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4th Oct 2013 | 美少女戰士 | (29 Reads)

 

記得以前有雜誌訪問過一個成年的男SAILORMOON FANS,他家中有5000多張美少女戰士卡‧他說在現實中追求不到這麼美麗的女孩,所以喜歡上了她們......說來,如果現實中出現了跟她們一模一樣的女孩,有沒有男生會追求呢?其實,她們不是太聰明,就是太白痴或者有一定程度上的白痴!再說,如果要追求和外迎戰士們一模一樣的女孩,更是難上加難!


| 24th Oct 2013 | 我看故事 | (6 Reads)


這是電影「白雪公主與獵人』中,白雪公主的後母,美嗎?說來,雖然要找全世界最美的女子很難,可是,在不止一個版本的真人影片中,王后也比白雪公主漂亮,令人懷疑魔鏡是否因為太古老而壞了?是製作人特意這樣的嗎? 另外,在不是迪士尼版的童話故事中,那個蘋果其實不一定是有毒的。一片蘋果從公主的口中跌出來,然後,公主復活了。一大片蘋果,不咬而吞,公主沒有鯁死,已經十分幸運。

| 24th Oct 2013 | 天海堂 | (19 Reads)

有人看了《GONE WITH THE WIND》,說不希望男女主角分開!覺得很可惜!我告訴她,其實小說是有續集的,二人最後又再在一起了。她竟然興奮得馬上去買了那本小說來看!不過,她沒有看過經典的電影版本,她看了覺得可惜的是海哥和麻乃小姐的寶塚舞台劇版本。她還說一邊看續集的小說,一邊想著書中的男女主角是她們呢......


| 24th Oct 2013 | 緒方之城 | (6 Reads)

看到某位聲優迷網友的網誌,說自從他看了「S A特優生」和「彩雲國物語」後,他心目中的日本女配音員的排名有所改變,不過,緒方姐始終還是第一位,嘻嘻。雖然,不是所有由緒方姐配音的角色我都喜歡,但那只是角色本身的問題,跟她無關。其實,自從阿遙吸引了我,艾美諾公主嚇得我由沙發上跌到地上後,我便知道我甩不掉她。


| 24th Oct 2013 | 大戲台 | (17 Reads)



如果不說的話,大家可不可以看出生角和旦角是誰?另外,公主要寫什麼,全都印在表章上了,道具造的很認真。駙馬拿著來演「上表」的話,不怕會忘記曲詞。
這一對拍檔,也一起演過「蝶影」、「牡丹」、「紫釵記」等名劇。而且,也出這一張「夢蝶情」唱片,我在唱片店裡看到有,HK$65。不過,我沒有買。演生角的那位,在轉「行當」時,新置的「行頭」會不會多得差點沒有地方放呢?

另外,記得有一次,這位花旦有演出,記者到後台通知她,仙姐來了。她的反應是:「你們不要嚇我!」。

說來,原來在戲行中,女人做文武生不算是反串,花旦去演文武生,才叫做反串

| 24th Oct 2013 | 排球場 | (46 Reads)

王一梅到了土耳其打球了,不過,還沒有機會出場。有人竟然說,如果她在天津隊受訓,可能一早成了世界級球員了。會嗎?王教練已經把自己的女兒訓練成世界級球員了嗎?不是的。如果王一梅一直在他手下,不會這麼胖可是真的,日練夜練,傷病疲累也要練,血糖太低也要出場,如果還不能瘦下來才怪!不過,這樣會成為世界級球員的機會不大,要被送入醫院的機會卻會很大!

另外,王一梅和韓國主將「金眼睛」,還有日本的木村沙織是同隊的。據說她認為自己跟她們不同,她有的是力量。她真的這樣說過嗎?三人的確是不同的,日本和韓國的兩個也是她們的國家隊不可缺少的主將,而她......再說,如果王一梅覺得只要有力量就是比她們優勝的話......畢竟,單憑一股牛力打球是不行的。大力得老是把球打出界的話,只有她的對手會覺得很好......


| 24th Oct 2013 | 白金漢宮 | (5 Reads)

從前有一個在小時候常常被人欺負的女孩,長大後由不起眼的,在男生眼中只有2分的小鴨子,變成了天鵝,再變成跟王子很有夫妻相的灰姑娘,她有的不是一對玻璃鞋,而是一件別的女子沒有膽量穿的衣服。這個結婚不等於結局的童話故事,一直發展得不錯。現在有新的王子出生,就會有新的故事開始,不知照片中這位baby prince將來的故事又會如何?


| 24th Oct 2013 | 遙言滿語 | (20 Reads)

