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Nov 2013 | 我看故事 | (13 Reads)

1223044730

在有公主和王子的童話故事的結局,都說「他們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永遠。」;其實,白雪公主、睡公主和灰姑娘,哪一個最有機會跟王子白頭到老,即使日後感情有變,也不會被休的呢?大概是灰姑娘吧?

白雪公主曾經跟七個男子一起生活,王子的心裡面可能會有刺,終有一天棄妻也說不定;睡公主因為年齡問題,跟王子之間有三十多個代溝----有研究指出,相差三年便已經可能有代溝,那麼,一百年便是三十多個代溝了。而且,如果因為她已睡了一百年,儲了不少能量,醒來後不想再睡,王子會很麻煩的,隨時會因為忍受不了她而棄妻。灰姑娘呢?王子可能不敢休她,在「迪士尼版」中,王子會怕南瓜仙子不放過他;原版中,王子更加不敢,因為灰姑娘有高超的控制鳥類能力,王子不怕像灰姑娘的後母和姐姐一樣,被啄瞎了眼睛,也會怕禽流感的啊


| 9th Nov 2013 | 菊花皇朝 | (81 Reads)

日本二王妃紀子在結婚時,曾經被指破了禁忌,其實,她當時只不過是替新郎擦汗罷了,就是這張照片中的情況,有什麼大不了呢?到了今時今日,當年認為她是破了禁忌,會拍婚姻帶來不好的事,把這張照片拍下,並放上報紙的人,又有什麼感想呢?會改觀,認為要這樣才可以多生養,有兒子嗎?迷信,不是中國人的專利。


| 9th Nov 2013 | 美少女戰士短篇同人故事 | (75 Reads)

一天,阿衛得到了神燈,只許了2個願望,要阿滿當他的一天女朋友!期間阿遙和阿兔,甚至任何人也不能搔擾他們!他知道自己不能丟棄阿兔,可是,仍然想試試有個淑女女朋友是怎麼樣的。阿遙雖然生氣,但也不能阻止魔法生效。

「替我看著那傢伙,如果他對阿滿有什麼過份的行為,替我宰了他!」阿遙對小u說。小u不是人類,阿遙想到他不會受魔法影響,萬一有事發生也可以出手,要對付阿衛這種貨色,十分容易。
「公主,他是未來的國王呀。」
「如果真的出現那種情況,我才不會理會他是誰!」
「知道,公主,可是,什麼才是過份的行為呀?」
「你知道的。」
「呀,是公主你平日會向海王星公主做的那些嗎?」
「多嘴的傢伙!快去工作!」
「是是是!」

可是,到了下午,阿衛急步去找阿遙,說:「天王君,我還是把阿滿小姐還給你好了,她原來不是我想要的類型,還是usako比較好‧」

阿遙還未來得及問他為什麼這樣說,他已經跑掉了!

「阿滿,你和他怎麼了?」阿遙問道。
「沒什麼,我只不過叫他試試扮女子,然後給我當寫實畫的模特兒罷了。你也知道的,我對男生的粗線條不感興趣。」阿滿笑說。
「......」阿遙哭笑不得。


| 9th Nov 2013 | 遙言滿語 | (44 Reads)

Haruka und Michiru - sailor-uranus-and-sailor-neptune Photo

把原有的圖配上新景,是fans們喜歡做的事。這一張ps得很不錯。說來,如果她們以這種打扮參加月亮王國的舞台又會如何呢? 也許令地球王子一見鍾情的不會是月亮公主,而是海王星公主了。不過,如果是這樣,他會有什麼下場呢?嘿嘿嘿!說來,兩個女生走在一起的設定,在別的作品中也會有,可是,有官方的婚紗和禮服雙人圖的,除了她們之外,還有哪些呢?

http://www.fanpop.com/clubs/sailor-uranus-and-sailor-neptune/images/13100846/title/haruka-und-michiru-photo


| 9th Nov 2013 | 講書說文 | (25 Reads)


在書店看到這本書名有不是中文的中文的書。又是主角回到過去的時空的故事,作者也許想加點新意吧?主角在古代,要被逼女扮男裝去娶公主。不過,其實「女駙馬」這個劇目,戲曲方面好像早就有了。
書中,女主角成了官家二公子,相士先生說她若不一直扮男裝,以公子的身份生活,直至成年為止,便會養不大。這樣,令她成了很多少女心目中的美少年,也被公主看上了。不過,在故事中跟她有愛情發展的不是公主;作者寫的不是日本流行的,寫女生們之間的愛情故事的「百合小說」

