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2nd Oct 2013 | 笑一笑吧 | (15 Reads)

一名中年婦人要填一份報名表,但又不想別人知道她的年紀,於是問機構的接待員,年齡可以不填嗎?接待員說,填「成年人」也可以的了。那個婦人很高興,笑言自己剛好成年。後來,接待員看到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子,在表上的「年齡」一欄,填上了「嬰兒」二字!少女說,中年婦人也是剛好成年,那麼,她是妙齡少女,不就是嬰兒嗎?


| 22nd Oct 2013 | 白金漢宮 | (14 Reads)

普遍的女孩子也希望自己是公主,可是,天生就是公主的女孩,卻很可能希望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因為,美麗的公主可以生活得HAPPY EVER AFTER,只有童話故事中才會發生。英女王和她的妹妹也曾經是美麗的公主,帶照片為證。不過,她們的一生也快樂,美滿,沒有煩惱嗎?不是的!她們的煩惱絕對有可能比一般人多。說來,有指英女王小時候喜歡在遊戲中扮演的角色是伯爵夫人,不過,她長大後所嫁的丈夫好像不是伯爵吧?


| 22nd Oct 2013 | 動漫隨筆 | (5 Reads)



日本人是很會掙錢的,受歡迎的作品會有不同版本,以盡其「掠水」之能事,所以,有些大熱的動漫怍品,連Musical也會有的。

雖然「藍寶石王子」是我童年時的至愛,但看了以下影片,我沒有特別感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OJXicjoTLI&feature=related

「美少女戰士」的音樂劇,演了很多年,以下影片中的天王星,很多人也認為是最好的,可是,我還是感覺不到她是阿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zuXp9Zyrlw&feature=related

有人問我,若那麼不懂欣賞舞台上的阿遙,如果站在台上演她的是緒方姐,我會如何?那個人還說不是想為難我,也不是想諷刺緒方姐,只是好奇。只怕她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看來,最順眼的動漫作品音樂劇,應該是這一個了----「凡爾賽玫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q5hfMzbEBo&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_popup?v=R2ck-FVENUI&vq=medium

想到這兩位是阿久津老師和由羅夫人,感覺有些奇妙。


| 22nd Oct 2013 | 大戲台 | (19 Reads)



記得汪阿姐在電視訪問中說過,甚少演任白戲,因為知道自己不會比詩姐演的好。不過,她也不是沒有演過的,除了以前和衛駿英演了三場之外,這是今年的舞台劇照。相信演過這一次之後,她的老公不會再說她沒有演過了吧? 說來,他曾經說「龍版駙馬」的雪袍太華麗;圖中他自己的打扮又如何呢?我覺得帽子太尖了,有點「一見發財」的感覺。還有,據說戲台上的「夫妻檔」的號召力有限,不知這一台戲的入座情況怎樣?另外,有人看了圖,在阿姐的MINI BLOG上建議他們出影碟。汪阿姐的FANS中,認為她演大導演得好的有多少呢......

| 22nd Oct 2013 | 遙言滿語 | (49 Reads)

一般女孩子最美的時候是穿婚紗,阿遙最美的時候卻是穿禮服,另外,她穿禮服時,只有阿滿一個人有資格為她而穿上婚紗站在她身邊。這一點,連官方閃於製造商也十分明白。 這一種婚紗晚裝打扮的卡,連男女主角也沒有的,她們卻有兩張,一閃一白的,而且兩張也很美。

 


| 22nd Oct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34 Reads)

數月之後,瑪麗亞王后果然如願,生下一個雪白可愛的小公主;可是,她臨盤之時,那支魔法繡花針的上詛咒也發揮作用,她在產下小公主之後,突然感到好像被千針所刺一樣,全身刺痛!而且動彈不得!最後,在痛苦的慘叫聲中離奇死亡。

她死後不久,她原本似輕紗一般的長髮,在剎那間脫落了一大半!她的身體出現了無數像針孔一般的小孔,每個也滲出一點血,形成了無數的紅點,有最多,而且最密密麻麻的紅點的,是她那張原本很美麗的臉!她死後的樣子變得十分可怕!

王宮上下各人都大吃一驚!有些宮女更是嚇病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王后受到詛咒?」在守靈的儀式上,王后的侍女歌妮喃喃的說。

她的聲音雖然輕,但安達國王依然聽到。

國王雖然沒有在王后的靈前罵她,卻以怒目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准胡說,她膽怯得低下頭來!

