算是有錯呢?是新娘隨意改變了他最愛的女人的樣子...... 我想起了「柯南」的其中一個單元。

說來,圖中這個只有眼睛的新娘洋娃娃,是不是有點嚇人呢?


| 10th Sep 2013 | 看過的電影 | (208 Reads)


在電影的開端,詩詩好像比雪千尋得寵;可是,在差不多結局時,東方不敗卻要她代自己跟令狐沖過一晚!她聽他的說話,事後,她自盡了!在結局時,東方不敗又不忍向令狐沖下手,還說要他一世內疚;在續集內,雪千尋一心等東方不敗回來,但東方不敗卻打傷她!後來,卻又要在顧長風手上搶回她。究竟在電影版本中,東方不敗最愛是誰?如果是他自己,他不會學那種嚴重傷身的功夫;如果是權力,他不會在黑木崖隱匿多時,相信查先生不知,可是,編劇知嗎?另外,原來東方不敗這個造形,設計師的靈感是來自日本的。

另外,有些人對愛情,或者某一些信念、信仰,會像詩詩和雪千尋對東方不敗的愛那麼執著,即使是受了傷,甚至連命也沒有了,在沒命之前一刻還是相信,這是他們的自由,不過,不可說是值得欣賞;而且,任何人也不能要求其他人全部也變成詩詩和雪千尋。

| 10th Sep 2013 | 寶塚的一點事 | (12 Reads)


來自中國的故事,寶塚不是從來沒有演過,像《楊貴妃》、《虞美人》之類的。可是,沒想到連古龍小說也給她們拿上台了,名字也改得較為日本化了,成了《怪盜楚留香外傳之花盜人》,上圖是劇照,不知內容改成什麼樣子了? 蓉蓉,甜兒,紅袖,還有整個神水宮也是女人。說到男人,有胡鐵花和中原一點紅......對了,誰會那麼不幸,要扮那個奸角無花和尚呢?應該不會沒有這個角色吧? 我記得,他好像有日本血統。記得以前有個亂來的電影版,當中連無花和尚也變了女人的。還是,既然說是外傳,那其實只是有名無實的呢?反正在日本,同人誌很流行。說來,有些古龍迷,特別是香帥迷,被她們嚇到冒冷汗!

| 10th Sep 2013 | 白金漢宮 | (90 Reads)


以前看報,看過PRINCESS DIANA穿運動服的照片,打扮有點「男仔頭」。報上的圖片說明指她十分有型。這一張這麼另類的打扮的,大家又覺得如何呢?我覺得好看。另外,其實我覺得如果「美少女戰士」中的HARUKA柔一點的話,例如EP影片中那個穿女裝白衣的樣子,是有點像PRINCESS DIANA的。維基百科的資料說,HARUKA的身高是5呎10吋,其實,直子沒有提及HARUKA的身高,5呎10吋是RPRINCESS DIANA的身高。

| 10th Sep 2013 | 各國宮殿 | (3 Reads)


她在今年的四月三十日,即荷蘭的「女王日」讓位給她現年45歲的長子。有人說英女王也該讓位給查理斯了。其實,這位荷蘭女王已經是孀婦了,小兒子又因為意外成了植物人,發生了不幸的事令她有退位之意不出奇。英女王不會效法她的。再者,英女王說過有生之年也不會退位,正所謂君無戲言;而且,想看到在她退位後,一個巫婆成為英國王后的人不會多的

| 10th Sep 2013 | 大戲台 | (12 Reads)

有網友看到某劇團的廣告後說:「為突顯文武生大過天,《桂枝告狀/販馬記》改名為《趙寵寫狀》,看來《夢梅折柳》、《汝洲撲蝶》、《駙馬顯》、《十郎拾釵》、《裴禹撞鬼》遲早出現。 」!其他網友看到也笑起來了。其實,這個劇團演《桂枝告狀/販馬記》這個劇時會用這個「特別」的名字,出折子戲VCD時會用回本名。說來,劇團一向也是由文武生「騎龍」和「擔班」的,實在沒有必要改劇名來提高地位。她是太自大?還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呢?還有,她不是說很高興有了自己的戲寶嗎?怎麼這一次又要演「再世」和「蝶影」呀?


| 10th Sep 2013 | 菊花皇朝 | (30 Reads)

日本的清子公主雖然已經出嫁了,變成了尋常百姓家的太太,不過,百姓們對她的生活仍很感興趣,所以,她還是傳媒會追訪的對象;有傳媒拍到她在「一百日圓店」買東西,跟一般的家庭主婦無異,有人說她是「落難公主」,但她卻樂在其中。也許是因為她不用再守空閨吧?

