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nd Nov 2013 | 日報讀後感 | (10 Reads)

周星馳的古裝電影不算多,TVB播得最多應該是《唐伯虎點秋香》吧?沒想到,現在的學生真的把他當成古人了!還是因為他太久沒有露面了,年輕人們以為他已經作古,所以才會這樣呢?不然,《少林足球》中那句:「無夢想同鹹魚無分別」,怎麼會被當成古語?

不過,報導這些新聞的報紙本身也有笑話,提及學生在英文口試時只懂說:「我同意。」,報章上卻寫著:「 i agree.」!「I」字是第一身自稱,可以是「小楷」的嗎?世界變了嗎?


| 2nd Nov 2013 | 美少女戰士短篇同人故事 | (51 Reads)




一天,阿滿在一個湖裡潛泳,阿遙因為不太懂水性,所以只能在湖邊等。後來,阿遙開始擔心了!她的擔心竟然把湖中的守護神也召喚出來了!

「充滿煩惱的美少年,你怎麼了?」湖神問道。
「我的公主在湖中,很久也還未上來。」阿遙說。
「你的公主嗎?你等等。我替你找她。」湖神到湖中,找了日本的清子公主上來,問:「是不是這個?」
「不是,我的公主不是別人的老婆,而且比她美得多。」阿遙說。

於是,湖神又再潛水,不久,找了日本的愛子公主上來。

「是這個嗎?」
「不是,我不是蘿莉控。」

後來,祂又在湖中找了阿兔上來。

「是這個了吧?」
「不是,她是大家要守護的公主,不是只屬於我的公主,我又不是地場衛。」
「原來你不是她的王子嗎?」
「我記不起我有說過我是男生。」
「怎會?不過,我既然說了替你找,一定會找到,你等一下。」

這時,阿滿自己浮上水面了。

「阿滿,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
「阿遙,你怎麼搞的?我只不過潛泳了10分鐘罷了。」阿滿說。
「阿滿呀,正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那麼,不見八小時就像不見一年了;再算,不見一小時等於六個多星期沒有見面;那麼,你不在十分鐘了,不是等於超過一個星期不在我身邊了嗎?那怎麼可以?」阿遙說。
「嘻哈。」阿滿笑了。
「......」湖神冒中前所未有的大汗


| 2nd Nov 2013 | 遙言滿語 | (38 Reads)

Princess Uranus - gown, nice, divine, floral, heard, princess, blue, pretty, female, anime, gorgeous, hot, girl, flower, cute, short hair, anime girl, haruka tenoh, lovely, haruka, ribbon, magical girl, blossom, elegant, beautiful, dress, sailor moon, white hair, sailor uranus, sexy, beauty, abstract, royalty, love, silver hair

香港的漫畫雜誌的寫稿人曾經很有創意地,在介紹阿遙時,指她為了要完成使命,放下了少女的溫柔!他可能覺得女孩子要溫柔才好吧?還是,他聽得汪阿姐的《楊門女將》太多了?當中有一句是:「放下那柔情,誓顯女兒強!」。不過,他以為一個在傳統價值觀中是溫柔的少女,會像阿遙那樣喜歡賽車,又會是柔道高手的嗎?雖然天王星公主也很美,不過,還是男裝美女會比較受歡迎吧?說來,要阿遙溫柔?那要看是面對著誰了。


| 2nd Nov 2013 | 緒方之城 | (14 Reads)

這是緒方姐最近出席活動的照片。看了這張照片,我有兩個願望:一是有人可以替她找一張很有效的減肥菜單寄給她,她會不會用?我就不知道了,最好是有人可以勸服她用一下吧。另一個,是有人可以勸她把頭髮剪短一點。


| 2nd Nov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26 Reads)