可是,國王其實也贊同歌妮的說法,因為,他曾經親眼看過有人施展魔法,也仍記得那個被他拋棄的魔女。可是,他並不是掛念她。

「我真的那麼可怕嗎?那個女人不是認為血造成的紅點很美麗嗎?我只是以她的標準,讓她死得美麗一點罷了,」向王后詛咒的人看著映出國王的狀況的魔鏡,猜到國王的想法,喃喃自語地問道。
「主人,請不要傷心。」魔鏡說。
「我沒事。」她咬咬牙,說。

接著,她命魔鏡照出下一任王后是誰;她知道,瑪麗亞王后生下公主後身亡,大臣們一定會要求國王再娶一位王后,好讓能繼承王位的王子誕生。

魔鏡照出來的,是將軍的女兒海倫。

「她就是安達的下一任王后嗎?不!安達的王后應該是我!」魔鏡的主人決定要繼續進行計劃,取回自己應得的東西。

 後來,王室發言人只是代表安達國王向外宣佈,瑪麗亞王后因為難產而死。

 有時,為了國家的利益,王室不會讓百姓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

 及後,國王替小公主取名白雪。

在王后的守喪期過後,一如希曼妮所料,宮中的元老官員們又開始關心起安達國王的婚事來;這一次,他們屬意的是莫迪將軍的女兒海倫。

大臣們認為,與其讓國王娶別國的公主,造成政治婚姻;或者讓國王再一次從民間選妃,要冒著選了身世有問題的女子的風險,不如請國王娶一位賢淑善良的官家千金。

 可是,海倫並不願意接受這份王后的榮耀,並在家中與父親吵起架來!

「不要,我不要當什麼王后!也不懂得當王后!」
「海倫,你在胡說什麼?這是難得的榮耀呀。」將軍對女兒的反應感到愣然。
「父親大人,我和國王一點感情也沒有,怎麼可以嫁給他?我不要!」
「傻丫頭,感情可以在婚後才慢慢培養啊!國王和瑪麗亞王后也很幸福啊!你若當了王后,一樣會生活得快樂的。」
「不!,國王以前曾在婚禮上辜負他的未婚妻;現在,瑪麗亞王后才去世不久,他便要再婚,可見他是個無情的人,我才不要他當我的丈夫!」
「陛下之前的未婚妻是個不懷好意的魔女啊!而且,王子未誕生,國家為重,國王再娶是很應該的。」將軍說。
「不懷好意嗎?」一直監視著海倫的希曼妮,看著魔鏡自問。
「這也不一定要由我嫁給他!」
「有很多女子想當王后也沒有機會,你知道嗎?」
「那麼,由那些想當王后的女子嫁給國王好了!我才不要嫁入王室,去當一隻一定要生出兒子來的母雞!」海倫說。

她這一句話,令將軍生氣,卻令希曼妮高興。

「混帳!這事不容你作主!我們是軍人世家,一定要依從命令!」莫迪將軍說著,打了她一記耳光!
「哎呀!」她用手掩著被打得刺痛的臉,紅著眼看著父親。

可是,莫迪將軍並沒有可憐她,而是命人把她關起來。

三個侍從合力抓住她的手腳,「請」她回房,然後門鎖上。

「父親大人!放我出來!放我出來!」海倫在房中大叫,痛哭。

 莫迪將軍沒有理會她,也下令家中的侍從和侍女們不可理會她,直到她「悔改」肯當王后為止。

那一晚,希曼妮化身成一隻烏鴉,口含變小了的「魔鏡」,飛到將軍府去,進入了海倫的房間;當時,痛哭得累了的海倫已經睡著了。

希曼妮仔細地打量了海倫一番,慶幸她有不遜於自己的美貌。

「你會明白我的心情,不會怪我吧?既然你不想進宮,讓我代你去,你永遠在夢中去找你的真愛好了。你的父親不是說我是不懷好意的魔女嗎?讓我成全他,對你不懷好意一次吧。」希曼妮對睡著了的海倫說。

 接著,她使出了最強的「替身魔法」,雙眼發出兩點閃光,射到海倫的眼皮上;然後,她化作一個半透明的影子,躺到海倫身上去,跟她「合而為一」。

她要用另一個身分,取回自己應得的東西。

雖然她知道這樣做,等於把海倫殺死,不過,她並不覺得自己有錯。她認為有錯的,是安達國王和他的父親。

第二天早上,「海倫」對著房門大叫,命侍女把將軍請來,並對他說已經想通,願意嫁給國王了。

「你終於想通了嗎?海倫。」將軍雙眼閃著喜悅之光,問道。
「是的,父親大人,之前的事,對不起。」「海倫」欣然回答。
「那就太好了!」將軍高興得擁抱了「女兒」一下;他高興自己終於可以享有「國丈」的尊榮了。
「是的,真的太好了。」「海倫」也覺得高興。她認為,這位將軍竟然會以為,只要困著女兒一晚,女兒便會想通,什麼都會聽他的,是一件好事;因為,她認為這樣的「父親」不會聰明到哪裡去,日後也易於應付。

莫迪將軍高興地把她放了出來。沒有人察覺到她有異樣。

後來,安達國王一生之中的第三次婚禮很順利地舉行了。

 由於國王不想太勞民傷財,所以他這一次婚禮的規模,比前兩次都小。

 沒有人發覺到,國王以前其實曾經娶過這一次的新娘!