有女作家曾經寫過:「好丈夫能帶給妻子富裕的生活。」;不知她會不會認為,清子公主放下尊貴的身分和富裕的生活,去做並不富裕的平民,很笨呢?其實,能嫁給有錢人的女子們,又會不會全部也認為丈夫們很好呢?


| 10th Sep 2013 | 《公主與千金》 | (24 Reads)




「公主殿下。」伯爵夫人上前,笑著說。
「伊莉莎阿姨,你來了嗎?」公主抬頭,說

由於伯爵夫人是王后的金蘭姐妹,所以公主自小就把她視為長輩,稱呼她為阿姨。

「待嫁的新娘子的心情不錯呢。」夫人笑說。
「阿姨你取笑我了。」
「不是,以公主看著結婚禮服的圖樣時的表情看來,公主一定很期待自己的婚禮了。」
「每個女孩子也是這樣的,對吧?」公主說。
「嘿......」伯爵夫人以苦笑作回應,因為她自己當年對婚禮沒有任何期待;雖然她當年曾經問太子妃,自己的新娘打扮好不好看,而當太子妃說她很美時,她露出了笑容
......

「公主選到了合心意的禮服了嗎?」夫人從回憶中回過神來,問道。
「還沒有,真是花多眼亂。」公主說。
「是因為公主你的品味好,要求又高,才會這樣的。不過,應該不會比選駙馬更加困難吧?」

「那是不同的,因為『他』在所有參選者中是獨一無二的。」
「既然公主你選了他,他當然有過人之處,可是,何謂最獨一無二呢?天下男兒那麼多。」
「阿姨你猜猜看吧。」公主神秘地笑了。
「難道他不是男子,是所有應選者中唯一的女子嗎?」伯爵夫人隨口說了一句,還笑了笑。
「哈哈哈哈......」公主聽了,大笑。

「公主怎麼笑了?是否覺得我的說話很可笑呢?」
「不是,的只是覺得很有趣,你的想法竟然會跟安娜迪詩妹妹一樣。不過,難道你們也認為那種想法會是事實嗎?」公主說,臉上仍然保持著那一個笑容

「當然不是,剛才我只是跟公主說說笑罷了。駙馬又怎可能是女的呢?」伯爵夫人因為覺得「答案」太荒謬而不知道自己其實猜對了

「雖然王后擔心公主你......」她把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因為她覺得尷尬

不過,公主已經猜到她原本想說什麼,還有她來探自己的目的了

「那麼,請你轉告母后,不用擔心我。」公主說。
「明白。」既然公主這樣說,伯爵夫人也不想再說什麼了。

不久,她離開了公主的房間。

「即使被人猜到不能讓人知道的真相時,只要應對得宜,真相也不一定會被揭穿的。」公主心想,笑了。

要一生一世跟不會讓她覺得嘔心的「他」在一起,是公主的「最後決定」!

不久之後,公主收到了喬治命人送來禮物----一件軍服藍色的裙子,裙子裡有粉紅色的衣裡。那條裙子很大,並不是公主合穿的尺碼。

另外,裙子還附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

「雖然一向只讓人看到外面的藍色,不過作為公主你的未來丈夫,我應該和你坦白,讓你知道裡面是粉紅色,雖然你可能早已知道了。不知是否還有人想知道?我在準備這件衣服時,新來我家中工作的人想偷看它裡面是什麼顏色;我想解僱他,但他說如果是這樣,他會失兩次業!你見過那麼有趣的人嗎?」

最初,公主對「他」送來的禮物和所寫的文字感到摸不著頭腦,只能肯定「他」不是因為弄錯了她穿衣的尺碼而會這樣。

「『他』怎麼會寫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還送這條我不會合穿的裙子給我?要我猜謎語嗎?看來,『他』不像想跟我玩,有什麼事不能直接說呢?」公主看著裙子和宇條,心想

