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5th Jan 2014 | 大戲台 | (76 Reads)

有人覺得自己喜歡的人的演出不能賣個滿堂紅,只是因為年輕一輩不知道她的實力。其實,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年代,人人也可以看到不屬於自己的年代的經典作品,而且,那個人的FANS們,早已上傳了很多很多她的演出片段到網上去了,古老的,近年的也有,如果她真的有實力,即使是新一代的觀眾也會知道的。

我最初喜歡聽曲時,只有八歲,喜歡的是黑白長片中的任姐和仙姐,後來才在TVB的節目中看到笙姐她們。笙姐回來演《西樓》時,有些觀眾是當年的會考生;又有13歲小妹妹用了一年的儲蓄買《龍情詩意》最貴的票;是好的,又不是沒有宣傳,怎麼會沒有新的觀眾呢?

1999年,某人演舞台劇時,有招待一群學生觀賞,有學生看完接受訪問,說沒想到她可以扮男裝,可以唱大戲。當年的學生,現在是30多歲了,如果要喜歡她,當年已經迷上了,不是剛剛好有經濟能力了嗎?那個人的FANS說不知道她好的人,不會是指六歲以上的小朋友吧?

說來,有指那個人原本對自己很有信心,大概是因為演過電影版本吧?可是,如果本身不是她的FANS,卻會在網上看了她演的電影版本後,覺得她演得好而去買票看那個演出的人,平心而論,會有多少呢?

記得仙姐說過,一個人經過長期嚴格訓練而得來的功夫,是不會那麼容易就沒有了的,所以,笙姐回來演出時她並不擔心。可是,她的說話的重點是在於「長期嚴格訓練」這數個字,而不是指那些只是有空才會去上上課的人。已經年近古稀,過了學習黃金期的人,再去學最少要用十年時間去練才有的功夫,會成功嗎?

原來是因為笙姐因為擔心身體不能應付,而把演出推掉;某人卻有空,才會持某人演出嗎?不用說明,大家也知道有人好得閒,如果不得閒,又怎麼會天天陪著仙姐飲茶行街呀?任姐100歲?不是已經擺了紀念宴了嗎?而且,77+25=102,數字不對呀,任姐究竟有多少年是100歲的?還是年年100歲呀?至於默契,詩姐當然不用擔心,有就有,沒有就是沒有,況且有人在台上只是死記動作和曲詞,根本不是做大戲 。

大家不要把笙姐和某人比? 仙姐,不用你說大家也知道不要比了,所以才沒有人會像買龍梅演出的票那樣,通宵排隊嘛。如果你老人家不是這個意思,難道是想大家不比較之餘,會乖乖的付出那個只有龍梅合演才有資格收的價錢,去看不能跟笙姐相比的人,左刪右減,被人追殺也會變成跳舞的演出嗎?世事無那麼理想 。

十年前那個紀念任姐的演出,只有一場,票子也是超過1000元一張,可是,內部認構已經包了所有的票,不用公開發售。大家只是投訴有錢也買不到票,而不是投訴票子太貴,跟這次的演出很不同,為什麼會有這種分別?不用多說,大家也會知道原因的。


| 5th Jan 2014 | 日報讀後感 | (7 Reads)

媒體說,影星張雨綺选择了设计师优丽亚娜·瑟吉安科的复古宫廷风的剪裁礼服,烘托出端庄高贵却不失少女浪漫情怀,搭配东方古典盘发宛如清丽的“东方公主”散发浓郁东方气质。其實,復古不會那麼性感,古代的公主不會讓人「看到」那麼多的。雖然她是東方人,也有可比,甚至超越很多公主的美貌,但這並不是東方公主的打扮。


| 5th Jan 2014 | 遙言滿語 | (40 Reads)

《美少女戰士》的故事中有提及戰士們的前世,雖然漫畫中說,她們前世時,想起女王和公主的美貌,還有遙遠的故鄉就會有希望。其實......有道前生500次回眸,才換來今世一次擦肩而過,如果這是真的話,她們兩個前一世可能是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對方。再說,看著對方就會心境平靜,動畫中的阿滿也說過,總比說什麼思念著主人的美態,來得更自然,不會令人聽了想吐!


| 5th Jan 2014 | 白金漢宮 | (4 Reads)