事隔多年,要以「另一個身分」戴著曾經被擲下的后冠,同樣懷著秘密,穿著跟上一次不同的婚紗來完成一個,規模比她原有的那個簡單得多的婚禮,取回原本屬於她的名份,令舊王子妃兼新王后百感文集!

不過,在宣讀誓詞的一刻,她知道,自己對身邊這個人仍然有愛。可是,經過上次的教訓,她決定不把秘密揭開;最少,短期內不會這樣做。

在新婚之夜,國王喝得很醉;在國王熟睡後,那位新任的王后,「原任」的太子妃,悄悄的溜到白雪公主的房間。

她看著長得雪白可愛,正在熟睡的小公主,沉思著。

她不能否認,小公主長得很可愛;但是,她也不能忘記,小公主是安達國王跟別的女人所生的孩子!

該如何對待這個繼女呢?她要向曾令她失望的國王報復嗎?都是她要思考的問題


| 22nd Oct 2013 | 短篇故事 | (11 Reads)

某天,小女孩阿珍在一條小河邊玩,不慎把一雙鞋子也踢進小河裡去了。她在河邊痛哭。

 河神聽見她的哭聲,於是拿著一雙金鞋浮上水面,問道

「小妹妹,這雙金鞋是你的嗎?」
「不是。」阿珍說

不要緊,我送給你吧。」河神說。
「不,我只想要回自己的鞋子
。」

「好吧。」

 於是,河神在水中把阿珍的鞋子拾回給她

 阿珍謝過河神,高高興興回家了

 正當河神因為這個小女孩誠實而高興之際,河神夫人卻皺起眉頭說:「老公,你闖禍了。」。

「怎會呢?哦,你一定是擔心,那個小女孩會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引得一些貪心的人來騙我,要我把金鞋送給他們吧?放心,不會的,我和上一任那一位,把金銀二斧送給樵夫的河神一樣,不易受騙的。如果真的有人忌騙我,我會教訓他!」河神自信地說

 第二天,另一個小女孩阿愛,聽了阿珍說的事,特地來到河邊,刻意把自己的鞋子丟入河中。

 河神拿著她的鞋子捊上水面,但阿愛說,她丟了的是金鞋。

 河神雖然很生氣,但也按耐著,心想:「一定要教訓這女孩!」;於是,給了她一雙只要一穿上,便會縮小,永遠也脫不下來的金鞋子。

 阿愛高興地拿著金鞋子走了。

 誰知數天後,竟然有一大群人來到河邊淘金!又嘈又吵,河神感到很煩之餘,也覺得莫名其妙。

「我一早說你會闖禍的啦!雖然你想教訓那個想騙金鞋的女孩,可是,你以為她拿了金鞋,一定會拿去穿嗎?看來,她一定是拿去金行賣掉了,其他人以為河中有金,所以來淘!這次麻煩了!」河神夫人說。
「還好。」河神說。
「有什麼好?」河神夫道。
「他們只是來淘金,最多只會吵一點,沒有把河水抽乾。」河神說。
「唏!」
「哇呀!」

 河神夫人用力,把丈夫踢到一邊去


| 22nd Oct 2013 | 緒方之城 | (11 Reads)

緒方姐在「SA特優生」中的這個角色,有些緒方迷說不看休罷。年屆三十六,有兩子,但樣子和性格都像小孩子一般,又會被客人叫作「高中生社長」,經常要兒子幫忙的角色,我也覺得不一定要找她去演,因為難度不算高,沒什麼發揮點可言。

其實,他是否因為過早結婚生仔,弄得身體不一正常,成了「童顏父親」呢?如果他不是那麼有錢,可能沒有人肯嫁。


| 22nd Oct 2013 | 天海堂 | (24 Reads)

《GOLD》是海哥的其中一套收視不好的劇,不過,其實仍然有很多人就喜歡的。另外,有人看的劇中的說教情節太多,有人最愛看的就是那一種情節!有人喜歡看女主角和小秘書的互動。真是人人也不同。至於收視不理思的原因,可能是題材有點脫離現實吧?我覺得這個劇最難明的是,既然小朋是女主角不能生出來的兒子,是她幻想他在自己身邊的,為什麼小秘書又能看到他呢?說來,如果《女信長》中,信長問阿市在她的老公戰敗後,還有什麼話說時,她像小秘書在這個劇中那樣,說:「SONNA!!」,有多少人會笑到肚痛呢?


| 22nd Oct 2013 | 一般 | (21 Reads)

有人說香港港樂壇已死,現在的中文歌詞上文下理不通!有作詞人不服。其實,現在的有些歌詞是言之無物,這是不能完全否認的。以前的歌曲即使是不太流行的,歌詞也可以是一個完整的故事。就好像景黛音的這一首午夜婚紗,大家聽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Xy-6Cqt0aI

上圖是墨西哥的恐佈傳說:「乾屍新娘」的主角亞絲卡拉‧據說她的婚紗店店主那個在結婚當天不幸死了的女兒,「她」是臘像還是真人呢?眾說紛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