「公主殿下,請等等!」兩個侍衛追上去。

公主飛快的跑,想一口氣跑上塔頂。後來,她為了可以跑得更快,更拿起了裙擺來跑。

她沒有考慮自己有沒有能力跑上去,只是想著要跑上塔頂,同時不想被人追到,抓到。由於心無雜念,她發揮了平日跑不出的,賽跑選手一般的速度。

反觀那兩個侍衛平日多數只是站著守門,也甚少有人像公主那麼大膽,隨便走近高塔,所以,他們差不多每天也是站到天黑,運動的機會不多,也不能一下子追到公主。

「呼......呼......」他們一邊跑,一邊喘氣,漸漸地慢下來,沒有及時追上公主。

公主到達塔頂時,守衛塔頂牢房的另外兩個侍衛大吃一驚。

「你是誰?來這裡幹什麼?」侍衛A大聲問道。

公主拿出一張寫著:「我是白雪公主,我要見牢房內的魔女後母,讓我進去吧。」的字條來。

「你是白雪公主?哈哈哈!公主會穿成像你這樣,像個宮女一般的嗎?」侍衛 A 不相信,不屑地大笑道。

 又是公主那一身平凡的衣服所引起的誤會。

這時,侍衛甲和侍衛乙氣喘如牛的追上來了。

「呼......呼......公主.......請您等等啊......」侍衛甲說。
「是......是啊......」侍衛乙說。
「她真的是白雪公主?」侍衛 A 瞪大了眼睛,叫了起來。

公主點頭。

「請公主恕罪!」侍衛 A 和侍衛 B 連忙下跪,向公主行了一個躬身大禮兼道歉。

公主以手勢示意他們起來。

「謝公主。」

他們站起來。

這時,公主突然站不穩,「呯」的一聲跌坐在地上!他們連忙扶起她。

她很痛!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跌倒。

這一跌,其實也是當年的詛咒的後果!平日,她多數和麗雅在一起,也很少人會這樣向公主行這種大禮的。

「公主,您沒事吧。」他們齊聲問道。

公主搖搖頭。

牢中的希曼妮聽見他們的說話了。

「白雪公主來了嗎?開門讓她進來!讓我見她!讓我見她!」希曼妮在牢中大喊,拍打了鐵門數下:
「呯!呯!呯!」
「魔女肅靜!」侍衛 A 喝道。

公主再一次展示那一張寫有她的來意的字條。雖然在場的人全都已知道她尊貴的身分了,但是仍不敢答應她的要求。

「公主,那個魔女會傷害您的!請恕我們不能讓你見她!還有,請你快些回到王宮的主堡去吧。你若有什麼閃失,我們擔當不起呀!」侍衛 A溫文有禮地說。
「如果我真的會害人,你們這兩個無禮的奴才還可以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嗎?白雪,你不用怕,我不會傷害你的。」希曼妮「反駁」,並許下「承諾」。

其實,她失去了法力,這些年來什麼也不能做。而且她的心中已有一個對她有「長遠利益」的計劃,所以,她不會在這裡傷害白雪公主的。

「有道理。」公主心想;在字條上加上:「不要緊的。」數個字;讓侍衛們再看。

「公主殿下,這始終是不好的啊!」

 公主上前,輕輕把侍衛推開,並示意他們打開牢房的門。

「不可以啊!公主。您若果出了什麼事,我們會被國王處死的!」侍衛 A 說。

公主拿了侍衛 A 腰間的鎖匙,二話不說便打開牢房的門進去了。

「公主!」四個侍衛一起衝過來,想把公主拉回牢房外;公主在他們衝進來之前,把牢房的門關上。

「公主,請您快出來呀!快出來呀!您會有危險的!」侍衛們叫道。

公主再寫了一張「不要緊張,不要亂吵,再吵的話,我可要生氣了!」的字條,由送飯的小窗口遞出去給他們看;於是,他們只好噤聲。在心中默默替白雪公主,還有他們自己祝禱。

公主和希曼妮在牢房中對望,互相打量了對方一下。

白雪公主的真人,比希曼妮平日看到的,鏡中的影像更加清麗可人,這令她更加不忿;希曼妮的樣子,比白雪公主想像中蒼老得多,令公主有點失望。

「你就是魔女後母嗎?雅麗姨姨告訴過我關於你的事。」後來,公主拿出預先準備好的字條給她看;心想:「魔女後母從前可能很美吧?沒想到我見到她時,她已是個老太太了。」
「白雪,你為什麼想見我?你不怕我嗎?」希曼妮以她能裝出來的,最溫柔的語氣問道。
「我想見你,因為我對你有興趣;你真的會使用魔法的嗎?我很好奇......」公主拿出紙和筆,寫到這裡,偶爾抬頭,注意到墻上的魔鏡,便走上前想看清楚。

這是「威廉斯魔鏡【第一次照著他的母后以外的其他人;雖然之前他曾把白雪公主的樣子映照過給希曼妮看,但他自己是看不到的,即是說,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白雪公主長什麼樣子。白雪公主是他這一生中看到的第二個女子。

