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0th Oct 2013 | 《公主與千金》 | (22 Reads)

管家覺得事態嚴重,所以和財長報告了。同時也把昨晚的情況說了一遍。

「要把她送到醫院去嗎?老爺。」管家問。
「她除了不斷說著那句話外,還有什麼古怪的行為?財長問道。
「回老爺,沒有。」管家說。
「還好,不用送她到醫院去了,讓外人聽到她說那句話,可能會有麻煩的!而且,她不是因為有病才會變成這樣,到醫院去也沒有作用。」財長說。
「那麼,我應該怎樣處理她呢?老爺。」
「找個人看著她,要她留在自己的房間裡,直至有辦法令她恢復正常為止。」
「知道,老爺。」
「如果你覺得用一個人看守她不夠,可以多找幾個。」財長說。
「知道,請老爺放心。」

接著,管家退下,去安排一切。

「呼......」財長嘆了一口氣,擦了一把汗,心想如果是喬治不正常地一直說著女僕說的那句話,那可真不得了!他又想到,會不會是有人想加害喬治,而女僕不幸地成了喬治的替身呢?可是,有能力那樣做的人,據他所知,不是已經死了嗎?雖然她不是普通人......

他又想起了在不久之前,喬治在跟他談話時提到了「魔法」,喬治會突然說及這個,莫非......後來,他決定去看看那張水晶球照片現在如何。

他到達書房時,喬治不在那裡。

他慶幸,覺得這是找東西的好時機;不過,當他找到那張照片時,他可以肯定它曾經被人移動過;因為,它有一隻角皺了!!那是因為喬治把它「拿出放入」時不小心所致!

「喬治知道了什麼嗎?不可能的!連他的母親也不知道艾美莉是我的初戀......」財長心想。

另外,他又想起了那封夾在《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的情書!難道喬治連那個也已經拿到了?縱然機會不大,但這種想法令他很不安!

他決定去看看那封信還在不在。

其實,自從晚上發生了奇怪的事,而且連「他」的父母也能看到後,「他」已經想到父親可能會說起那張照片和情書,所以,把照片放回去了。至於那封破了的信,「他」沒有放回原位,因為「他」覺得,如果父親只想起了照片,那麼,代表父親那段初戀並不深刻;如果他同時記起了兩樣東西,則代表「他」可以拿著信,向父親把事情問清楚。雖然財長不一定會回答「他」,但總比連問的機會也沒有好。

找不到那封信後,財長去找喬治,但「他」不在家中。管家說「他」外出了。於是,財長吻戰管家如果喬治回來,叫「他」去見他。

「喬治那小子去了哪裡?」財長心想,然後問管家,那個不停說著同一句話的女僕現在怎麼了。
「老爺,她說話說得累了,睡了一大覺,醒來後,嘴巴還不停在動,好像還在說著那一句話;不過,她其實已經差不多發不出聲音了。」

財長皺眉,心想雖然不是和活變成那個樣子,但也不能讓女僕一直不正常而放著不管的。他又想到,如果事件真的跟艾美莉有關的話,某一種東西可能會有作用。於是,他命管家讓那個女僕吃酒心巧克力;那是艾美莉最怕吃,面少年時代的他卻最喜歡的食物。

「知道,老爺。」管家只會依照他的指示行事,沒有問原因。不過,營家後來發現原來府中的酒心巧克力已經吃完了,於是,吩咐人去買。

在等待結果期間,財長感到不安!不過,他不打算逃避知道真相。所以當管家來向他報告巧克力已經買回來後,他要親自去看著結果出現。

「對了,她本身有沒有對酒精敏感或者類似的身體反應?」在開始「做實驗」之前,他指著女僕問管家。
「回老爺,據我所知,沒有,她曾經偷酒飲;被夫人搭起了半個月的工資。」
「是嗎?那麼,沒問題了,開始吧。」
「是,老爺。」

於是,管家命人抓著女僕,再把酒心巧克力塞到她的口中!

