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4th Nov 2013 | TV其他事 | (6 Reads)

這是TVB下一年的節目巡禮中,劇集《水髮胭脂》中的一幕的劇照,主角在演粵劇《遊龍戲鳳》。不過,花旦為什麼不插「片子」呢?怕痛? 插過可是效果不好所以棄用?還是有其他原因呢?不說,還以為是《東華》的籌款節目。說來,TVB以往用戲曲為題材的劇集有《正印冤家》和《刀馬旦》。這套新劇現在在計劃中,希望不要像《玉面玲瓏》一樣開拍不成才好。


| 4th Nov 2013 | 一般 | (10 Reads)

自從TItanic電影大熱後,有很多女孩子也想要海洋之心。不過,世上的海洋之心也只是仿製品,價值和像真度也不一。當中最貴最像的那一顆,在主唱Titanic電影主題曲的女歌手手上。因為她的老公有錢。她當年在OSCAR頒獎禮上戴過之後,便買了給她了。我曾在漫畫店中看到有售900元的!不知有沒有笨蛋會買?


| 4th Nov 2013 | 白金漢宮 | (9 Reads)

小王子才三個月大,竟然傳Princess Kate 又懷了孩子,記者的理據是她在兒子的受洗儀式上,跟英女王說了些悄悄話,記者說自己會讀唇;還有,他收到情報,知道王子夫婦家中有兩個嬰兒用的房間,其中一個已經裝修好,另一個是空的。如果是真的,會不會太快了一點呢? 會讀唇,那個記者真厲害!


| 4th Nov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23 Reads)

「你怎麼突然會想到那裡去呢?白雪。」國王問道。

公主只在紙上寫了:「求求你,父王。」,沒有寫出原因,因為她知道如果寫了真正原因,國王會大驚,一定不會答應她,而她又不想騙父王。

她露出一副充滿期待,楚楚可憐的表情。

「好吧,不過,還是再過數天,待你舌頭上的傷完全好了才去吧。」過了一會,國王說。

國王認為,他既然不能讓公主以王室成員的方式長大,就更不能再在公主提出不過分的要求時,再令她失望。如果是這樣,他會認為自己是個不及格的父親,公主也丸可憐了!

公主點頭;雖然她很心急想早些拿到孔雀的羽毛,但她想不出一定要國王馬上陪她去牧場的理由,所以只好等一下了。再者,希曼妮沒有給她一個時限。

數天後,公主舌頭上的傷完全好了,國王陪她到牧場去;一到達,她馬上跑去看孔雀。

 由於國王一向喜歡孔雀,故此牧場中養了很多,什麼顏色的也有,可是,就是沒有藍色的。公主很失望。

她的心情,在臉上顯示出來了。

「怎麼了?白雪。」國王問道。
「父王,這兒為什麼會沒有藍色孔雀的?」
「那有什麼要緊?其他顏色的孔雀這兒都有,不是也很美麗嗎?而且,你一向也不是特別喜歡藍色的。」
「可是,父王,什麼顏色的孔雀都有,卻沒有藍色的,你不覺得有點美中不足嗎?」
「說的也是,不過,一時間也沒辦法找到藍色的孔雀來彌補這個不足,你也不要太不開心了。」
「知道,父王。」
「如果日後有藍色的孔雀出生,也要盡快來稟告。」國王向牧場的管理員說。
「知道。」

接著,公主要去看天鵝,她找到了兩、三隻純白色的;可是,天鵝要怎樣才會流眼淚呢?

「要特地把天鵝弄哭,太殘忍了吧?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可以令牠們哭。」公主心想。

這時,一隻白天鵝游近她的身邊。

「牠真漂亮。」公主說著,在湖邊蹲下,摸了牠幾下;牠突然煩燥地拍著翼,叫起來:

「咕咕咕!」

牠拍翼時所濺起的水花,濺到公主身上,把她的裙子弄濕了。

「哇!」公主跌坐在地上。
「白雪,你沒事吧?」國王問道。
「父王,我沒事。」
「哼,這隻可惡的傢伙!來人,把牠抓去宰掉,當我們今天的晚餐!」國王怒道。
「是,陛下。」國王的近衛抓起牠。
「咕咕咕!咕咕咕!」牠好像聽得懂國王的說話似的,驚慌地掙扎著,大叫。
「父王,不要!牠是天鵝,不是感恩節時要吃的大白鵝,是不應該被吃掉的啊!」公主走近牠,看到牠流淚了;於是,拿出預先準備好的小瓶子,偷偷盛著牠的眼淚。
「白雪,你幹什麼?」國王問道。
「這是紀念品,嘻嘻。」公主說了一個她認為應該會合理的理由。
「你這孩子真是的!」國王笑了。
「嘻嘻。」公主也掩嘴而笑。