這時,安娜迪詩錢進來找她,看到姐姐對著一條大大的藍色裙子發呆,覺得很奇怪。

「姐姐你怎麼了?」小公主問道。
「這條裙子令我很傷腦筋!」大公主說,並收起了那張字條,不讓小公主看到。
「是未來姐夫送來的嗎?」
「是的。」聽見小公主對「他」的稱呼,
「未來姐夫的禮物不是應該令你開心的嗎?怎麼會讓你覺得傷腦筋呀?借我看一下。」小公主說著,拿起那條裙子,左看右看,然後說:「真的很奇怪啊!」。
「你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大公主問道。

她想知道這條裙子有什麼問題,是她看不出來而一個小女孩卻可以看到的。

「當然了,衣裡的部份是用不著以這麼漂亮的顏色的布料造的,因為沒有人會看到。」
「這個顏色也不是很漂亮吧?」大公主說。
「才不是,粉紅色是代表女孩子的顏色。」小公主抗議說。
「說得對。」大公主同意,同時想起了有個說法指軍服藍色代表著男孩子。

她看了看小公主,才留意到她正穿著一條粉紅色的小紗裙。難怪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了。

「安娜迪詩,謝謝你。」大公主說,吻了小公主的臉一下。因為小公主令她對不明白的事有了頭緒。

「吓?」小公主覺得莫名其妙。
「你很聰明啊!」
「謝謝姐姐讚賞。嘻嘻!」

 

後來,宮女把小公主來找姐姐之前就了要吃的草莓蛋糕送來了。

「安娜迪詩,今天你怎麼了?才吃完午膳不久,你現在又要吃這個?」大公主說。
「姐姐,我還在發適時期嘛,而且,大家也說女孩子是有兩個胃的。一個用來盛正餐,一個用來盛甜品,是不是?哈哈。」

大公主笑了笑,心裡想知道喬治小姐會不會也很喜歡吃甜品呢?雖然他們也曾經一起用膳,不過,「他」會不會在她面前,連飲食的口味也在「扮男裝」呢?想著想著,公主又笑了。

「姐姐你怎麼了?又想起未來姐夫嗎?你們真甜蜜!」小公主說,大錢進不語。

不久,小公主的褓母到來,說小公主是時候上課了。小公主只好跟她回自己的書房去。

之後,大公主重新思考「他」給她的謎題。

公主想了又想,認為「他」的意思是有人想調查「他」有沒有什麼秘密!

「『他』問我有沒有見過那個人,難道『他』覺得那個人和王宮有關?如果是,那個人是誰?又是誰指使的?」

接著,公主再看了看那張字條,看到在它的最下面有一行很小的字,寫著:「那個人說他叫彼得。」

雖然這個名字很普遍,但公主認為總比沒有頭緒好......


| 10th Sep 2013 | 《天王星的新娘》 | (92 Reads)



那邊廂,火野麗還沒有忘記那次在神火中看到的影像,她想知道更多。可是,只要她想做有關這個問題的占卜,神火就會不能點起來!!所以,後來,她改用了其他占卜方法----塔羅牌

雖然她是神社的巫女,可是,時代在改變,她也要順應一下,所以,她學會了這個。有時,在賣物會之類的場合中,她也會擺攤子,以這個賺一點錢

後來,她進行了不止一次的占卜,最後抽出來的牌是:愚人、倒吊人、魔鬼、世界、星星和月亮。

「如果把牌用來代表星,那麼,愚人是天王星,倒吊人是海王星,世界是土星;之前在神火中出現的陌生戰士們,難道......不過,月亮王國的戰士們不是只有女王,公主,以及我們四人嗎? 雖然最近多了一位Sailor Pluto,她是四個新戰士的其中一個嗎......慢著,既然是這樣,天王星、海王星,以及土星也有守護戰士不足為奇;而且,魔鬼、星星和月亮的牌,可以代表屬於三顆星的三個星座。那麼,三人會是誰呢?」

後來,她決定由人的姓氏入手調查,她的腦海中有以下的假設:

如果以她的同伴們的姓氏為憑,天王星的戰士會姓「天野」嗎?在日本區,這個姓氏的人不少,要查很久;海王星會不會姓「海野」呢?

於是,她去找王后和水星戰士水野亞美的舊同學----現在已經是家庭主婦的海野奈留,想問問她,在她的丈夫的親人,例如侄女之中,有沒有十四至十六歲的少女。這樣問會有些奇怪,可是,為了追查,她顧不了那麼多了,心想,到了海野家再算罷。

誰知,她到了那兒之後,還未開口問海野太太,卻看到了一張很大的,阿滿的演出POSTER,讓她靈機一動!

