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1th Dec 2013 | 《人魚公主後傳》 | (69 Reads)

Film Still 

那邊廂,在「人魚王國」的宮殿內,大家正在為籌備查理王子和艾妮斯公主的婚禮而忙得團團轉。

要設計和佈置婚禮的場地、找尋適合的裝飾物、替新郎和新娘造禮服、擬定婚宴的菜單......實在有太多事情要做了;不過,大家也忙得十分開心,在這一帶的海洋之中,唯一暗自皺眉的,大概只有原屬於這裡的查理王子一個人吧?

他以充滿焦慮的眼神,看著裁縫師把替他造的,雖然合身,但仍需要修改的白色禮服拿走。

那件禮服,上身十分合穿,可是,由於裁縫師一時忘記了他是人類,是有一雙腳的,所以造給他的褲子只有一條闊度只是剛好穿得下一雙腿的褲管;王子穿了後,腿會變得動彈不得,不能游泳,這會對婚禮的進行構成障礙的,所以一定要修改。

「查理!」艾妮斯公主的清脆的聲音,傳到他的耳內。

他向門外一看,見公主正穿著以特別的防水紗所造的,白色的婚紗,頭上戴著以晶螢的水晶及美麗的珊瑚造成的冠狀頭飾,頸上戴著閃亮的珍珠鏈,微笑著,慢慢地游過來。

她還是不太習慣用變了腳的「尾巴」游泳。

雖然是這樣,但是,動作稍慢的她,看起來還是像仙子一般優雅而美麗,令煩惱的查理王子也不禁目瞪口呆,怦然心動。

「查理,你怎麼了?為什麼這樣呆呆的看著我?」
「艾妮斯,你真美麗。」
「是嗎?」公主臉泛桃紅,過了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問道:「對了,你的禮服還未造好嗎?」
「造好了,不過有些地方需要改一改。」
「原來是這樣,那個設計師真是不濟。」公主有點不滿,也有些失望。
「要改禮服的是我,你幹嗎這副樣子呢?你的婚紗很漂亮,很適合你啊!」王子道。
「謝謝,不過,我原本以為,現在便可以看見你穿新郎禮服時那個帥氣的樣子,可是......」公主把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她覺得雙腳有點不對勁。

「艾妮斯,你怎麼了?」
「我......」
「你覺得不舒服嗎?」
「不是,可是......」公主說到這裡,覺得自己的雙腳不由她自主地愈貼愈近,直至全無距離地貼在一起,接著,有一剎那不能動;到再可以動時,擺動了數下。

「我是怎麼了?」她回頭一看,看見的,令她自己和查理王子也大吃一驚。

她的雙腳結合,然後長出閃閃生光的魚鱗,慢慢地變回一條魚尾巴!

公主變回人魚了!

「呀!」公主突然重見自己的本來形態,吃驚得大叫了一聲。

公主這一個原本的模樣,同時令查理王子看得呆住了!

魔女的藥,雖然能夠令人魚變成人類,但不是一生一世也會有效的!而且,公主喝我其實並不多。

她這麼一叫,令一大群宮女和侍衛也聞聲而衝進來了!當中包括了扮成宮女的伊莎貝拉公主。

「公主,發生了什麼事?」帶頭的侍衛問道。

當他們看見公主的尾巴再現時,沒等公主回答,便也不禁露出笑容來;接著,齊聲說:「恭喜公主!」。

伊莎貝拉公主沒有說這一句話,只是因為不想被大家發現她沒有說,而只是做了口形。

聽了這句祝賀的說話,艾妮斯公主還是一臉不安!

在他們的角度看來,艾妮斯公主能變回人魚的形狀,是一件可喜的事,但是她現在不是人類了,還可以跟查理王子在一起,,一生一世嗎?她不肯定......

後來,其中一尾宮女人魚興奮地,說要把這喜訊稟告國王,率先離開;接著,其他宮女和侍衛也游走了。

這時,在查理王子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大群人身魚尾巴,或者是魚頭人身的孩子的模樣!他不禁覺得可怕!