在漫畫版的Stars篇中,阿滿說對於能再過普通高中生的學校生活,她很興奮,很期待‧並說她期待看到儲物櫃中的情信。不過,一封放在她的儲物櫃中,出自阿遙以外的人的手筆的情信,會為寫信的人帶來什麼後果呢?正如圖中這位美麗高貴的Princess Neptune,相信很多男生也想化身為王子,把她帶走。只是,不知這些妙想天開的王子會有什麼下場......


| 24th Oct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31 Reads)

知道了安達國王並不愛海倫,希曼妮感到高興,不過,沒有開始新的感情,並不代表舊情還在;所以,她想知道國王是否仍然愛著她;如果國王仍然愛她,她會打消復仇的念頭。

於是,她問她最重要,而又最神秘,沒有人知道她帶了進宮作為「陪嫁」的東西---魔鏡。

魔鏡和平日不同,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說:「主人,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是您自己去找比較好;您會更高興的。」

「那麼,我應該去哪裡找?」她高興地問道;她猜到那個答案是正面的。
「您和國王從前的房間。」魔鏡說。
「從前?這是什麼意思?」
「主人,您和安達國王也有過美好的回憶,請您想一想。」
「嗯......我明白了。」希曼妮想了想,知道了魔鏡所指是什麼。

一天下午,國王要和大臣們議政,沒有空陪伴她。希曼妮於是以「海倫王后」的身分,在侍女安妮的陪同下,在城堡中散步。

她以記憶帶路,裝作不經意地,來到了以前安達國王曾經帶過她去看,那個原本被安排在他們的第一次婚禮後,用作新房的房間;發現那兒重門深鎖。

「這個房間被鎖著,是怎麼一回事?」她問安妮。
「回王后,國王不准任何人進入這個房間,所以上了鎖。」安妮說。
「為什麼?和前任王后有關嗎?」
「不是。」

 聽見安妮這樣說,希曼妮不禁一笑:「嘿!」,然後問道:「那究竟為什麼?」

「是因為.......」安妮怕王后會生氣,不敢說。
「不要緊,說吧。」
「是因為當年騙了國王的那個,只差一點便會奸計得逞,成為王妃的邪惡魔女。」安妮說。

希曼妮一聽見「邪惡魔女」四個「關鍵字」,不禁火上心頭,狠狠地打了安妮一記耳光!

「啪!」她怒道:「你在胡說什麼?」
「呀!」安妮痛得跌在地上,叩頭求饒:
「請王后恕罪!奴婢是不應提起那個魔女的。」她說;她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卻誤解了自己的說話會令王后生氣的原因。

希曼妮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然後很平靜地說:「算了吧,告訴我,國王為什麼會因為那個女人而不讓人進這個房間吧。」

為了不讓人懷疑,她第一次用「那個女人」來稱呼自己;不過,只是用「女人」,而不是用「魔女」。

「王后......」安妮怕會再捱打,不敢說。
「放心吧,不管你再說什麼,我也不會再打你了,告訴我吧。」
「回王后,據說,這個房間原本是國王第一次婚禮後要用的新房,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後,一直沒有動過;國王跟瑪麗亞王后結婚時,不肯用這裡做新房;後來國王命人在門外加了數把鎖,還說誰也不准進去;只有國王才會有這裡的鎖匙。」
「......瑪麗亞王后有曾經進去嗎?」她問道。她覺得稱呼自己的情敵做「王后」有點困難,所以猶豫了一下。
「回王后,據奴婢所知,沒有。」安妮答道。
「是嗎?」希曼妮想了想,說:「我自己一個人散步便可以了,你替我到花園去,把每一種顏色的每一種花各摘一朵,然後送到寢宮去吧。」
「遵命。」安妮退下。

王宮的花園很大,不同種類和顏色的花有很多,安妮要用來完成「摘花任務」的時間,足以給希曼妮把房間的每一個角落看得一清二楚。

接著,希曼妮在肯定沒人看見後,右手一揮,魔杖出現。

區區的數把人類製造的鎖,是不能阻止她進入房間的;她用魔杖在門上點了一點,門便彈開了。

她走進去,用魔法亮了燈,發現裡面的陳設:珍珠色的蕾絲窗簾布、雪白的雙人床、淺藍色的床頭燈等等......各樣都和當年她和安達國王談婚事時,說及如何佈置房間時所提到的一樣。

她記得,當年安達國王說過,只有她才是這個房間的女主人。

安達國王跟瑪麗亞王后結婚時,拒絕以這裡做新房,老國王認為只要他肯和別的正常女孩結婚便可以了,所以在選擇新房方面,沒有勉強他。

她打開衣櫃來看,裡面還有一些當年安達國王給她看過的,特地為她準備的宮廷服;而且,她見這個房間很潔淨,一定經常有人出入;所以她相信安達國王雖然不許別人進來,可是他自己一定曾經獨自進,而且可能親自打掃......