「萌」字,讀音「MOE」,近年在日文中,可以是可愛的意思。據說,起自「美少女戰士」中的小螢,土萌螢。說來,如果阿遙到了古代當駙馬,會如何呢?另外,提到可愛的駙馬,我想起了笙姐龍劍笙


| 9th Nov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23 Reads)

black, cat, pet, white

國王目瞪口呆地看著鏡中那個有疤痕的少年的樣子,過了數分鐘,才懂得大叫:「荒謬!」;然後,指著希曼妮,喝問道:「你又想騙我嗎?」
「我沒有騙你!」希曼妮堅決地說。
「胡說!這個鏡子裡的怪人怎會是我的兒子?」國王罵道。

雖然威廉斯長得跟國王不是不相似,可是,國王拒絕相信希曼妮的話。

「父王......我真的那麼古怪嗎?」威廉斯傷心地問道。
「他是怪人?你知道嗎?把他弄成這個樣子的是你啊!」希曼妮激動地說。
「你胡說!」國王大吼。
「我沒有胡說!當年,你打破了魔鏡,並把懷著威廉斯的我刺到重傷;連我自己也沒發覺魔鏡的碎片進入了我的體內;後來,我便生下了和魔鏡的碎片混合了的威廉斯;一切都是你的錯!你沒有資格嫌棄他!」希曼妮激動地說。
「父王,母后真的沒有騙您。」威廉斯哽咽地說,然後映出自己出生時的情況......

當晚,下著大雷雨,希曼妮腹痛難忍,大聲慘叫:「哎呀!哎呀!很痛啊!」

「你這個魔女在吵什麼?」守在牢房門外的其中一個侍衛喝道,並用力踢了門一下。
「我要......臨盆了......快叫人來......替我接生......哎呀......」希曼妮掙扎著,叫道。
「你在胡說什麼?再吵,休怪我對你不客氣!」侍衛喝道。
「快找人來呀......」
「真是豈有此理!」那個侍衛不耐煩。
「算了吧,別管她了,免得多生事端。」他的拍擋說,拿出兩對耳塞來。
「你說得對。」

兩個侍衛一同戴上耳塞,沒有再理會希曼妮。

他們只是負責看守,和替她送食物和水,不覺得自己有別的責任,也不打算相信魔女的話;即使希曼妮死了,他們也相信國王不會把他們治罪。

結果,希曼妮成了生產時,最沒有人理會的落難王后。

其實,,不僅是國王,連希曼妮也意料不到,之前受過重傷的自己的肚中的胎兒,並沒有死去。

最後,希曼妮生下了一塊小鏡子,然後慢慢「成長」,變成國王眼前的那個大鏡子。

「看到了沒有?我生下威廉斯的時候,是多麼的淒慘!你又把我們的骨肉害成什麼樣子!十多年了,你一直沒有來看我們,一到來就是興師問罪!太過分了!」希曼妮罵道。
「這就是......你傷害白雪的原因嗎?你把她殺了嗎?」國王顫聲說。
「在你心中,只有那個丫頭嗎?」希曼妮喝問國王。
「父王,白雪姐姐沒事啊!不相信的話,你自己看看好了。」威廉斯說著,然後映出白雪公主現在的情況。

小屋中的八個人,正在吃飯。

「公主,你真能幹啊!」小矮人智多星吃完公主做的飯,滿足地說。
「對啊!這些飯菜真的很好味。」其他小矮人也吃得津津有味,齊聲說。
「沒什麼,這只是小事而已。」公主笑道。
「我還以為生為公主的,天生便什麼也不用做,也什麼都不會做呢;能幹的你,比那些只會坐著不動的公主可愛得多了。」智多星說。
「謝謝。」
「對了,公主,我們摘了一些蘋果,待會兒我們一起吃吧。」小矮人呆頭鵝說。
「好呀,我最喜歡吃蘋果了。」

看到公主平安無事,國王鬆了一口氣,希曼妮則十分生氣,心想:「她為什麼會還活著?可惡!」

「告訴我,白雪現在在哪裡?」國王問威廉。
「姐姐在皇官附近的一個森林深處的小屋中。」威廉斯據實回答。
「真的嗎?」
「我不會騙您的,父王。」
「嗯。」國王哼了一聲,轉身想離開牢房。
「你要去哪裡?」希曼妮問道。
「當然是把白雪接回來了,難道讓她繼續替那七個矮冬瓜鬍子做飯嗎?」
「我和威廉斯呢?」希曼妮問道。
「你們?你們怎麼樣?」國王反問。
「你不打算放我們母子出去嗎?」希曼妮希望國王給她一個她期待已久的答案;可是......
「哼!你們沒必要出去,尤其是你,繼續留在這裡好好反省就是了;不過,你真的會反省嗎?」國王不屑地說,然後背向她繼續走。

走了不足十步,國王突然動彈不得!接著,不由自主地轉身,面向希曼妮,然後,再一次一動也不能動!