「SAILOR PLUTO的姓氏是『冥王』,那麼,如果 SAILOR NEPTUNE也存在的話,會姓『海王』嗎?會不 會就是......」她心想。

後來,她說有事要先走,弄得海野太太一頭霧水。

她找雪奈去了,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雪奈也認同。

「依你所說,賽車手天王遙也可以是SAILOR URANUS,我可以接觸到她,讓我來監視她好了。」雪奈說。
「那就好,對了,在她未覺醒之前,可以看出她是戰
嗎?」阿麗問道。
「不。」雪奈搖搖頭。
「誰是土星戰士,冥王小姐你有頭緒嗎?」
「沒有......她年紀太小了,不會是的。」
「她是誰?」
「沒什麼......」
「那麼,可以阻止新戰士覺醒嗎?」
「為什麼要這樣?」
「我隨便問問罷了,究竟可不可以呢?」由於SAILOR PLUTO也是神火中的黑影之一,所以阿麗沒有把事情全部告訴她。
「要阻止戰士覺醒,除非在她們覺醒之前把她們殺了。」
「.......」雪奈的答案換來了阿麗的沉默。
「那麼,如果她們在覺醒後,願意成為我們的同伴,我們便一起守護地球;如果她們不願意,我們便合力把她們消滅,如何?」過了好一陣子之後,阿麗說。她認為戰士成為同伴是理所當然的。
「隨機應變吧,現在言之尚早。」雪奈不置可否。同時暗中慶幸阿麗會把這種想法說出來。

因為大家也是戰士,所以一定要是同伴嗎?同伴,代表著一起行動或者行動一致,如果可以選擇,其實作為SAILOR PLUTO想以她自己的方式作戰;因為經過這些日子的觀察,她覺得自己跟金、木、水、火四戰士並不投緣......

另外,其實雖然她對天王星、海王星和土星三位戰士有記憶,不過,只記得她們在遠古時代也是存在的,至於她自己前世有沒有跟她們接觸過呢?她忘了。在聽了阿麗的說話之後,她曾經想嘗試回想一下,可是卻遇上了劇烈的頭痛!她不得不停止思考!

後來,她懷著不一樣的心情,到阿遙的家跟小螢上課。從小螢的口中知道阿滿會暫時跟阿遙住在一起,她吃了一驚!

「天王星戰士和海王星戰士走在一起......」她心想,接著,心中出現一種連她自己也不知從何而來的不安!

「雪奈老師,你怎麼了?」小螢見她在發呆,於是問道。
「對不起,我沒事啊!我們開始上課吧。」她擠出笑容,說。

接著,她們開始上課,小螢聰明得令她不敢相信!不管樂教她什麼,她也是一聽就懂!

兩小時後,她們的第一課完了,阿遙問她,小螢的表現如何,她如實說出。

為了獎勵小螢,阿遙給她吃新買回來的星球巧克力,她一手選了「土星」來吃。

「這是巧合鳴?」雪奈看著,心想。

可是,她又覺得自己太多疑了,小螢她還那麼小......不過,她又想到,她自己已經覺醒了,如果阿麗的估計是對的,甚至連小螢也是戰士的話,那麼,所有戰士也齊集了;也就是說,將會有天大的事發生!另外,她想起了國王問她的事......


| 10th Sep 2013 | 動漫隨筆 | (5 Reads)



在網上找了CLAMP的資料,原來她們是在1989年出道的。再看看她們的近照,原來她們不論是年紀還是樣子,也已經是中年了。記得五十嵐優美子女士說過,日本漫畫界有年齡歧視;不過,應該不會發生來CLAMP的大姐們身上吧?她們畫的不單是少女漫畫,用的也不是現在已經不流行的畫風。說來,有網友對CLAMP的作品也有真人版感到吃驚,那麼,如果「小甜甜」也有真人版,會如何呢?雖然網上有不少類似的物體,但全部也是很「雷人」的!

另外,有人看到武內直子的訪問影片,說現在她沒有那麼年輕了。其實,漫畫家也是人,只要還活著,是一定會老的;即使有些痴迷的FANS因為喜歡她們的作品,而把她們當成了神聖不可侵犯的聖母......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