「查理......」公主見王子在發呆,叫了他一聲,但王子沒有回應。
「查理啊!」公主以更響亮而帶哽咽的聲音再叫道,連眼眶也紅了!
「什麼?」王子在發呆和那些「可怕」的想像之中「回魂」,轉過頭來,回應道。
「查理,你是不是......」公主顫抖著說。

「艾妮斯!」在公主把話說到一半時,王子和公主聽見人魚國王興奮的聲音。

原來,人魚國王聽了宮女的稟告,馬上趕來看公主。

「父王......」公主回頭,看到父王正來游來,說。
「太好了,你終於恢復原狀了!」人魚國王擁著公主,高興地說。
「可是......」公主顫抖著說。
「可是什麼?能回復原狀,你不是應該高興的嗎?幹嗎在顫抖?怎麼好像哭過?難道這傢伙......」人魚國王看見公主那一雙紅眼,轉頭,用嚴厲的目光瞪著查理王子,問:「你嫌棄我最疼愛的女兒嗎?」
「不......不!」查理王子很用力地搖頭。
「你不要騙我,否則......」
「不,我絕對沒有騙你,我並不嫌棄艾妮斯!」查理王子沒等人魚國王說完,便搶著說。
「嗯,總算你知機。」人魚國王滿意了。

查理王子說的是真話,不過,他是否嫌棄不是人類的公主,和他覺得自己是否適合和公主在一起,是兩回事。

公主聽了王子所說,放下心頭大石。

「父王,我......為什麼會......」公主對於自己突然變回原狀,仍然「驚魂未定」,百思不解。
「傻丫頭,你雖然吃了魔藥,但其實只是改變了外型吧了;不然,你又怎麼可以那麼輕鬆地在水中呼吸呢?你現在回復原型,實在不足為奇啊!」人魚國王說。

這時,別的人魚公主也到來探望艾妮斯公主,大家高高興興的把她包圍。

查理王子被「丟下」了!

他在想,他要逃嗎?若要,又該怎麼去逃?

知道艾妮斯公主回復原型而不感到高興的,除了查理王子外,只有伊莎貝拉公主。她怕王子會改變主意,不再肯留下來跟艾妮斯公主在一起。雖然王子要逃離海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伊莎貝拉公主的願望,是王子和艾妮斯公主能幸福地一起生活;如果王子不是自願,而只是走不了才被逼留下來,他們是不會幸福的。

「哼,都是那個菲獵王子惹的禍!如果當時我沒有聽他說,只拿一點點魔藥,而是把整瓶魔藥拿走,事情便不會變成這樣了。」她心想。

她認為只是因為艾妮斯公主吃的魔藥不夠,才會變回原狀;於是,她想再到魔女那兒,把所有能令人魚變成人類的魔藥拿回來;把艾妮斯公主再次變成人類,或者,找其他魔藥,把查理王子變成人魚,令他們可以在一起。

雖然魔女的巢穴已經毀滅,但伊莎貝拉公主仍然希望,可以在廢墟中找到她想要的東西。

於是,她再前往那個水域。魔女的巢穴,已經長滿了青苔......不,應該是紅、黃、藍、白、青各種顏色的苔蘚類植物和水草才對。

「怎會這樣的?這裡竟然長出了那麼多不同顏色的植物?我記得上一次來這裡時,是沒有的啊!」她感到驚訝。

這句話剛出自她的口,她便看見另一些使她驚訝的東西----一些身型只有小魚一般大小的,嘴巴不停地在動的「人類」!

那些「人類」,每一個也有著一張苦瓜臉,在不同顏色的水草之間游來游去!