「安達......」她不禁感動;她肯定了國王的確愛她,只是沒有為她捨棄王位的勇氣。她懷著甜蜜的心情,離開這個「秘密房間」。

那天晚上,她在國王回寢宮之前,把所有侍女都叫走,然後把海倫的身體「脫」下來,放進衣櫃內;最後,把房內的燈關掉。

她要有屬於她和國王的孩子,不是「海倫」的。所以,在把孩子帶到這個世上的過程中,她要用回自己的身體。

不久,安達國王回來了;他看見沒有侍女出來向他行禮,感到奇怪又生氣。

「所有人都往哪裡去了?快給我滾出來!」他喝道。
「陛下息怒。」在寢宮附近的安妮馬上跑來。

因為她是王后的近身侍女,所以即使王后命她離開,她也不敢離王后太遠。

「這是怎麼一回事?其他人呢?」
「回稟國王,是王后吩咐我們退下的。」
「為什麼?」
「王后沒有明示,所以奴婢不知道啊!」
「算了,你也退下吧。」
「遵命!」

國王推開寢室的門,發覺裡面漆黑一片。

「海倫,你在哪裡呀?怎麼不亮燈?」
「陛下,我在這裡,現在不是需要亮燈的時候啊!」漆黑之中傳來「海倫」的聲音,接著,有一隻手牽著國王,把他帶到床邊。

國王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其實,白雪公主也是在這種情況下誕生的;不過,當年不想亮燈的是國王自己。

希曼妮並不知道這件事。

第二天早上,希曼妮在國王醒來之前,再度「穿上」海倫的身體。

「這個身體,我不需要用太久了。」她打算在她和國王的孩子出生後,做回自己;她想,到時國王已感「有子萬事足」,而且明白她是真心愛他的,一定不會再害怕身為魔女的她,而且也不會有人可以因為她是魔女,而逼國王再一次放棄她,或者退位了。

兩個月後的某天,「海倫」覺得不舒服,御醫診斷出她懷孕了。


| 24th Oct 2013 | 《公主與千金》 | (18 Reads)

「很好笑嗎?」喬治問道。
「不是,我只是在想,你既然不想回復『正常』,那麼,又何必要知道自己身上是什麼咀咒呢?」
「我不喜歡不明不白!」
「哈哈,你說得很有趣,我決定幫助你。」

女子說著,拿出一個古董鏡子,叫「他」照一照。

「為什麼我要這樣做?」「他」問道。

「他」不會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去聽一個陌生人的指示的;尤其是對方表明自己是個魔女。

「我不否認這個鏡子上有魔法,不過,相信我吧,你用老照自己,是不會死的,也不會有不好的事發生。況且,如果我真的想害你,便不會告訴你我是個魔女了,對吧?」女子說。
「那麼,這個鏡子可以照出什麼?」「他」問道。
「你的真面目。」女子答道。
「哈哈,我現在的樣子難道是假的嗎?」
「不是,只是如果你沒有被詛咒,可能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你不想看看嗎?」
「我的興趣不大。」「他」說。
「看看又何妨呢?」女子說。
「那麼,好吧。」「他」看了看鏡子。

鏡子中那個美女,眉清目秀,五官標緻,令「他」吃驚!雖然「他」也曾作女裝打扮,但「他」清楚知道,不及鏡子中我這一張臉漂亮。看著這一張臉,「他」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他」會因為看到這張臉而恨詛咒「他」的人嗎?「他」不肯定會還是不會......

「怎麼了?可以讓我看看嗎?」女子問道。
「隨便,沒有什麼大不了。」
「謝謝,真是個大美人呢。」
「我代『她』多謝你,不過,我覺得現在的自己也不差。」
「你這人果然有趣,對了,你覺得身體有什麼不對勁?或者遇到了什麼古怪的事?可以告訴我了嗎?結果什麼也沒有發生,你不會知道自己被詛咒的。」
「我連你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怎麼把事情告訴你呢?魔女小姐。」
「是這樣嗎?那麼,我叫紅玫瑰。」她笑著說。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他」把在家中發現了照片和情侶,以及早陣子在晚上發生的怪事也就出來了。

紅玫瑰聽得呆住了!她有這種反應,是喬治意想不到的!「他」覺得她可能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和「他」的父親有關的事情。