「嗯!嗯!嗯!」她掙扎。
「不用怕,吃下它,不會死的。」財長說。

這句話,他當年也對艾美莉說過。另外,他吩咐管家,在女僕吞下巧克力之前,不要放開她。起初,她不肯吞,過了一段時間,巧克力在她的口中溶掉了,她吞了一點口水!接著,出現了艾美莉吃了酒心巧克力後會出現的反應----打嗝!

由於在「做實驗」之前已經問清楚了管家,所以財長認為「實驗」的結果可信!

女僕連續打了六、七個嗝後,吐出了一口綠色的氣!接著,迷糊地看了看四周,問大家,她自己剛才做了些什麼!

「你真的完全忘記了嗎?」財長問道。
「是的,老爺,我究竟......」
「老爺,我應該怎樣處理她呢?」管家問。
「讓她回去好好工作,不要亂說話。」
「知道,老爺。」管家說,然後告訴女僕:
「你起來吧。」
「是......」
「記著,不要亂說話。」
「知道,老爺。」女僕抹了一把汗,說,然後隨著管家回去工作。

確定了「幕後黑手是誰後,財長決定要去找艾美莉的墳墓!在出發之前,他決定把一切告訴喬治!所以,他要先等喬治回來。

其實,喬治是去了找一些跟魔法和詛咒有關的書,這種書在圖書館中並沒有。於是,「他」找著找著,來到了一間客書店‧店主是一個雖然已經一頭白髮,但樣子仍然青春美麗,身穿一條暗紅色的長袖長裙,頭戴一頂同色的淑女禮帽的女子。

「歡迎光臨,請問想找什麼在圖書館找不到的書?」她以沒有語氣的語氣對喬治說。
「你怎麼會知道的?」喬治問道。
「想找普遍的書的人們,不會,也不必到這裡來。」她說,然後看了看喬治的臉......
「怎麼了?」喬治說。
「這位客人,你是想找有關詛咒的書吧?」
「你怎麼會知道的?你是一位高明的占卜師嗎?」
「不是,我是個魔女,我看到在你我身上有詛咒!」
「什麼?喬治大吃一驚!
「你不必驚訝,你其實也能看到吧?不然,你不會到這裡來。你不像會詛咒別人的傢伙。」
「那麼說,我原本的男的,被詛咒成女的嗎?」
「不是,是你原本就是女的,詛咒令你成了現在的狀況。女孩子的生理煩惱你沒有,對不對?」女子說著,眼中綠光一閃!再問:「你是想找方法令自己回復『正常』嗎?這個會有困難......」
「不是。」喬治說得很乾脆。

女子露出吃驚的表情,然後一笑。


| 10th Oct 2013 | 《天王星的新娘》 | (84 Reads)


Mercury造出來的霧隨著時間散去,在場的人和怪物也能把對方看得一清二楚!

「妨礙我的任務的人真多,多寶拉,快收拾她們!!」嘉安前蘭特現身,說。
「天界震!」Uranus出招。雖然沒有人告訴她,但她就是知道要這樣做。
「嗚......」怪物被打中,慘叫!變回水,流回泳池中‧
「哼!原來只是不堪一擊的傢伙。」Uranus自信地說。
「......」阿滿看著Uranus的背影,心想:「金色的短髮,高大的個子,這個背向我的美少女戰士難道就是......可是,她會穿短裙嗎?另外,如果這個戰士不是她,她又到哪裡去了?」

