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5th Nov 2013 | 《天王星的新娘》 | (250 Reads)

這時,阿遙的手機有聲音,她收到了夢野南美小姐的電郵,是她們要當她的模特兒時要穿的禮服的黑白圖片。不過,不是草圖,看來像是完成品的設計圖,而且,不止有衣服,還畫了她們的樣子。這是夢野小姐的習慣。阿遙看了,笑了。

「阿遙姐姐,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嗎?」小螢問道。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有趣,可是,我覺得有點意思。」阿遙說。
「什麼?可以讓我看看嗎?」小螢摸了摸自己的小腦袋,有點不解,於是說。
「可以,阿滿你也一起來看吧。」
「好的。」阿滿說,然後和小螢一起走到阿遙身邊去。
「嘩!真美!」小螢興奮地說。
「阿遙,其實你覺不覺得這個畫面有點似曾相識?我不是說夢野小姐抄襲別人的設計......」阿滿看了也嚇了一跳,過了一陣子,忍不住問阿遙。
「是嗎?別胡思亂想。」阿遙對阿滿說,同時也對她自己說。
「請問我也可以看一下嗎?」雪奈說。
「不要緊吧? 阿滿。」
「是的,你也來看吧,冥王小姐。」
「謝謝。」

雪奈一看,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她沒有像阿滿那樣說出來。另外,一個想法在她腦海中出現:「我在夢中看到的黑影,會是天王遙小姐嗎?」。不過,她馬上叫自己不要這樣想,因為阿遙是女的。

晚上,小螢說想阿滿教她畫畫。

「好的,小螢,你想畫什麼?」
「公主和王子。」
「是嗎?那麼,你認為公主和王子是什麼樣子的?」
「像你和阿遙姐姐那樣的。」

小螢天真的童言,令阿滿一呆,接著,笑了笑,跟小螢說不應該把阿遙當成王子。

「為什麼呀?阿滿姐姐。」
「因為她是女的呀。」
「可是,這套漫畫的主角也是女的,但人人也叫她做王子呀。」小螢拿出阿遙最近買給她的漫畫,手塚治虫的《藍寶石王子》,說。
「可是,她始終是個公主,最後不還是找到了法蘭王子,回復女裝了嗎?」阿滿一笑,說。
「是的,不過,阿遙姐姐是不會找到什麼法蘭王子的。那麼,她自己可以永遠當王子了嗎?」
「......小螢,你為什麼這樣認為?」阿滿瞪大了眼睛,問道。
「因為我從來沒有看到應該可以跟阿遙姐姐登對的男生。反而,你跟她很登對。」
「嘻哈......」阿滿臉紅,尷尬地笑了。在心中叫自己不要太在意小孩子的說話。不過,其實會說她們登對的,又豈止小螢一個呢?

「小螢,漫畫中的事情不可全部當真,真正的王子一定要是男孩子,知道嗎?」過了一會,她告訴小螢。
「知道了,那麼,在畫畫時,畫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樣子會有分別嗎?你可以畫一次給我看嗎?」小螢問道。

於是,阿滿找來了鉛筆和畫紙,分別在上面畫了一張俊男和一張美女的臉。

「看到兩者有什麼分別嗎?小螢。」阿滿問道。
「嗯。」小螢點頭。
「小螢很聰明。」
「謝謝,那麼,我把阿遙姐姐的樣子用畫男生的方法畫,她不就可以變成王子了嗎?」
「哈哈哈,你儘管試試看吧,我也很想看呢。」阿滿說。
「好的。」

最初,她只覺得小螢的說法很有趣,所以這樣說。可是,後來,她的腦海中又出現了她曾經夢見的那個美少年的影子,令她馬上收起了笑容。

「阿滿姐姐,你怎麼了?」她的表情不同了,小螢感到奇怪。
「對不起,沒什麼......」

那天晚上,小螢偷偷在房中畫畫,畫出她心目中的公主和王子。還給他們穿上了她覺得和阿遙最合襯的深藍色王子服,以及她在童話故事書中看過的粉紅色公主裙。

圖畫在差不多天亮時才完成,小螢累得伏在書桌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阿遙想叫她起床時,看到她的情況,有些愕然!後來,看到了那幅畫,突然感到頭很痛!

