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st Dec 2013 | 《人魚公主後傳》 | (31 Reads)

The Little Mermaid - the-little-mermaid Fan Art

http://www.fanpop.com/clubs/the-little-mermaid/images/30631808/title/little-mermaid-fanart

菲獵王子在一間化妝舞會用品店,買了假髮、假鬍子和假痣,戴上並貼在臉上,然後去應徵。

如果不喬裝一下的話,當查理王子到達時,若在王宮看到他,會很麻煩的。雖然廚子看到貴客的可能性不,但也要以防萬一。

後來,他發現應徵的人排成了一條大長龍。

「嘩,想打『皇家工』的人真多,不過,我還是一定要入選的。」他心想;小時候常常因為好奇,溜到御廚房偷看廚師做菜,雖然每次也被負責照顧他的奶娘從御廚房中抓出來,但也偷偷地學了一點手藝的他,對能夠入選有信心。

輪到他面試時,王宮的大廚問他有多少年的廚房工作經驗;他的答案是:「我很小的時候,便開始入廚房的了。」

「很多人也會在很小的時候開始走進廚房的,我是問你在廚房工作了多久呀!」王宮的大廚對他那轉了彎的答案並不滿意,問道。
「己經很久了。」他挻起胸膛,裝出自信的樣子,答道。
「你以為你會騙得了我嗎?」大廚喝道。
「呃?」
「做慣廚房工作的人的手,不會像你的那麼嫩白的!看你的樣子,像個大戶人家的少爺,御廚房可不是可以讓你鬧著玩的地方,你還是回去吧!」
「可是,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的!請你取錄我吧!」這是菲獵王子的真心話;他認為他能否得到這份工作,關乎他的生死以及家庭幸福。
「那麼,可以告訴我,你需要這份工作的理由嗎?」大廚問道。
「這個......」菲獵王子語塞;他固然不能把真正的理由說出來,即使他說了,也不但沒有人會相信他,更可能把他當成瘋子。
「請你回去吧。」大廚再說。

對看來像個大少爺的人,他再生氣也會盡量保持禮貌。

「大廚先生,你可以先考考我,若我不及格,你才趕我走好嗎?否則,我不會甘心的。」
「其實,你甘心與否跟我何干?」大廚說,然後叫了一些人來把王子送走。
「我不走!」王子坐在地上,雙手互疊放在胸前,毫無懼色;道:「若不用我,你會後悔的。」
「哈哈,為什麼?」大廚好奇,問道。
「鄰國的查理王子不是要來了嗎?我很清楚他的胃口,可以幫你做出一席出色的國宴來。」
「真的嗎?」
「當然!」
「你為什麼會那麼清楚鄰國王子的口味?」
「是家父告訴我的。」
「你父親是鄰國的御廚嗎?那麼,你為什麼不在那邊的王宮內工作,要跑來這裡?」
「我想試試自己的實力。」菲獵王子沒有回答大廚在上一句話中的第一個問題。
「有志氣!」

菲獵王子並沒有說謊,他的確清楚父親對食物的口味,不過,能令愛吃海鮮的查理王子高興的菜式,卻會令艾妮詩公主不悅。

大廚看著這一個怎樣看也是個富家少爺的少年,竟然會對一份粗重的工作那麼熱衷,而且還會不甘心,覺得他十分有趣,所以決定改變主意;讓他和其他應徵者一起接受考核。

「謝謝你。」王子站起來,向大廚道謝。
「不必急,你真的被錄用了才道謝吧。」大廚說。
「嗯。」王子微笑,點頭。

結果,出乎大廚所料,王子竟然及格了!

其實,雖然王子以前每次入廚房,最後也會被抓出來,可是,在他每一次被抓出來之前,也叫當時的御廚教他一些廚房技巧,而御廚也不敢逆他意;雖然學的只是一點點,但也足夠讓他過關了。

雖然也有別的少年和王子一樣及格,但大廚想看看他是否真的知道未來駙馬的胃口,所以取錄了他。

「好!我可以繼續我的計劃了,我一定要令父王愛上母后;也要令那個人魚公主明白,她是不適合在人類世界生活的。」王子心想。

他記得年幼時,他但凡被褓母從御廚房中抓出來,褓母也會說:「王子殿下,你身嬌肉貴,怎麼會總是愛跑進廚房呢?以你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學廚藝,即使學了,也無用武之地啊!」

