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5th Nov 2013 | 遙言滿語 | (74 Reads)

有網友談及當年在日本的《美少女戰士》產品廣告,雖然當中也有很多是有阿遙和阿滿的,但FANS們最在意的是這一個親密的畫面。更有網友改成這樣子:

% I0 d' V/ J3 G

我當年看一些有字幕的日文版VHS的時候,也看過這些廣告。最記得男主角禮服蒙面俠是最沒有地位的!SAILORMOON說自己最喜歡什麼,他臉紅,原來她說的卻是咖哩粉!在廣告的尾段,他更只有被女戰士們用腳踩的份兒!


| 15th Nov 2013 | 天海堂 | (26 Reads)

有網友會把她跟一些有名的越劇女小生相提並論,這一張會在明年3月公演的舞台劇造型照,真的有一點那一種感覺。 她演的是一位武將的妻子,不過,看來一定不是像張巡的愛妾,或者項羽身邊的虞姬那一種。自從由寶塚畢業之後,她演過幾次舞台劇,不過,演男角的暫時沒有。如果日後有人找她,相信要她答應的話,劇本一定要十分十分好。另外,日本傳她在報導這一個消息時,稱她為「舞台女帝」。她的名號真多。


| 15th Nov 2013 | 菊花皇朝 | (83 Reads)

日本皇后美智子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跟天皇同穴。自己觉得是民间女子出身,毫无皇家血统,因此没有资格与尊为“神”的天皇合葬一起。看來,這位皇后在年輕時被皇族女子們看不起,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陰影。還是,日本人的思想很封建呢?其實,現在還有沒有其他國家會把國王視如神明呢?應該沒有了吧?


| 15th Nov 2013 | 大戲台 | (19 Reads)

有人問,為什麼大戲的故事內容大多數都是那麼悲壯的?其實也不是 一定的。《俏潘安》、《三笑姻緣》、《花田八喜》、《搶新娘》......不悲情的,可以在喜慶節日上演的大戲有一大堆,雖然表面上的大團四結局後來不一定是好。談及大團圓結局的戲,要數大團圓得來,是最無理由的,應該是《胭脂巷口故人來》吧?


| 15th Nov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27 Reads)

「王子?那是什麼意思呀?我最怕猜迷的了!」我怕怕問道。
「我想,應該是說,我們要找一位王子來拯救白雪公主。」智多星說。
「王子?可是,我們沒聽說過白雪公主有兄弟啊!哪裡有王子呢?」糊塗蟲說。

小矮人們當然不會知道威廉斯的存在。

「別的國家的國王的兒子也是王子嘛;早陣子我們不是遇上過一位嗎?他好像叫......白蘭度,我們找他幫忙就行了;他也認識白雪公主,應該會肯救她的;那總比去找一個跟公主完全不認識的人幫忙容易得多。」智多星說。
「不過......不過......」含羞草欲言又止。
「什麼事呀?阿草,現在不是該害羞的時候,有話就說吧。」
「是,大哥,我是想說,我們該到哪兒去找那位白蘭度王子呢?」
「不用擔心,這個森林附近有除了白雪公主的伊華王國外,只有一個羅維治王國;其他國家的王子是不會來這裡打獵的;到羅維治王國旳王宮找他,一定不會有錯。」
「嗯......」呆頭鵝托著腮,哼道。
「你在發什麼呆啊!阿呆。」
「大哥,我在想,找到王子後,再帶他來救公主,會不會來不及呢?」
「也有這個可能,那麼,我們抬著公主去找王子吧。」智多星說。
「我最討厭抬人的了!」「生氣王」說。
「大哥,王子會用什麼方法救公主呢?」呆頭鵝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親吻公主一下吧?」智多星順口答道。
「什麼?親吻公主?」含羞草大叫,臉紅。

除了他和智多星,以及仍在睡覺的睡豬豬外,其他小矮人也「哇」的一聲叫起來。

「我只是舉例說說吧了,而且,我又不是叫你們去做,幹嗎大驚小怪?不要多說了,爭取時間,把公主送到白蘭度王子那裡去吧。」智多星說。
「知道。」

他們找遍全屋,找到了一個很大的,可以容納白雪公主的玻璃箱子,在下面裝上輪子,令它容易被搬動,然後,合力把昏倒了的白雪公主放了進去。
他們慶幸公主並不是很重。

「我們出發吧。」智多星說。
「大哥,阿睡還在睡啊!」含羞草說。
「別叫他了,免得他在半路睡著,我們六個人去吧。」
「是,大哥。」

小矮人們推著箱子,向羅維治王國進發。

「死了的人,只要被王子吻一下便會復活?如果是這樣,王子們豈不是會很忙碌?認識王子的人豈不是有大便宜?所以會完全不怕死?即使在有魔法存在的世界裡,也未免太荒膠了吧?哈哈哈!那矮子看的是笑話書嗎?」希曼妮知道小矮人們的計劃,大笑。