http://www.innocent-ami.com/swept/media/fandom.html


| 5th Nov 2013 | 白金漢宮 | (13 Reads)

自從瑞典國王的小女兒出嫁後,英國的碧翠詩公主成了全球最美麗的未婚公主。大家覺得如何?圖中是她穿著工作時的制服的樣子。另外,她和她的妹妹最近請了時裝設計師教她們穿衣之道,以免再有像她們出席威廉王子大婚時的情況出現。說來,有很多人也說LOLITA是歐式公主的打扮,那麼,如果真正的公主們穿起那種衣服,又會怎樣呢?

 


| 5th Nov 2013 | 寶塚的一點事 | (18 Reads)

有網友說:「為甚麼寶冢男役姐姐們背後總有這麼大的羽毛堆!!像雉雞的感覺! 」‧據說,海哥當年也不喜歡背著大羽毛,雖然那不是人人也有資格背的東西,雖然她的媽媽說看著女兒在台上背著那個的感覺很特別。說來,有傳仙姐白雪仙當年在《仙鳳鳴劇團》,也是不喜歡「推」正印花旦的「車」。真是有趣!


| 5th Nov 2013 | 動漫隨筆 | (7 Reads)

因為緒方姐是男主角,所以我當年買了這個的影碟。

曾經有它的迷反指「美戰」抄襲它,真教人莫名其妙。難道她可以證明作者征海未亞在一九九二年,己經想出了「變身少女打妖魔」這個點子,卻被直子女士搶先一步?還是,她看著直子坐「時光機」來到二零零三年,偷了征海未亞的點子呢?反而,作品的人物和內容有著明顯的「美戰」影子,連結局也跟「S」有70%相似!

另外,究竟作者認為環保、稀有動物,跟水果,香料和甜品又有什麼關係呢?再者,五位主角的絕招,都似乎跟她們身上有的動物基因風馬牛不相及!例如,狼是用鞭的嗎?鳥是用箭的嗎?


| 5th Nov 2013 | 日報讀後感 | (10 Reads)

新聞指,越來越多小孩子因為進補過度而弄壞身子。有5歲小男孩因為是家中的九代單傳寶貝,所以自1歲,他的長輩便常常要他吃燕菜和其他補品!即使他不舒服也要他吃!結果令他久咳不癒!有孩子因為被媽媽要他喝了太多牛奶,吃了太多維他命D,結果肝功能受損,要換!不是小孩子的錯,是大人有問題!所以,有時家中有錢也不一定是好的。有錢而無知反而會......什麼也無需要太多,補品也如是......


| 5th Nov 2013 | 緒方之城 | (8 Reads)

在一個緒方姐的FANS的網站上,竟然看到有人寫錯了資料,說她同時演了阿遙和阿滿!這個誤會太大了!雖然,她可以一人演多個角色,可是,要演阿滿的諾......如果把艾美諾公主的聲音用上又行嗎?不行! 公主平日的聲音用在阿滿身上會太柔弱,結局時充滿怨恨的聲音如果給了阿滿,又會太惡了!而且,緒方姐說演完阿遙時有點像失戀,我不想她因為要同時演遙滿而有了「自戀狂」!嘿嘿。所以,還是讓勝生真涉子女士來吧。


| 5th Nov 2013 | 大戲台 | (17 Reads)


這是一位觀眾在去過新光戲院後的感覺:「跼促狭小的新光戏院,现在却算得上香港粤剧的地标式建筑。当然,由于是某李大师出资将其续租的,因而里面满是李大师和他弟子的作品宣传也就不足为怪了。」;當圖中的兩位一同出席團拜宴會時,也有人指蓋小姐是風水先生的得意門生。原來,跟他合作,就會被人說成是他的學生嗎?那麼,怪不得生姐和詩姐也曾拒絕他了!如果跟他合作,有了這個「誤會」,那可不得了! 還是,有人想轉行去學風水命理呢?

