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Nov 2013 | 美少女戰士短篇同人故事 | (90 Reads)

michiruharuka - sailor-uranus-and-sailor-neptune Photo

當阿遙聽完因為救她而受傷的Neptune的自白後,決定要負起戰士的使命,於是,想去拿那掉在地上的天王星戰士變身棒。

「不要,不要拿它!」Neptune在她的懷中,含著淚說。
「不要緊,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孤獨作戰。」阿遙說。
「不要去拿它。」
「不要緊的。」她放下了Neptune,去拿它。

Neptune既高興,又失望,心情相當矛盾。

在跟「死亡變種」的戰鬥完畢後,她們二人要離開十番街之時,經過了當年那一個車場。

「當年你即使受了傷,還一直叫我不要拿起那棒子,現在,我們不是完成任務了嗎?我們現在到哪裡好呢?」阿遙說。
「由你決定好了。」阿滿溫柔地對阿遙說。

聽見阿遙說自己當年負傷叫不讓她拿起那棒子,阿滿偷偷的笑起來;因為.,其實當年她這麼說,是不想阿遙那麼快便放下在她懷中的自己!

不過,這是阿遙永遠不會知道的秘密


| 8th Nov 2013 | 講書說文 | (14 Reads)

在書店內看到一大堆,封面設計得很漂亮,每本都厚如舊式電話簿一般的書籍,包括「和親公主」、「巴比倫王妃」、「恨相逢之戰國之戀」等等。看了內容簡介,發現它們和我在之前的網誌中提過的「法老的寵妃」,還有「夢回大清」一樣,可說是「尼羅河女兒」的「衍生作品」!分別只是,作者有信心用來寫作的「歷史時空」不同罷了;看來,會回到古代的女孩真不少呢;也就是說,有很多現代家庭的女兒失蹤了!

寫作這回事,是各施各法的,不過,即使這些作品的作者們的靈感,都是來自「尼羅河女兒」,我相信她們的作品,也不會跟「原作」一樣,變成了「說不完的故事 」......


| 8th Nov 2013 | 《甄嬛传》電視劇 | (13 Reads)

 

在此劇開始時,皇后說皇帝在選秀中,選了一個貴人博爾濟吉特氏,她就是後來的貞嬪嗎?還是一直沒有出場?是編劇忘了這個人物嗎?另外,以皇帝差不多歸天,嬪妃不停在哭時的場面看來,後宮其實也不算人少。也許只是像藍精靈那樣,雖然有一百,但叫得出名字的卻只有那幾個吧?


| 8th Nov 2013 | 天海堂 | (20 Reads)

據說有一次演這一個劇時,她有病,身體很痛!在演最後一幕時,伙伴們也知道她辛苦,有人忍不住為她哭了!連本來應該已經有劇情中「死」了的麻乃小姐也忍不住流淚了!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就是長期的忍耐。」嗎?不過,只入了寶塚劇團7個月,便可以當新人SHOW的主角,用了最短的時間正式成為第一男主角,至今未有人破紀錄;29歲才開始在影視圈發展,也可以演主角,可以拿到10多個獎的她,未有人說她的天才;她也自認不是天才型的人物。天才,其實不多......


| 8th Nov 2013 | 我看故事 | (6 Reads)

這個故事跟「豬八戒吃西瓜」差不多,兩隻老鼠爭吃一塊芝士,狐狸跑來了,說替牠們把芝士平均地分成兩半,結果,牠邊切邊吃,把全塊芝士都吃掉了!其實,故事中的兩隻老鼠可說是不幸,也可說是好運。不幸的是,因為爭吃,爭到整塊芝士都沒有了!幸運的是,狐狸吃了芝士,已經飽了,沒有把牠們也吃掉。


| 8th Nov 2013 | 動漫隨筆 | (7 Reads)



抽樣看了二十一集,被流放入地獄的人中,只有八個是該死的!不該死的人之中,不止一個只是因為知道了某些秘密而被送入地獄!第一集內被送走的那位老師,更是最無辜!另外,這一輯內的某些委託人,似乎把將人送入地獄看得太兒戲了!例如第六集內,那個喜歡作為「曾根老師」的骨女,因而將「情敵」打入地獄,之後卻看上了輪入道的少女!

沒想到柴田家的小女孩,在第二輯中是個只出現了一幕的少女,在這一輯內,已經是位老師了。

柚姬想以地獄少女的身分來淨化世界,是她不了解規則!另外,她竟然有法力可以攻擊阿愛,太誇張了。

說到誇張,最誇張的應該是,那個詛咒肥婆,又為了撿一張狗用的厠紙而受傷的女子了。

雖然這一輯中.被打入地獄的人很多也不是活該,但有些對白和情卻是值得深思的。例如,紅歌星對跟她同時出道,曾被她欺負過的少女說,努力只是沒有才華的人的最後辦法;而她的對手一直說自己很努力,但歌卻唱得十分難聽。

其實,一個有才華的人,如果不肯努力也沒用;一個自以為很努力,但卻完全不知道自己連一點天份也沒有,兩者也只會失敗!