這天,他可以完全否定褓母的話了。

另一方面,雖然查理王子因為找不到掉進海中的艾妮斯公主而傷心,但在同行的大臣們的壓力下,也不得不繼續前往鄰國的航程。

船在航行中,舵手突然看見一個好像騎著某些東西的影子,以驚人的速度,在船邊擦身而過。

 因為「它」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所以舵手只能夠看見一個「影子」;同時,他好像也聽見那「影子」用一把少女的聲音,叫了一聲:「等一等,停下來呀!」;可是,由於「它」很快便遠去了,所以,他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真的聽得見。

「我們已追到了查理的船了,你為什麼不停下來讓我上船?」艾妮斯公主問道。
「在這兒上船會有問題的,我不是早說過了嗎?」伊莎貝拉公主說。
「可是,我想見查理啊!他一定很擔心我了。」艾妮斯公主紅著臉說。
「你再忍耐一下吧,阿姨。」
「誰是你的阿姨?」
「沒有,我沒有說什麼。」

終於,查理王子的船到達目的地了,拉比國王派了使者到碼頭迎接他。

「歡迎查理王子殿下,國王和嘉莉安公主已等了你很久了,請你登上馬車吧。」使者說。
「嗯。」面上沒有表情的王子輕哼了一聲,然後走上馬車。
「怎會這樣的?王子既然來向公主提親,應該高高興興才對啊!」使者莫名奇妙。
「王子他真是的!」跟查理王子同行的尼夫大人皺眉了。

王子帶著他自己以為是生辰賀禮的求婚禮物來到王宮。

「參見拉比國王陛下。」查理王子向國王行禮。
「查理王子免禮。」拉比國王高興地說。
「謝陛下。」
「查理,上次我見你時,你還是個小男孩呢;沒想到這麼快便長大了;不過,你看來沒精打采的,一定是很累了吧?你不如先去休息一下,你父王在信中所說的事那麼重要,還是留待今晚宴會時再說吧。」
「好的,謝陛下。」王子說;他不打算向國王說出自己看來疲累的原因。

王子覺得拉比國王真的很疼愛自己的女兒,竟然會認為送生日禮物給公主是一件重要的事;他不知道他父王的「陰謀」。

國王命人把王子帶到客房去。

晚上,王子帶同他以為是生日禮物的東西,強顏歡笑出席宴會。

一向高傲的嘉莉安公主,竟會對查理王子一見鍾情,連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可是,當王子看見嘉莉安公主時,大吃一驚,衝口而出叫了一聲:「艾妮斯!」

「王子,你在叫喚誰?」喜莉安公主用不悅的語氣問道,之前因為傾慕王子而泛起紅霞的臉也變色了!
「你不是艾妮詩斯嗎?」王子說。
「查理,你怎麼了?這是我的女兒喜莉安公主,是你的未婚妻啊!」拉比國王說。
「我的未婚妻不就是艾妮斯嗎?」
「你說什麼呀?哼!」喜莉安公主悶哼一聲,轉頭想跑回自己的房間去。
「你先別走,嘉莉安,先把事情問清楚吧。」拉比國王認為,既然查理王子的父王在親筆信中提及二人的婚事,便不會是鬧著玩的。

接著,拉比國王命人把那封信拿出來,在查理王子面前展示,說:「這是你父王寫給我的信,信中,他表明你這次前來,是向我的女兒嘉莉安公主求婚的;現在,你卻口口聲聲說你的未婚妻叫『艾妮斯』;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父王他竟然......」查理王子證大了眼睛,說。
「你要把事情說清楚啊!查理王子!」拉比國王生氣說,他不再以親切的方式稱呼王子了。
「父王只是叫我送生日禮物來給公主,沒說要我向公主提親;另外,其實我......」王子的話只說到一半,便給進來報告事情的侍衛打亂了。
「啟稟國王陛下......」侍衛說。
「什麼事?你竟敢大膽亂闖進來?」拉比國王喝道。
「請國王恕罪,因為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所以奴才急著來稟告。」
「有什麼事那麼奇怪?」
「竟然有個長得和公主殿下一模一樣的女子,自稱是查理王子的未婚妻,嚷著要見他。」
「艾妮斯來了?實在太好了,她沒事。」王子高興。
「怎會這樣的?」傑克聽了,臉色發青,心想。
「快把她趕走!」拉比國王怒道。
「慢著!」查理王子說:「拉比國王,請你讓她進來吧;我原本是帶著她一起來的,但在我來這裡的途中,她失蹤了,她是來找我的。」
「對啊!父王,既然她說自己是王子的未婚妻,你就讓她進來吧。」嘉莉安公主說。
「什麼?嘉莉安你......」
「我要看看她是否真的長得那麼像我!」
「好吧......」拉比國王答應了。