他感到吃驚,不,應該說是驚喜。

後來,威廉斯的樣子出現在鏡中。

「呃?」公主被嚇了一跳,輕輕叫了一聲,退了數步。
「我的樣子嚇著你了嗎?對不起!」他對公主說。
「如果她敢說我的兒子的樣子可怕,我馬上殺了她!」希曼妮心想。
「不是,你是誰呀?」公主定一定神後,寫下這個問題,向著鏡子展示。
「我叫威廉斯,你有著雪一般潔白的皮膚,玫瑰紅的櫻桃小嘴,以及光亮柔軟的黑頭髮,明亮的藍眼睛;比我的母后還要漂亮;白雪姐姐,你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呀。」威廉斯說。
「那麼,直到現在為止,你見過多少個女子呢?」公主寫了這個問題,給他看。
「兩個,就是母后和你。」他如實回答。

公主無聲地笑起來了,雖然威廉斯的語氣很認真,但她只當他在跟她說笑;可是,希曼妮卻不這樣想,她吃驚之餘,十分憤怒!

她不容許威廉稱讚別的女子漂亮,尤其是「那個搶走安達的女人」的女兒!

「可惡!這丫頭,竟然搶走了我的兒子的心!」她心想,把公主殺死的念頭變得更強
原本,她不打算在這兒傷害白雪公主,但「威廉」對公主的稱讚,令她生氣得有改變計劃的衝動!


| 2nd Nov 2013 | 美少女戰士 | (23 Reads)

有人說女主角這樣很美,其實,新娘打扮總會是女孩子最美的時候,如果連這種打扮也不算美的話,那就不是美少女了。再說,如果其他戰士也作新娘打扮,也一樣會很美,只可惜動畫中沒有這種機會,因為她們不像女主角那樣會做那種結婚的夢。另外,如果是阿遙,當然是新郎打扮比較好了。


| 2nd Nov 2013 | 大戲台 | (22 Reads)


她曾經在節目中說,很少演「四大名劇」,因為自知不會演得比別人好,不會演得比詩姐好。

她說「六柱」會演台上所有角色,所以,粵劇傳統上沒有CASTING,她的「德齡與慈禧」卻有。「六柱」真的會演台上所有角色嗎?演昭仁公主、周皇后、袁妃、盧家五小姐、韶陽小道姑等角色的演員,不在「六柱」之內吧?那麼,「六柱」就不是要演所有角色了。

她又說有人提起粵劇都會想起她,因為她是八和主席。提起粵劇都會想起她的,大概只有「四奶奶」,她在劇中的「片子頭」,是汪阿姐提議的。四奶奶曾在訪問中提到劇中那個「片子頭」時說,粵劇當然要問汪阿姐。她也許是太入戲了,所以無視了出於粵劇名門的大奶奶。另外,她說汪阿姐說她的「片子頭」很美。我覺得是配合了劇情需要,令她看起來年已比較大,跟大奶奶由少女時代開始鬥,也變得合理

| 2nd Nov 2013 | 一般 | (8 Reads)

小女子身邊的人一向把這種飾物稱為手鏈,或寫作「手釧」,量詞為「條」。而比較硬身,沒有彈性的手上環形飾物,則寫作「手鐲」,量詞為「隻」。可是,近日見有一老牌女記者以「一條手鐲」來形容這種飾物,這樣寫究竟有沒有不妥?字典內載,釧是戴在手臂上,固定的飾物;鐲是在手腕上,可以動的飾物。兩者是否不能相通?望有高人能指點。


| 2nd Nov 2013 | 白金漢宮 | (12 Reads)

她的一個所謂的好朋友出賣她的私隱來換取大家的注目,連她怎麼跟男人交往,以及覺得那些男人在房中時是如何又如何也說出來了!又說她的幽靈出現,表示希望媳婦PRINCESS KATE不要過份減肥。又想出風頭嗎?王妃要勤媳婦,要傳話也會找兒子!才不會找這樣可惡的人!要找她,找她算賬還差不多!


| 2nd Nov 2013 | 動漫隨筆 | (34 Reads)

園美和撫子一起長大,對她有些可能是太深了的感情,這是CLAMP的作品中常常也有的情況。撫子結婚了,園美拿到了撫子的新娘花球,後來,園美自己也結婚生女了。可是,知世的爸爸從來也沒有出現過,而知世也沒有向人提及過自己的爸爸!那就是說,園美的婚姻有問題......雖然她依然保留著夫姓,但這也只不過代表她沒有離婚;有時,不離婚也不代表什麼。雖然這只是動漫故事,不過,現實中的一男一女配對也像故事中那樣,不一定就是好,所以,逼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