威廉斯不語,他知道白雪公主並沒有中毒,但他不明白公主為何會「死了」。

原本,在看著白雪公主「死亡」後,希曼妮以為目的已經達到,便打算不再用鏡子偷看小矮人們;可是,她想了想,覺得「六個矮冬瓜找王子救死人」這套鬧劇相當有趣,所以決定繼續「欣賞」。

「不知那位王子會不會被死人嚇壞呢?矮冬瓜們會逼他和死人接吻嗎?哈哈哈!他真可憐!」她想像著王子對白雪公主望而卻步,然後大叫一聲,再像逃命一般,驚惶地以最快的速度跑開的樣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矮人們抬著箱子,來到樹林的其中一個出口。

「唉,很累啊!大哥,休息一下吧。」呆頭鵝說。
「對啊!」除了智多星,以及以為自己犯錯,使公主誤吃毒蘋果的糊塗蟲外,其餘三個小矮人和應。
「才走了不遠,這麼快便累了?苗條的公主不是那麼重吧?」智多星說。
「大哥,如果阿睡也來幫忙,我保證他早就累得睡著了啦。」呆頭鵝說。
「對啊!」
「所以我才任由他繼續睡,沒有叫他一起來,救人要緊,提起精神,走吧。」智多星說。
「是......」
「唉,有人曾經說過她給公主吃的,是『願望蘋果』,吃了能實現願望;如果我現在的願望也能實現就好了。」呆頭鵝說。
「那只是騙人的話罷了,別想太多。」智多星說。
「就是嘛,我們現在那麼辛苦,你卻還在說什麼願望?氣死人啦!」生氣王叫道。
「我只是想王子自動出現在我們面前罷了。」
「哪有這麼巧合的事呀?如果有,是巧合得可怕!」我怕伯說。
「咯咯!咯咯!」一些聲音傳來。
「咦?等等,那是什麼聲音呀?愈來愈近了。」糊塗蟲問道。
「應該是馬蹄聲。」智多星說。
「很多王子也會騎馬的,難道......」呆頭鵝興奮地說。

過了一會,白蘭度王子真的茦馬而來了。

「哇呀!是白蘭度王子啊!」六個小矮人同聲大叫起來。
「嘩!唏!」王子也嚇了一跳,把馬拉停。
「嘶!」馬兒大叫,但幸好沒把王子摔下來。
「你們六個在這裡幹什麼呀?」王子問道;然後,他留意到那個玻璃箱子:「咦?這是什麼?」
「是白雪公主。」小矮人們同聲說。
「什麼?」王子下馬,走近玻璃箱子,看了白雪公主一會兒,以失望的語調問道:「她死了嗎?為什麼會死的?」
「她應該是中了魔女下的毒,王子,你有辦法救她嗎?我們從一本古書中得到啟示,要找王子來救公主。」智多星說。
「真的嗎?可是,應該怎樣救她?我沒有頭緒啊!」王子苦惱。
「怎麼可能?我的書應該不會有錯的......對了,王子殿下,你又為什麼會跑到這兒來?」「智多星」問道。
「我的父王說要替我開舞會選妃,我原本想邀請白雪公主參加的,沒想到......」王子失望。

他認為,與其在舞會中挑選一個自己連一點感情也沒有的女子當新娘,不如娶自己早前見過,而又喜歡的白雪公主。

「王子殿下,你真的想不出辦法嗎?別嚇我們啊!」我怕怕說。
「嗯,你們說她中了魔女下的毒,她怎麼會中毒的?」
「因為她吃了蘋果。」我怕怕說。
「蘋果?」王子瞪大了眼睛。
「是這樣的......」呆頭鵝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王子。

知道情況後,王子沉思了一會,說:「依你們所說,如果她真的中了毒,實在是太巧合了;一大籃蘋果裡只有一個有毒,她也抽中了。」

「我們也感到意外。」智多星說。
「我也有一點同感,不知是她的不幸,還是我的幸運。哈哈!」在王宮中透過鏡子「看好戲」的希曼妮說。
「可是,依你們所說,她吃了蘋果後的情況看來,她可能不是中毒,而是被蘋果骾著了。」王子說。
「什麼?骾著了?」小矮人們大叫。
「哈哈哈!哪會有這回事呢?這個王子說的話真有趣!」希曼妮大笑。