另外,風水先生說想為蓋小姐做媒人,要拉她去加拿大「相睇」。什麼叫做「唔做媒人三代好」,他應該知道吧?而且,如果他真的那麼了得,這位年過40,沒說過不想嫁人的美女,命中究竟有沒有姻緣,他應該一看就知道了吧?如無,何必強求?若有,不用他替人操心

| 5th Nov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27 Reads)

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

公主拿著那些東西去找希曼妮,在牢房看守的侍衛本來想阻止的,但公主鼓起嘴巴裝作生氣,令他們不敢這樣做;惟有希望上天保祐公主能像上一次一樣,在和希曼妮見過面後,平安無事地走出來。

「魔女後母,你要的東西我拿來了。」她興高采烈地跑進牢房,說。
「終於拿來了嗎?嘿嘿嘿!」希曼妮說,奸笑。
「你真的是個邪惡的魔女嗎?你笑得很可怕啊!」她退後了數步,握緊那一袋東西,說。
「呀,沒那回事,我只是太開心罷了;白雪,把東西給我吧。」希曼妮收起奸笑,再度裝出慈祥的笑容,說。
「你們做魔女的,高興的時候也是這樣笑的嗎?」
「......是的,那只是我們作為魔女的習慣,不代表我們是奸的;來,把東西給我吧。」
「是。」公主把一大袋東西交給希曼妮。

希曼妮打開它,問公主:「我需要的,真的全部有齊了嗎?」

「是的。」公主答道。

公主不敢說出少了一滴天鵝眼淚,而用水代替的事,一來是怕希曼妮會生氣,不肯表演魔法給她看;二來,她怕希曼妮會要她再去拿天鵝眼淚,她認為如果硬把天鵝弄哭,來拿牠們的眼淚,牠們會很可憐的。

「少了一滴淚水,不會有問題的吧?」公主心想。
「很好。」希曼妮笑了,把袋子裡的東西全部倒在地上,用手指在地上圍著那些東西畫了一個圈,接著,閉上眼睛,口中唸唸有詞;公主聽不懂她在唸什麼。

過了一會,那堆東西被一團紫光包圍,紫光消失後,那堆東西不見了,只餘下一支紫色的,十四吋長的橡木棒。

「這就是魔杖嗎?」公主指著木棒,問道。
「是的,成功了,託白雪你的福,我可以再隨意地用魔法了。」希曼妮拿起它,嘴角泛起陰險的微笑。
「那麼,魔女後母,請你快些表演魔法給我看吧,我等了很久了。」公主興奮地說。
「我等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希曼妮說,用魔法把自己變回年輕的樣子。
「嘩!魔女後母,你很美!」公主感到驚艷。
「謝謝你。」希曼妮笑了,用魔扙指向公主。
「你想向我施魔法嗎?魔女後母。」
「是的,你一定會覺得好玩的。」
「你想把我變成什麼?」公主天真地問道。
「你很快便會知道了。」對於公主的問題,希曼妮心中的答案是「鬼」。

在她向公主施咒的同一時間,侍衛很用力地敲門,大叫:「公主,快天亮了,您該回去了。」那聲音把希曼妮唸咒的聲音都蓋過了,令她的魔法失靈。

「呀!是的,若我再不回去,給麗雅阿姨發現就不好了。」公主說完,轉身開門便走。
「不要走!」希曼妮喝道,口中唸唸有詞,再度施法。
「我下次再來看你表演吧,魔女後母。」公主把門關上,在門外回應她,然後一溜煙似的跑了;希曼妮的魔法沒有擊中公主,只是打在門上,造出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的,被燒焦的印記。但那扇門卻沒有破。

「可惡!」希曼妮氣得七孔生煙。

她想用別的咒語把門弄破,好讓自己可以追出去,但失敗!