雖然阿滿也看到了Mercury,可是,她沒有在想Mercury的真身是誰,因為令她在意的只有Uranus!為什麼會這樣?她自己也不知道。

「沒用的東西!」嘉安莉蘭特說,然後消失。

泳池回復平靜,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你也是美少女戰士鳴?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們是同伴嗎?」Mercury上前問Uranus。
「其實,你是不是應該先報上名來呢?」Uranus說。
「我是Sailor Mercury,你是?」
「Mercury,水星嗎?我是 Sailor Uranus。」
「Uranus,天王星?我怎麼沒有聽說過?」一向作為同伴中的軍師的她感到驚訝。
「那麼說,我並不是你的同伴,再會吧。」Uranus說,然後以風一樣的速度跑走,轉眼間已經不見了!
「等等!」Mercury這樣說並沒有作用。
「Sailor Uranus......」雖然只看到Mercury的臉,沒有看到Uranus的樣子,可是,阿滿也聽到了她的名字,她喃喃地說著,一陣撕裂的感覺不知為什麼會出現在心頭!
「阿滿。」這時,阿遙在背後叫她。

她回頭,看著阿遙。

「那隻怪物不在了,沒事了嗎?你有沒有受傷?」阿遙問她。
「......」她回頭,不語!在心中想著如果阿遙就是Sailor Uranus,會是什麼樣子的。她想像中的樣子和眼前看到的阿遙的臉,在她的腦海中合而為一!令她覺得混亂!加上那種心撕裂的感覺,令她很痛苦!
「你怎麼了?沒事嗎?」阿遙搭著她的肩,問道。
「......」她來不及回答,便在阿遙的懷中倒下!

阿遙摟著她,大吃一驚!看著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阿遙突然覺得很害怕!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只懂得緊緊地摟著她!幸好過了不久,阿滿便醒過來了。

「你醒了......沒事嗎......」
「阿遙,你怎麼眼眶也紅了?」
「我也不知道......」

其實,阿遙並不是第一次抱著昏睡的阿滿了,可是,這次跟上一次不同,現在的她已經是Sailor Uranus!雖然沒有恢復前世的記憶,不過,有些感覺已經回來了,所以......只是她自己並不知道罷了。

這時,亞美站在她們背後的不遠處,可是,她們也沒有注意到......


| 10th Oct 2013 | 動漫隨筆 | (8 Reads)

這個漫畫故事的作者是個「70後」,未婚的女漫畫家,她覺得自己的心態還像個少女,所以自稱「老少女」。其實,說是「成熟少女」又可以嗎? 說來,她的畫風並不「少女」。雖然我的心態也許跟她差不多,不過,她的畫風不合我的胃口。

其實,年紀大了,心態還像少女的人多的是,誰會管她們是「50後」,「60後」還是「70後」?沒所謂的。只要不是本身已經一把年紀,卻還像個不可理喻的無知少女一般,為了自己的偶像而一天到晚也在亂罵人就可以了。幸好,這種人並不多


| 10th Oct 2013 | 白金漢宮 | (7 Reads)

英國有傳媒把古今皇室成員的畫像和照片作對比,發現原來女皇和哈利王子,也長得像瑪莉皇后;威廉王子長得像喬治六世;比雅特麗斯公主長得像維多利亞女皇。

其實,以前也曾有傳媒指,查理斯長得像被懷疑是「開膛手傑克」的艾爾拔,維克托王子;懷疑查理斯前生就是他!另外,也有傳戴安娜王妃曾在一個宴會中向友人表示,覺得自己前生是死在傑克手上的!如果是真的,真是「無冤不成夫婦」了!


| 10th Oct 2013 | 我看故事 | (4 Reads)

有位小朋友在看完這锢故事後,覺得那個女孩的下場,是因為她做事沒有方法,不能將火柴賣掉所致,令老師愕然,也哭笑不得。

現在的孩子很聰明,也可以說是太聰明了,所以不容易會被童話騙倒!

如果有些人,認為即使年代不同了,小孩子仍然是理所當然地要天真才好,所以對孩子有以上想法有所不滿,甚至又罵又教;那麼,算是「思想控制」嗎?