「紅玫瑰小姐,是否有些事情是我不知道,而你應該告訴我的呢?」「他」問道。
「你爸爸是不是叫安德烈?你今年是不是十九歲?」紅玫瑰沒有回答,反而問了「他」兩個問題。

這令「他」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你說得對,不過,有什麼關於我和我的家人的事,是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請你告訴我。」
「我可能知道是什麼人詛咒你,不過,我首先要弄清楚,我現在想起的往事,是否真我跟你有關。所以,我想做個實驗,不知你有沒有膽里?」
「是個很可怕的實驗嗎?」「他」問道。
「不是,但你怕血嗎?」
「血?」
「是的,我需要用你的血來做一個實驗,但你不要擔心,只要一點點就夠了。」紅玫瑰說。

喬治在心中暗暗呼了一口氣,在上一秒,「他」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自投羅網了。

「怎麼在發呆?你害怕嗎?」
「不是。」
「那麼,我們開始吧。」紅玫瑰說著,拿出一個水晶球和一朵白玫瑰。
「只要把你的一點血滴在這朵白玫瑰上就可以了,它在這個水晶球的映照下,會變成不同的顏色;不同的顏色帶著不同的意思。」紅玫瑰說。

於是,喬治咬破了自己左手的食指的指頭,讓自己的血沾在白玫瑰上。接著,被水晶球一照後,那朵玫瑰先後變成紅色、藍色和黑色!最後,變回白色,只是上面的血漬沒有消失。之後,紅玫瑰叫喬治看一看水晶球,裡面有一個蝴蝶影的黑影!

「果然是這樣。」紅玫瑰說。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喬治問道。
「詛咒你的,是我的師姐艾美莉!」
「你的師姐?」
「我在魔法學校的師姐,當年,她比的唸高一級。」
「魔法學校?世上竟然有這種地方?」喬治吃了一驚!
「真是的!為什麼你們這些普通人都以為,巫師或者魔女是天生就會用魔法的?難道你們的知識又是你們一生下來就懂,不用學習的嗎?」紅玫瑰無奈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除了道歉之外,喬治想不到還可以說什麼是紅玫瑰聽了不會生氣的。
「算了吧,其實我也不明白當年艾美莉為什麼會愛上一個沒有法力的普通人,而且......」紅玫瑰沒有說下去,而是看了看自己那把長長的白髮。
「如果說下去會令紅玫瑰小姐你傷心的話,還是算了吧!我到其他地方找辦法好了。」
「那可不必,只不過是艾美莉她以為我也對你爸爸有意思,一怒之下向我下了『衰老咒』罷了。不過,給我擋住了,所以,受影響的只有我的頭髮。」

後來,紅玫玲抱往事告訴喬治......

在她和美美莉的少女時代的某一天,她在魔法學校的校園花園內,看到艾美莉一個人看著玫瑰花的幼苗在發呆。她一時好奇,走過去問她怎麼了。

「我在挑選最好的玫瑰幼苗。」
「選來幹什麼?」
「嘿嘿嘿!」艾美莉笑而不答。
「艾美莉師姐,雖然我們〈善聖心安娜魔法學院〉的校服,是歌德式的黑色蕾絲裙子,加上白色紗外套和銀色襟針和絲帶,但你也用不著笑得那麼腹黑啊!」
「你在胡說什麼呀?」
「我的意思是,連我們的校服也是有黑有白的,你不要那麼腹黑呀。哈哈!」
「你真是的!」艾美莉哭笑不得‧

艾美莉一直不肯說玫瑰花苗的用法,紅玫瑰不服氣,去問老師;老師卻說她未到學那種魔法的年級,沒必要知道。於是,她自己去查魔法書,看了七七四十九本書之後,她終於找到一重要用玫瑰來施展的,可以占卜和守護總愛的魔法。她相信艾美莉要用的就是這個!

要施展那種魔法的人,首先要選一選一顆健康的玫瑰花種子或一棟幼苗,要在培養它,例如澆水的時候,一直想著自己的愛人。還要用魔法藥粉來施肥,藥少要用愛人的頭髮,照片被火燒掉後留下來的灰燼來造的!!最後展出來的玫瑰會受理魔法影響而有不同的顏色,代表著不同的意思。

紅玫瑰想在照片被燒掉之前,看看艾美莉愛上的人是什麼樣子的。於是偷倒進了好的房間。

那一年,她在魔法學校只是二年級生,雖然已經開始有學攻擊和防守的魔法,可是,她沒想到艾美莉的房間,會是她第一次「實戰」的場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