「真奇怪,原來這一帶有人類居住的嗎?我上次來時,怎麼連一個也沒看到的?」她出於好奇,游近他們。

 他們看見公主游近,馬上游走。

「喂,不要逃!」公主喊道,然後伸手抓住其中一個「小型人類」。
「你們這些『小型人類』,是什麼時候開始住在這兒的?」公主問道。

那個「小型人類」在公主的手中掙扎,嘴巴不停地又開又合,卻說不出一句人類或人魚的語言來。

「什麼?」公主覺得一頭霧水。

她把那「小型人類」放到耳邊,終於聽得見他說話了,可是,他說的是「魚話」!

「什麼?你說你和你的同類原本是魚,不知怎的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公主瞪大眼睛,吃驚地問道。

他點頭。

他原來是個因為異變而成的「魚人」。

「你和你的同類,在變成這個樣子之前,做過什麼事?或者吃過什麼東西?」公主繼續問。

那個「魚人」用手指指著那些不同顏色的水中植物,「橫掃」了一圈。

「你們吃過這些植物嗎?」公主明白他的意思。

他再一次點頭。

「為什麼要吃?你們如果原本是小魚,不是該吃微生物的嗎?」

那個「魚人」用「魚話」表示,他和同伴們最初只是貪新鮮,想試試那些植物是什麼味道,誰不知它們竟然十分美味,令他們一吃便不能自拔,結果,他們吃了後,全變了現在的樣子!

「原來如此。」公主心想:「看來,這些植物是沾染了魔藥,才會變成這樣的;那麼,只要我帶一些回去給艾妮斯阿姨吃,她便可以再一次變成人類,和查理王子愉快地在一起了。幸好,據說這些植物很好吃,這樣,艾妮斯阿姨也不會辛苦了。」

於是,她摘了一大堆植物回去。

回到宮殿,她發現大家神色慌張,四處亂游;於是,拉著其中一位宮女問個究竟,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查理王子不見了!


| 11th Dec 2013 | 天海堂 | (22 Reads)

之前說過,有談及「女扮男裝」的文化的文章中,在提到「日本寶塚劇團」中的男役時,只舉了她一個例子。最近,看了李碧華女士的一篇談及額款劇團的蕭文章,在提到男役時,會提到名字,而且有正面評價的也只有她。李女士在文章中表示覺得,有些男役即使在台下也會好像「上了身」似的,像個男人,有些又像人妖!其實,有沒有像人妖那麼誇張呢?


| 11th Dec 2013 | 日報讀後感 | (7 Reads)

俗話說:「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可是,現在連這只被設計的人一心「改壞命」鬼島公仔也紅起來了!賣斷市了!這是什麼世代?如果有父母想子女日後也成為名人,而以這個「方向」為子女改名的話,那可不得了!至於有沒有家長明明知道它的名字還會買給小孩子玩的呢?那就不得而知了,因為現在香港的家長們之中有太多怪獸了。


| 11th Dec 2013 | 緒方之城 | (10 Reads)

场刊里,绪方姐在访谈中说道,渚薰死后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说下面的台词了,于是庵野痞子大手一挥,将真嗣的台词全部砍掉,于是真嗣就そのまま一直沉默到了最后。又是因為太入戲了嗎? 如果是遙滿,反而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她們生死也會在一起!另外,說來,雖然她的角色中也有一般的男女配對,好像左近和四帆,遊戲和杏子,可是,卻沒有什麼轟烈的感情戲......


| 11th Dec 2013 | 大戲台 | (42 Reads)

http://www.lungkimsung.com/wallpaper.htm

一直在傳,某個演出中的「脫阱救裴」一幕,會由武打改成跳舞形式。其實,那一幕中只有三個人,跳舞沒有什麼可觀性;如果像其他劇團那樣,改用一大堆人去殺一個文弱書生,又太多此一舉!而且,主辦人不像會「抄橋」。那麼,會是怎樣的呢?在劇中最後一幕裡,男主角會唱:「記否招郎投夜館,鬼叢姊妹不同情。」,會不會是......女主角的鬼魂把一大堆鬼姊妹叫出來,個個白衣長水袖,圍著賈瑩中跳舞,令他頭昏眼花,讓男主角有機會逃走呢?嘿嘿嘿。不過,這個做法也不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