「出了什麼事?我不能動啊!」國王十分驚訝,叫道。
「母后,不要!」威廉斯大叫。
「住口!自從見過了那個丫頭之後,你便開始學會反抗我了!」希曼妮罵道。

門外的侍衛聞聲衝入!二話不說,衝向希曼妮;可是,他們和國王一樣,動彈不得!接著,希曼妮用魔杖指向國王。

「這......這東西從哪裡得來?不是在多年前被我毀了嗎?」國王驚訝地問道。
「這是我新造的魔杖,是你的寶貝女兒替我把材料來造的,嘿嘿嘿!」'
「你騙我!」
「你不相信我嗎?不要緊,反正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不相信我了,你想想,你的寶貝女兒有沒有向你要過這些東西......」

接著,希曼妮說出了製造魔仗的材料。

國王想起白雪公主早前說是紀念品的天鵝眼淚,還有向他要的其他東西......怎也料不到,那些原來是製造魔杖的材料。

「可惡!你竟然欺騙白雪?」國王認為公主不會自願替她找材料,於是斷定公主是受騙了,怒道。
「哼,在你心中只有那個笨蛋丫頭,一次又一次為了她而責罵我!我真的非教訓你不可!」

接著,國王被變成一隻白貓,兩個侍衛被變成了黑貓,接著才恢復活動能力。

「牠們」驚慌地從閘門的空隙跑了出去;當「白貓」也想逃出去時,被希曼妮一手捉住了!

「你想到哪裡呀?我的頑皮小白貓?我本來想把你變成黑貓的,不過,還是白色的你比較可愛,嘿嘿!」希曼妮用魔杖敲了「牠」的頭一下,笑說。

雖然一直以來,魔女們也愛把令自己生氣的王子變成醜陋的野獸或者青蛙,可是,希曼妮卻不想把自己愛的人變得不好看,或者變成「冷血動物」。

「白貓」掙扎著,最後,中了希曼妮的「渴睡咒」,睡著了,希曼妮抱著「牠」,步出困了她多年的牢房。

「母后......」威廉斯叫道。
「呀,我差點忘了你呢;來吧,我終於可以帶你出去了。」希曼妮回頭,一揮魔杖,把威廉斯變成一個有柄的,可以拿在手中的鏡子,帶到外面去。

因為沒有人會抬著一塊大鏡子四處跑的。

另一方面,兩隻黑貓驚慌地在皇宮中亂跑,看見「牠們」的眼睛的人,也變成了黑貓,接著,互相「傳染」;轉眼間,皇宮中充滿了黑貓。

「咪噢!咪噢!」
「哈哈哈......」希曼妮笑了。
「母后,您把父王和所有人都變成了貓,你真的想當『貓國王后』嗎?」威廉斯說。
「哈哈!這也不錯啊!反正當年這個國家的人嫌棄我是魔女,就讓他們變做常當魔女的寵物的貓好了。」
「母后啊!」
「你不必多說了,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母后,您不會是想......」威廉斯替白雪公主擔心。
「對了,你那位美麗的姐姐不是很喜歡吃蘋果的嗎?能在死前吃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件幸福的事,嘿嘿嘿!」


| 9th Nov 2013 | 白金漢宮 | (6 Reads)

這是Princess kate 用過的同款新娘棒花,不知當日的那個被什麼人拿到呢?那個女子又得到了好運,或者在接到它不久之後,也成為新娘子了嗎?我想,這個棒花應該不會像英女王的結婚蛋糕那樣,在數十年後被拿去拍賣吧?不能保存那麼久的,現實世界不同在動畫裡。


| 9th Nov 2013 | 緒方之城 | (7 Reads)

有網友說她現在才知道這個角色是緒方姐演的,說自己太後知後覺。其實,緒方姐演碧絲這個角色,有些FANS做的專頁也沒有寫,只怪在她演過的,「美少女戰士」的角色中,阿遙實在太經典了!另外,有個自稱喜歡她的人竟然說她不會唱歌!真是莫名其妙!我也省得跟他吵‧


| 9th Nov 2013 | 大戲台 | (18 Reads)

這個廣東第一位狀元的故事,也是了黃大仙的其中一支下下籤的由來。古老的版本是胡員外本來喜愛他有才華,想把女兒許配給他,但胡家小姐嫌他貧窮,而且生得頭大身小不俊肖,所以不肯!本來,故事說他高中後,回來娶了幫助他的胡家侍女春花,胡家小姐含愧自盡!但後來有些版本則改成胡小姐也嫁得了個好丈夫;或者故事中一直只有春花,沒有胡小姐。聲叔和細麗姐演出過,大碧姐也有唱片留下來。


| 9th Nov 2013 | 笑一笑吧 | (33 Reads)

我的一位朋友,早陣子偶然地開了電視,電視上正播著五、六十年代的黑白時裝電影。她說,看到某個角色出場令她受不了,馬上把電視關掉!我問她,是什麼角色那麼可怕?聽了她的答案後,雖然我覺得她的反應有點誇張,但我也忍不住笑起來了。原來她看到的,是女裝打扮的任姐---任劍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