她認為那是絕對沒可能的;可是,世事很多時也不是絕對的。

「不管如何,先打開箱子讓我看看她吧。」王子說。
「好的。」

小矮人們把箱子打開,王子扶起閉著眼睛的公主,發現她還有呼吸,於是,稍為用力按住她的腹部,肚臍對上少許的位置,往內往上推壓。

過了一會,公主有反應了,她咳嗽了數聲,然後,把一片蘋果肉吐了出來。

「咳咳咳!」
「白雪公主,你沒事吧?」王子溫柔地問道。

「你是......白蘭度王子?」公主睜開眼睛,認得眼前人,道。
「很高興你還記得我。」
「太好了!白雪公主復活了!」小矮人們鼓掌,叫道。
「公主應該是醒了,不是復活,她剛才不是死了。」王子更正說。

「發生了什麼事?王子你救了我嗎?」公主問道。
「剛才,你被這片蘋果肉骾著了。」王子指一指地上的蘋果肉。
「是嗎?」公主臉紅。在心中決定,以後的一段很長的時間,也不會再吃蘋果。
「那片蘋果肉真的有毒嗎?」我怕怕說。
「這個不重要,給這麼大塊的蘋果肉骾著,不管上面有沒有毒也會出事了。」王子說。
「是的。」小矮人們同聲說。
「大哥找到的,寫著救公主的方法的那本書上,為何只有『王子』二字呢?」糊塗蟲問道。
「可能是因為王子剛才用來救公主的方法,我們全都不懂,所以,書給了我們啟示吧。」「智多星」說。
「我造的毒藥沒有效?不可能!」希曼妮十分憤怒,拿起一個杯子拋向鏡子;鏡子沒有被打碎,只出現了一些裂痕;裂痕中,有黑色的汁液流出來。
「咦?那是什麼?」希曼妮走近鏡子。
「母后,別碰它!」威廉斯大叫,他知道那是毒蘋果汁。
「什麼?威廉斯,你一定知道那是什麼的,快告訴我!」

威廉把自己將蘋果換掉,收在鏡子中的事和盤托出,氣得希曼妮七孔生煙。

「你這個不肖子!」希曼妮罵道,打了他一記耳光!
「啪!」
「哎呀!」
「母后,你收手吧。」
「是你給我收聲才對!」

白雪公主和白蘭度王子的對話,從裂了的鏡子傳到希曼妮耳中:

「公主,請參加今晚在我的宮殿內舉行的舞會。」
「不。」公主搖頭。
「為什麼?」王子愕然。
「去吧,公主,王子說那個是『選妃舞會』,你可以成為王子的新娘了。」「糊塗蟲」說。
「對啊!」其餘的小矮人叫道。
「這......還是不行!」公主紅著臉說。
「你不喜歡我嗎?」王子溫柔地問道。
「不是,可是,我中了魔女後母的咒語,不能被別人當公主看待;所以,我不能穿著美麗的晚裝參加舞會,否則,不知會發生什麼事;而且,我不會跳舞,很失禮的。」
「不要緊,沒規定只有公主才可以穿得華麗的,只要我不告訴父王和母后你是公主就行了;跳舞方面,我會好好教你的。」
「那麼......」
「公主,不必猶豫了,舞會之後,你便不再是公主,不必怕那個魔咒了。」智多星說。
「為什麼?」
「因為你會變成王妃了嘛!」
「對啊!我誠意邀請你參加舞會。」王子說。
「可是,我擔心父王啊!我想先回去。」
「只是一晚而已,不要緊的;明天我們帶著兵馬一起回去,打敗你的魔女後母就行了,我的王妃。」王子說。
「......好吧。」
「白雪王妃萬歲!」小矮人們鼓掌叫道。

公主跟著王子走了。

「真的會那麼美滿嗎?」希曼妮不喜歡眼前的「大團圓結局」,於是,決定到「羅維治王國」的王宮去;她要令情敵的女兒,感受到她當年所受的痛苦!


| 15th Nov 2013 | 白金漢宮 | (8 Reads)

韓國整容技術滿分,只花一百萬美金,可以變作任何人;整盡身上每一分,不知是不是騙人?
若真的有那醫生,又要搏得人信任,要到畢列甸一行,將王儲的身邊人,整到似佢元夫人!
若這事可以成真,將全世界都嚇暈,手術真正值千金!
苦然手術可成真,英王儲也未必肯,因為佢有愧於心!


| 15th Nov 2013 | 一般 | (24 Reads)

這真是難得一見的照片,那個年代的泳衣跟現在的差得太遠了!曾經在雜誌中看到,仙姐說女裝打扮得任姐很「潮氣」;作為她的超級FANS的琴姐李香琴說,自己看到她的女裝打扮會暈浪。對她有特別的愛的人的說話果然是不同的,不過,不一定得到很多人的認同。 任姐果然天生就是舞台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