那個紅歌星被打入地獄時,輪入道對她說,即使她已經變了,但曾在別人的身心上造成的傷害還在。

做過的錯事,不會那麼容易一筆勾消的。

一個瘋狂科學家的研究成果,被製成戰爭工具,接著,他收養了一些因為父母在戰爭中失去性命而變成孤兒的孩子;數年後,那些孩子的其中一個,代表大家把他送入地獄!他被帶走前,孩子們以充滿怨氣的目光看著他。

對一些人先做了壞事,然後再對同一批人做好事,如果是想補償,對方未必會接受;如果是想得到對方的感謝,更可說是妄想。

至於阿愛的新衣,還有柚姬作為新任地獄少女時所穿的和服,我不太喜歡。


| 8th Nov 2013 | 緒方之城 | (8 Reads)

Bits Lounge トロントWeb情報誌 - インタビュー 声優 緒方 恵美 

在日本,「緒方」這個姓氏並不少有,我看過買套日劇裡面有這個姓氏的角色。日本聲優界除了緒方姐之外,還有一位叫「緒方賢一」的。另外,曾經有人以為歌手緒方龍一是緒方姐的弟弟。當然不是了,緒方姐有兩個弟弟,一個叫弘哉,一個叫善哉。說來,緒方姐出嫁後沒有改從夫姓,她的老公是姓什麼的呢?那是一個謎。


| 8th Nov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21 Reads)

 另一方面,那個摔倒,昏倒了的侍衛,在那天的黃昏也醒過來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呀?我怎麼會在這裡的?我的頭很痛呀!」摔倒時的撞擊,令希曼妮的魔法失效,他完全忘記了自己做過什麼。

他爬起來,開始找可以走出森林的路。終於,在深夜時份回到皇宮的後門。

「太好了,後門沒有人把守,我還是悄悄地進去再說吧;不過,這兒怎麼會沒有人把守的呢?不管了,先進去吧。如果被人知道我私自離開皇宮,而我又答不出原因,那可麻煩了。」

他輕輕推開皇宮的後門,進去了。

「別跑!」一把低沉的聲音響起,接著,一大群手持火把的衛兵向他衝過來,丟下火把,然後用身體一起壓在他身上!
「怎麼回事?你們用不著這樣對我吧?」他大驚。

他雖然知道被人抓到會有麻煩,可是卻沒想到,自己被抓到之後,會被這般「厚待」的。

他被抓住了!動彈不得!

「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還敢回來!衛兵隊長史迪亞喝道。
「真史迪亞大人,我......不是想擅自出去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到了外面。」他以為上司是在怪責他擅自出外,於是辯白道。
「是嗎?那麼,你是否也不想擅自打人?」史迪亞問道。
「打人?我沒有打人啊!」他覺得一頭霧水。
「沒有?好吧,受害者兼證人快出來!」史迪亞說。

之後,被他打昏的祖狄和湯姆,頭上包了紗布,從侍衛群中走出來,指著他,同聲說:「隊長,是他把我們打昏的!」

「我.....我什麼也不知道!」雖然別人覺得鐵證如山,不容他不認,但他自己卻仍然不明所以。
「白雪公主失縱了,是否跟你有關?」史迪亞再問。
「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一頭霧水啊!」他被四周的人弄得愈來愈糊塗了!
「真是口硬!來人,押他去見國王!」史迪亞喝道。
「是。」其他侍衛們應道。

他被押到國王面前,下跪。

「啟稟國王陛下,我們抓到這個曾經傷人的待衛。」史迪亞說。
「找到公主了沒有?」國不問道。
「還未,不過,公主的失蹤,很有可能跟他有關。」
「何以見得?」
「陛下,白天時,他拿著一個大袋走到王宮的後門,說奉了魔女希曼妮之命,要出宮;而且,袋子裡是盛著東西的,很可能是他把公主擄走了。」祖狄說。
「真有此事?你有何解釋?」國王問道。
「回稟國王,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黃昏時,我在森林中醒來,頭很痛,也記不起自己為何會在那裡;回來時,便給抓住了!陛下,我沒有騙你啊!請你相信我!」他一臉可憐地說。

本來,這樣荒膠的事,是不會有人相信的,但國王知道,事件如果涉及希曼妮,便和魔法有關,那麼,即使是多麼難以置信,也有可能是事實了。

「先把他關進囚室中,待找到公主後再處置他。」國王說。
「遵命!」
「求國王開恩!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他一邊被押走,一邊叫道。
「繼續尋找公主的下落。」
「是,陛下。」