「怎會這樣的?」她很驚訝。

她知道,有這種情況出現,代表這支魔杖的能量不足。
    
能量不足的魔杖,施展不出能取人性命的魔法。

「部造成的魔杖應該不會這樣的,那丫頭不是說所有材料都集齊了嗎?而且,剛才我施展『魔杖合成咒』時,也不發覺有問題,是什麼東西缺少了呢?」

她想了想,製造魔杖的材料,在製作過程中的確有,而即使份量少了或有變,她也不會輕易發覺的,只有三滴天鵝眼淚。

「可惡的丫頭!難道她看穿了我的計劃,在戲弄我?不過,她有那麼聰明嗎?」希曼妮心想:「今天只有暫時放過她了,她若再來,我一定會把她送到她的生母那裡去。」

即使不用能直接取人性命的咒語,也可以用魔法殺人的。

雖然得回了魔杖,但這支魔杖是不完整的,而且,由於多年沒用過魔法,所以,很多厲害的咒語,希曼她也記得不清楚了。於是,她決定暫時不「發難」,留在牢中,暗地裡練習魔法,直至法力完全恢復為止。已忍耐了十多年,她覺得再忍一會也無妨。

那邊廂,公主回到自己的房間時,發現麗雅在等她。

「麗雅姨姨......」
「公主,你終於回來了嗎?你上哪兒去了?」
「我上洗手間去了......」
「公主,你的被窩是冷的,你的肚子很不舒服嗎?我想,你是去了比洗手間更遠的地方吧。」
「麗雅姨姨,我......」
「總之,以後你還是別在深夜外出了。」
「好的......」公主無奈答應,心想:「唉!看來,這陣子我暫時不能去看魔女後母的表演了。」

希曼妮一直在公主再到牢房看她,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但公主沒有來;她等不及了,決定改變計劃。

與其等待敵人來,不如主動出擊。

一天晚上,當負責看守她的其中一個侍衛送飯給她時,她在他身上施了一個「聽命咒」。

那個侍衛的手被她的魔杖碰到後,全身不能動。

「你怎麼了?」他的拍檔見他把飯菜遞入牢房後,一動也不動,問道。
「我沒事......」他不由自主地,以木頭人一般的聲音答道。
「你怎麼還不把手縮回來?」
「嗯......」

希曼妮把別人聽不見的命令傳給他:「把白雪公主帶走,殺死,然後把她的心挖出來,帶回來給我。」

那個侍衛點頭,把手從小窗中縮回來。

「你在發什麼呆呀?」他的同伴見他神情呆滯,問道。
「白 雪 公 主 何 時 會 來?」他以沒有語調的聲音問他的同伴。
「我怎會知道呀?其實,公主不來更好,我們不會有麻煩。」
「她 不 來,我 去 找 她。」
「你說什麼?」

那個中了魔法的侍衛沒有回答,把他的同伴打暈了。


| 5th Nov 2013 | 一般 | (4 Reads)

在今年3月从日本女子偶像团体AKB48毕业的仲谷明香,曾在毕业时称自己将向着成为一位专业的声优的梦想潜行。不过近日参加了「侦探歌剧:少女福尔摩斯」的动画试音会的仲谷明香,在其公式博客中报告了自己落选的消息。 可以聲色藝俱全當然是好,不過,作為聲優,聲和藝始終比較重要。在日本,不論是不是主角級,也需要試音。如果聲藝不足,只想當偶像,那就很容易會像風間俊介那樣了。雖然在日本也偶然會有明星跑去配音,但他們大多數是有演技底子的。


| 5th Nov 2013 | 遙言滿語 | (76 Reads)

 

michiharuka - sailor-uranus-and-sailor-neptune Photo http://www.fanpop.com/clubs/sailor-uranus-and-sailor-neptune/images/16783428/title/michiharuka-photo

在很多同人作品的故事中,阿遙也被設定成不太會游泳的。不過,如果以以上的同人圖看來,她應該不會再不擅長游泳了吧?另外,她一定會游得很快的,只有阿滿才可以追到她。如果圖中的她們也是人魚公主,阿遙會比阿滿早兩個月滿15歲,可是,她到人類世界去見識,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人類的世界,不會有可以令她動心的王子或者公主。另外,她會不會不讓人魚公主阿滿到人類的世界去呢?還是,她自己會跟著阿滿多去一次?還是,阿滿會沒有興趣到沒有阿遙的人類的世界?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