 當兩位公主看見對方時,如照著鏡子般,兩人都吃了一驚。


| 1st Dec 2013 | 各國宮殿 | (7 Reads)

以前的人說男才女貌,現在,通常是把「才」變成了「財」。有錢或者有地位的男人,不管長成什麼樣子,也可以娶到美麗到不得了,而且各方面也很出色的老婆。上圖中的九張不同年代的王室結婚照中,王妃們也很美,可是,哪一位王子跟自己的妻子最登對?哪一個像童話故事中的「野獸」呢?


| 1st Dec 2013 | 動漫隨筆 | (14 Reads)

漫畫《玻璃面具》中有這樣的一個故事:一名名叫乙部成江的女演員,妒忌女主角北島真夜的天份和受歡迎程度,千方百計令她不能再演出,而自己卻模仿到演得跟真夜一模一樣!終於,她可以上舞台演其中一個女主角了!可是,出台前,她緊張得一共喝了六杯牛奶!其實,她既然連出台也那麼緊張,又何必要演出呢?那麼緊張的人站在台前,沒有什麼好處。她以為只要依照劇本演出,便一定會成功了,可是,舞台劇開演後,空有美貌,沒有實力的她,對突發的情況完全不能應付,也驚訝於對手姬川亞弓的演技!想在真正有實力的亞弓面前,搶鏡表現自己,更是完全失敗!觀眾眼中,只有演女吸血鬼的姬川亞弓一個女主角!完全沒有她!

如果只要跟劇本演,便一定會成功的話,一街都是影帝影后了!看到別人成功就想去搶的人不少,但搶到而且也一般成功的人不會多,因為成功得來不易......


| 1st Dec 2013 | 天海堂 | (20 Reads)

這是最近的sp劇的照片,有人說她是美麗的「小丸子媽媽」,有人把它和她明年初要演的舞台劇扯在一起,說前世作為武將的妻子的她,現在要找回前世的老公!又有人說,這個劇當中包含了以往在不同的劇中跟她合作過的男演員,他們演過她的情人,老公和爸爸,真是大集合。那些Fans的記憶力和聯想力真好。


| 1st Dec 2013 | 大戲台 | (28 Reads)

有詩迷認為最好看的版本的「帝女花」是詩姐和李龍先生演的版本,因為「上表」一幕很有火。其實李先生多演將軍之類的角色,而「上表」那一幕若要演得好,一定要有火,而方法就是要「文戲武做」嘛。那麼,他演得好不足為奇。另外,李先生演的書生不夠文弱,這是很多人也知道的。演周駙馬要演得好,一定要演好「上表」一段;但能演好「上表」一段,卻不一定代表演周駙馬會是最好。「青年版」的駙馬梁淑明小姐說過,輝哥教她演駙馬,只是出場也教了多次,因為她演慣打戲,走台步時不像個書生,不對勁!

至於某一個70年代在外地錄音的版本中,那位很青春很青春的駙馬,雖然「他」的FANS說「他」唱得好,但其實,「他」把「帝花香」唱成了「帝女香」!雖然最後「他」和公主也是「香0左」,但也用不著這樣吧?說「史上無憐惜帝女之君」,說漏了「前朝」二字!如果「他」說的是對的,即是所有皇帝也不愛惜自己的女兒;那麼,清帝說崇禎疼愛長平公主,豈不是廢話?「女兒文墨」說了兩次,更是多餘!難道「他」要強調公主是女人嗎?「雌雄皇太子」這個劇是有,但沒有「雌雄明宮花」吧?

演「上表」最後的,除了任姐外,公認的只有圖中這一位。


| 1st Dec 2013 | 遙言滿語 | (26 Reads)

有人看了這個情節後,說要佩服直子女士的惡趣味,其實,收了版權費後,動畫製作就跟漫畫作者無關了,所以,Uranus和Neptune的這一類可以令fans們吃驚,開心,大叫,大笑,偷笑,議論紛紛的劇情,不是她安排的。不知她自己看到了會有什麼感覺?如果來一個漫畫版和動畫版的遙滿人氣投票,動畫版一定會勝出。如果動畫製作人依照她的預算去創作,遙滿一定不會那麼受歡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