另外,有一個說法,說既然故事中的女孩最後是死了,那麼,她點火柴取暖時所看到的美食、禮物和親人,其實是她死前的幻覺,一點也不神奇。


| 10th Oct 2013 | 美少女戰士 | (15 Reads)



「美少女戰士」中,有一些來自童話的情節,像男主角被抓去,要女角們去救,是「雪之女王」;漫畫中,公主出生的一段,像「睡公主」;小螢快快長大那一段,像「竹取公主」。如果把「青蛙王子」,「人魚公主」的故事的情節也加進去,又會怎麼樣呢?又如果,URANUS和NEPTUNE像「長髮公主」的王子般,拉著女主人9號的頭髮爬入無限學園......


| 10th Oct 2013 | 遙言滿語 | (54 Reads)



很久之前有人問我,我在網站上寫的故事中,她們連kiss也差點沒有,究竟我接受到這種圖嗎?當然可以,因為我接受不到的,是原作者畫的,uranus kiss moon的圖! 還有三級噁心或者構思是低能的同人東西!! 偏偏近來在網站上越來越多!我表示不滿,就會成為眾人的話柄!

雖然常說少數服從多數,有時,多數的不一定是對的

有人覺得不能變成動畫是可惜;希望同人漫畫會變成動畫的人,真是太天真了!

說來,這個圖是日本同人漫畫家水月麻里央的作品,她是遙滿FANS,不過,故事的作風有時會比較大膽,這個圖......已經相對地是「小兒科」了


| 10th Oct 2013 | 天海堂 | (20 Reads)

在2010年,海哥在麻乃小姐的舞台劇公演時,送了一個有很多不同顏色的玫瑰花的花籃給她,。雖然自從一起離開劇團後,已經很久沒有她們再走在一起的消息,可是,這個花籃一出,馬上看得FANS們大樂。因為,查一下各種顏色的玫瑰花的花語,籃子裡的花的意思有道歉,享受跟你一起的日子,珍重祝福,純潔的愛,神秘的愛,歡樂,青春常駐,欲望,夢想,只鍾情於你......每一項,FANS們也很在意。在網站上,有FANS說那可能是海哥戀愛未成事的原因,有人則說:「我們的佳世公主,你在等誰?」

這些想法,似乎要在2人之中最少有一個出嫁了之後,才會消失了......


| 10th Oct 2013 | 緒方之城 | (4 Reads)

有個因為想聽偶像的聲音,而去看「黑執事2」的聲優迷,在聽見我說如果某個角色是緒方姐配音,我會叫救命;便說:「绪芳姐已经许久未见......现在都是新生代声优的世界......」,她這樣說,而且連緒方姐的姓氏也打錯了,我當然不會不作聲啦!不過我給她的回覆不知有沒有嚇著她了。

另外,談到她喜歡的那位聲優時,她稱對方為「主子」,「主子」的相對詞是「奴才」,她知道嗎?如果知道,抬高偶像之餘,也太自貶了吧?

對於她喜歡的那位聲優的技巧和聲線,我覺得不怎麼樣。


| 10th Oct 2013 | 大戲台 | (10 Reads)



有人看了這一個演出,說當中的寶玉有笙姐在「龍情詩意」中的影子,又說不可能有第2位笙姐,模仿會令那個網友自己更懂得分界。有其他網友認為她的說法不對勁,提出不認同的回應;她就推說,稱自己是在讚演出者,還說人家看不懂她的文字!其實,不止是笙姐,任何一位出色的藝術家,也不會有「第二」出現的。至於她看著圖中這位在笙姐淡出舞台之時,還只是小學生的寶玉,演著和靖雯的故事,也竟然會想到「幻覺離恨天」中的笙姐......雖然她已經一把年紀,但我覺得她的心智像個花痴的小妹妹!如果把她看戲時的情況畫成漫畫,當中她的眼睛應該是兩個紅心!腦子裡全是笙姐的身影!演出者大概也不想這樣的觀眾會佔大多數吧?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