衛兵們退下後,國王心想:「白雪失蹤,難道真的和希曼妮有關?這些年來,她在牢中似乎一直也很安份,想不到突然又會......」他決定,去見希曼妮一面。

「參見國王陛下!」看守高塔的侍衛急忙行禮。
「免禮。牢房裡面的那個人近來怎麼樣?」
「回稟陛下,她一直也很沉默,沒什麼異樣。」
「那麼,近來有沒有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情?」
「......沒有。」
「真的沒有?」國王見他回答得並不爽快,懷疑他在說謊,於是追問。
「真的......沒有......」
「那麼,白雪公主有沒有來過呀?」
「陛下......」
「有還是沒有?老實回答,不要騙我!否則我馬上殺了你!」
「......有。」
「嗯,那麼,給我打開牢房的門。」
「陛下......」
「快!」
「遵命!」

牢房的門打開,希曼妮大吃一驚!她瞪大眼睛看著國王,沉默了一分鐘,才懂得開口說話:

「安達,你怎麼會來這裡的?我沒想到你會來的......」
「我也是,本來我也不想來,不過......我現在不想跟你多說,快把白雪還給我!」國王怒道。

雖然希曼妮變回了年輕美麗,也改穿了本來因為年代久遠而變得殘舊,現在卻被魔法變得光鮮亮麗的華服,可算是明艷照人;可是,一心想找回女兒的國王,對她的轉變,不僅沒有一點喜悅,甚至連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像被怒火和不安遮住了眼睛,看不見她美麗的臉似的。

「安達,你說什麼?白雪那丫頭出了什麼事了嗎?」希曼妮裝作驚訝,「問」道。
「你不必裝傻了!你的演技很差!白雪被看守這裡的侍衛擄走了;抓到那個侍衛時,他說他什麼都忘記了;一定是你幹的好事!快把白雪還給我!」
「你肯定他沒有騙你嗎?我一直被你困在這裡,什麼也不知道!你別來問我!」希曼妮不屑地說,然後,把身轉過去,背著國王。
「我只知道,那個侍衝不敢騙我,而你卻騙過我!總之,你不把白雪還給我,信不信我殺了你?」
「我不信!如果你要殺我,在十五年前就殺了;你不殺我,因為你還愛著我。」希曼妮肯定地說。
「沒那回事!.」國王說。
「那麼,你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也不殺我?」
「我沒有必要回答你的問題!快把白雪還給我!」
「不行!你有本事的話,便殺了我吧!殺了我,你連想替那個丫頭收屍也不成!」
「你!」國王氣結。

「白雪姐姐平安沒事,請父王放心。」一把少年的聲音在希曼妮面對的方向響起。
「住口!」希曼妮驚訝地瞪大眼睛,喝道。

她驚訝於威廉斯又再擅自說話,更驚訝於自己的計劃失敗了。

威廉斯是因為不想父王和母后再吵架,所以才開口的。

這時,國王才留意到,牢房中有一面本來應該是沒有的大鏡子。

「這是......魔鏡?不是早在十多年前就破了嗎?」國王退後了數步,愣然地問道。
「對!這是魔鏡,同時也是我跟你的兒子---威廉斯!」希曼妮說。
「你在說什麼鬼話?又想騙我嗎?」國王道。
「我沒有騙你。」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所說的,那麼荒謬的事嗎?哼!」
「那麼,你自己看看吧。」

希曼妮走開了一點,讓國王可以看到「威廉斯魔鏡」的全貌。

「出來見見你的父王吧,威廉斯。」她對鏡子說。

過了不久,「威廉」的樣子在鏡中出現。

「參見父王!我是威廉斯。」他說。


| 8th Nov 2013 | 大戲台 | (30 Reads)

笙姐說,沒有什麼「龍劍笙派」,她連師父10%也學不到。所以,如果新人們要學,不要學她,要學她的師父。她很謙的。她有「開山戲」,但她自己從來也沒有說那是戲寶,也沒有說自己演的什麼戲是代表作,不像某些人。其實,即使是大前輩,如果自己說自己的戲是戲寶,也有點那個吧?至於代表作,也不應是自己說的,應該是得到公認的,即使不是他們的FANS,看了後,也會認為做得比別人出色的作品。


| 8th Nov 2013 | 遙言滿語 | (44 Reads)

Haruka/Michiru and wedding dresses.  Today, tumblr brings me all the beautiful things.  *__*

這是官方的出品,FANS說這是「 Haruka & Michiru in wedding dress」,其實,以漫畫劇情來說,這個造形的阿遙和阿滿應該是男女主角結婚晚的伴娘,不是新娘。有10個新娘那麼多,而且個個也那麼美麗?地場衛可想得美!一個月野兔已經受他受用了!另外,戰士們的伴娘造形是有推出洋娃娃的,但效果不太好!髮型也造得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