這是她的意外收穫,可是,她只盛到兩滴淚。

「魔女後母需要三滴天鵝淚,現在只得兩滴,怎麼辦呢?算了吧,兩滴和三滴的效果應該不會有很大分別的。」她心想。

回宮後,她在兩滴天鵝淚中加入一滴清水,以免希曼看得出分量太少。

在那一刻,她不知道缺少了一滴天鵝淚,用清水代替,將來會救回她一命。

過了一段日子,牧場的管理員來報,說有藍色的雄性小孔雀出生了;公主很高興。

「太好了!待那小孔雀長大後,我便可以拿三根牠的屏羽毛了。」

 接著,她去取比較易拿的「目標物」--橡樹的樹枝。

「這次應該很容易拿到了吧?」她心想,跑去問麗雅王宮附近哪兒有橡樹,誰知,麗雅給她的答案是,最近王宮的橡樹森林,是前往鄰國的必經之地,離王宮八十公里。

「什麼?」公主大吃一驚。

 原來以為較易拿到的東西,卻也得來不易。

 另一方面,在牢房內,希曼妮等得有點不耐煩了。

「給我看看白雪的情況!」希曼妮對威廉斯說。

接著,她看到白雪公主正在為替她找造魔杖的材料而苦惱。

「這個大傻瓜!竟然不知道愈快找到材料,自己便會愈快死!」希曼妮說。
「母后......」威廉斯欲言又止。
「如果你不想我把你打破的話,最好少說話!」

威廉斯的影像從魔鏡上消失了;鏡中繼續映出白雪公主的情況。

「要費一點工夫才拿到像樹的樹枝,還是先擱下吧。」公主心想,偷偷地去了草藥房,取了一點苦艾草汁。

數天後,王宮中發生了一椿意外,議事廳中的一盞水晶燈掉了下來,國王的手受了輕傷,公主前往探望。

「父王,你怎麼了?沒事嗎?」
「只是小意思,不必擔心。」

這時,侍從把破了的水晶燈拿進來,問:「陛下,這盞燈要丟掉嗎?」

「不,這是先王安德魯一世留下來的東西,即使破了也不可以丟,把它放進倉庫內就是了。」
「遵命。」侍從想把它拿走時,公主看見它上面原來有一些僥倖地沒有摔破的紫色的水晶。
「慢著。」公主說。
「公主有什麼吩咐?」待從回頭問道。
「對呀,怎麼啦?白雪。」國王問道。
「父王,你說這盞燈是曾祖父留下來的東西,我想再看一下。」公主說著,走近那個侍從。
「小心,不要被割傷。」
「知道。」她戴上手套,在燈上拿下一顆紫水晶,說:「父王,這個可以給我嗎?」
「嗯......那麼不小心的你,可能又會受傷的,還是......」國王猶豫,因為希曼妮的詛咒,公主接觸漂亮名貴的東西時,很容易會受傷。
「父王,我會把它好好地收在盒子裡,不會時常拿出來的,謝謝父王。」公主沒等國王說完,便把水晶收進口袋裡。
「那麼......好吧。」
「謝謝父王。」公主把紫水晶收起來。

接著,國王的秘書泰迪安走進來,問國王是否還打算出席鄰國查德國王的壽宴。

公主一聽,眼中閃出光芒。

前往鄰國,一定要經過那個橡樹森林,那麼......

「當然,這一點點傷,很快便會好的了,我會如期前去。」國王說。
「父王,你要去鄰國嗎?可不可以......」
「不行。」國王以為公主想一同前往,於是佢絕了。

如果她跟隨父王去鄰國,查德國王一定會一如禮待其他國家的公主一樣禮待她,那麼,她身上的詛咒......