英國威廉王子本周開始重返校園,到劍橋大學攻讀為期十周的全日制農業管理課程,但卻惹起劍橋學生的質疑。有學生不滿威廉享有特權,高級程度會考未能達標,仍可入讀劍橋,是對每一名劍橋生的侮辱。

那麼,有沒有跟他同樣成績,又想讀同樣的課程,又有能力付學費的人不能入學?如果有,他們當然有權出來抗議,其他學生說什麼也沒有說服力,只是多餘。


| 5th Jan 2014 | 天海堂 | (14 Reads)

記得TVB以前有套劇集,當中由黃韻詩飾演的一個1950年代,在電影中常常反串的女演員,對自己的那個很花心的情人說:「你別忘了我演過很多男人,用來哄女生的說話,我也說過不少。」。說來,海哥也有同樣的情況嗎? 不過,她只要演一個光源氏,跟她做對手戲的女演員就已經夠多了。另外,有人知道我說得是TVB的哪一套劇集嗎?


| 5th Jan 2014 | 《天王星的新娘》 | (89 Reads)

「公主。」雪奈回頭,對她說。
「叫我Small Lady,或者Chibiusa就好,大家也是這樣叫我的。」
「這樣會有問題的,始終尊卑有別。」
「有什麼問題?雪奈小姐,難道你不想和大家一樣嗎?離群的話,太可憐了。」
「那麼,Small Lady。」
「嗯。」公主滿意地笑著點頭。

其實,離群的人很可憐嗎?也許吧?不過,有時要被逼待在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群體之中,即使不願意,也要改變自己去和所謂的大家混在一起的話,比獨自一個人更加難受。雖說少數服從多數,可是,佔多數的不一定代表就是對的。公主是個被大家呵護著,一直也長不大的小女孩,她會明白嗎?所以,雪奈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了。

「雪奈小姐,你遇到了什麼煩惱?告訴我吧?」
「謝謝公主關心,什麼事也沒有。」
「你不用騙我了,剛才其實我叫了你不止一聲,你卻要在我最大 的聲音叫你,你才會聽得見,可見你是想東西想到入神了,究竟有什麼事呢?」
「是這樣的,我的學生小螢她其實.......」雪奈想了想,說,可是,只把話說了一半,便被公主把話打斷了!

「小螢她病倒了嗎?」公主緊張地問道。
「可以這樣說......」雪奈道。

公主聽了,說馬上要去探望小螢,雪奈唯有說小螢在發高熱,會傳染的,公主不能說這樣去探望她。公主想了想,覺得有道理,說明天再去。後來,把雪奈拉到水晶宮殿去陪她吃美味的點心。雪奈心想,公主她那麼單純,真不知是禍是福!

可是,到了第二天,公主戴了口罩,帶了禮物,和雪奈來到阿遙她們的家時,發現已經人去樓空!

「怎會這樣的?小螢不是病倒了嗎?怎麼會不在這裡的?而且,屋子裡一個人也沒有?不會有事吧?」公主不安地問了一連串問題。
「不要擔心,天王小姐妹們大概是帶了小糰到別處保養了。她痊癒之後便會回來。」雪奈說。不過,她知道阿遙她們是想避開她。
「嗯。」公主雖然失望,但她相信雪奈。

身為戰士的命運可以逃避嗎?如果可以的話,雪奈自己也想逃,可是......

其實,阿遙和阿滿是帶著小螢去住酒店了,在這麼短的時間中,要找新的房子不容易,不過,身上有錢的話,居全方面也不會是問題。

另一方面,木野真琴再去找早前表示不會喜歡她的那那個男生,不是因為不想放棄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只是想知道,天王遙這個人會在什麼地方出現;她覺得現在,在公在私,她也有必要接近一下這個人。本來,那個男生不想再理睬她,可是,在看到她以一身柔道黑帶高手打扮來到時,只好她問什麼,便把知道的什麼也說出來了!後來,真琴依照他的說話,來到了賽車練習場,在入口看到剛剛練習完畢,正要駕駛私家車離開的阿遙。

「車上有另外兩個人,那麼,我應該怎樣接近她,才會比較自然呢?」真琴心想。

她想著想著,阿遙的車子要開走了!她在情急之下,衝到車子前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