「你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乖乖留在宮中吧。」國王繼續說。
「父王,不是呀,我只是想你帶一樣東西回來給我吧了。」
「你又想要什麼?」
「一支橡樹的樹枝。」
「你要那種東西來幹什麼?」
「這是秘密,父王你不要問了,嘻嘻。」公主俏皮地一笑。
「為什麼別的樹枝你不要,偏偏要橡樹的?」
「叫你不要問嘛,父王。」
「真不知道你在搞什麼。」
「父王啊!」
「唉,好吧。」
「謝謝你,嘖!」公主吻了國王一下。

後來,國王拿了橡樹枝回來給她;過了一段日子,那隻藍色的孔雀也長齊羽毛了,管理員來稟告時,國王剛巧不在,她便吩咐管理員回去,拔下三根藍孔雀尾屏的羽毛,然後暗中找人送來。
「這是我給父王的驚喜,你要保守秘密。」
「是,公主。」

在她終於集齊希曼妮需要的東西的那天深夜,她再悄悄地跑到高塔去。


| 4th Nov 2013 | 天海堂 | (24 Reads)

這是海哥和竹野內豐最近出席活動時的合照,FANS們說他們很有夫妻相。是看BOSS的時候太投入了嗎?以這張照片看來,二人登對是登對,可是,今年3月不是傳過竹野內先生有個叫和久井映見的女朋友,隨時會結婚嗎? 雖然後來又不了了之。說來也很有趣,這兩位俊男美女,同樣是一直單身,也同樣是被某些人認為是對異性沒有感情......


| 4th Nov 2013 | 笑一笑吧 | (9 Reads)

有三個偷生果的人被抓到了,三人之中,只有一個被判死,因為......縣官分別判他們,要被人以他們偷的那種生果擲三百次。

第一個犯人受刑後,只受了輕傷,因為他偷的是葡萄。第二個犯人受刑後,受了傷要入院,因為他偷的是蘋果。第三個犯人,則被三百個榴槤活活擲至死了!


| 4th Nov 2013 | 遙言滿語 | (35 Reads)

這一集,內部戰士們雖然是為了探望在修行的真琴才到郊外來,不過,大家也早知可能有機會到酒店的泳池游泳,所以也帶了泳衣。至於阿遙和阿滿,兩人是來渡假嗎?為什麼阿遙不跟阿滿一起穿泳衣呢? 是對自己的曲線美沒有信心?是害羞? 是不想便宜了男生們?我想,最大的可能是......隨時準備要對付可能出現的,想用言語甚至動作輕薄阿滿的傢伙!所以,穿小背心和短褲會比穿泳衣方便得多。


| 4th Nov 2013 | 菊花皇朝 | (84 Reads)

15岁时的秋篠宮妃·紀子,有人認為好清纯,实在联想不到现在那位王妃...有良好的家教,少女十五、二十時,怎會不清純民?日本人不流行算命或者看相吧?如果有,不知有沒有人可以在不知道照片中的是誰的情況下,看出她的命運?另外,有人說她是母憑子貴,表面風光,其實有苦自己知。皇室的女子個個如是,有什麼稀奇?


| 4th Nov 2013 | 大戲台 | (21 Reads)




這是一個新的劇本,最初由逑姐陳好逑和旭哥龍貫天演,後來有別的劇團演出。近年的新戲雖然很多,不過,要這樣有不同的人演,才可以「留下來」的吧? 看了故事的介紹,雖然也是才子佳人戲的常有模式,劇情有點像「西樓錯夢」、雖然做夢的是女主角;也有點像「蝶影紅梨記」和「雙仙拜月亭」。另外編劇也是唐滌生迷;即是說,這個劇有「唐劇」的影子也不出奇,不過,肯定比風水先生的作品好得多!最少會正經十倍以上! 否則,除了「開山」的人外,不會有其他劇團跟著演的。

試問有多少個丑生會唱「白白雪雪,白白雪雪......」而自己不會「起雞皮」?有多少戲曲演員會肯讓男人玩自己的腳?


| 4th Nov 2013 | 緒方之城 | (15 Reads)

緒方姐說,最近想成為聲優的年輕人們,也想成為「偶像聲優」,成為著名動畫中的主角。雖然她也認同那些可以「大賣」的年輕人有一定的了不起之處,不過,她覺得如果只是「偶像聲優」,那麼,聲優的工作就變成了唱歌和出寫真書的附屬品,和出現在聲優的專門雜誌中的時候,是完全不同的。

有人曾經說我是以聲取人,可是,,如果喜歡一合聲優,卻完全只是以貌取人,又有什麼意思? 另外,當著名作品的主角是不容易的,上圖中的角色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