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1th Jan 2014 | 《阿遙公主》 | (44 Reads)


「這次真麻煩!沒想到不會被女人妒忌的我也會受那種可笑的咒語影響。」阿遙自言自語地說。
「公主,男人也有妒忌心的呀。」一把她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是你嗎?小U。」
「是的。」小U現身。
「你怎麼能夠在這裡的? 白雪公主身邊也有精靈嗎?」
「公主,這個由咒語造成的故事,是根據中了咒的人的真實生活以及所認知的事情編成的,也許是即使我留在你身邊,也不會影響劇情發展,所以我才可以出現吧?說來‧,在你認識的人之中,會稱你為『公主』的,只有我一個。」
「說得對,可是,地場衛為什麼要妒忌我?我又沒有擔她的女朋友,現在,反而是他想搶我的......」名就沒有把「關鍵字」說出來。
「嘿嘿!」小U偷笑,然後說:「公主你不知道嗎?只要你和地場衛同時存在,他的價值,除了是Chibiusa公主的爸爸之外,可說是差不多變成零了!」
「我才不要取代他!」阿遙不屑地說。

後來,阿遙決定到外面去,看看四周的環境。

走出房間外,她看到了一些一身女僕打扮的少女,她們身上也有寫著她們的名字的,證件似的東西,可是,她們用的竟然都是名牌車子的名字!更令阿遙吃驚的是,她們也戴著一個貓的耳朵的形狀的頭飾。阿遙決定去問一下。

「咳!法拉里,過來。」阿遙勉力忍住不笑,叫了其中一名女僕過來。
「是!阿遙公主,你終於睡醒了嗎?太好了!我馬上來!」那個女僕興奮地叫道,然後以9秒9可跑100米的速度,跑到阿遙的身邊來!問道:「公主有什麼吩咐?」
「我想問你,你為什麼會戴著這種玩意兒?」
「公主,你一向喜歡小貓咪,我們為了令你高興,一直也有戴這種頭飾的......原來,我戴得不好看,你不喜歡嗎?嗚嗚嗚......」那個女僕要哭了!
「不是!小貓咪,你很可愛。」
「嘻嘻,謝謝公主誇獎。」女僕馬上轉哭為笑,阿遙趁機叫她去繼續工作。她走開後,阿遙才覺得鬆了一口氣。
「這是魔女的討厭惡作劇!」阿遙心想。

過了不久,有一個頭上沒有貓耳頭飾的女僕,左手拿著一隻很大的兔子布偶,右手拿著一件粉紅色,有很多蕾絲邊的晚裝,朝著她走來!後來她告訴阿遙,直子王后要她穿著這一件晚裝出席三日後的生日舞會!阿遙聽了,打了個冷震!她不敢想像如果讓阿滿看到她穿著這種衣服,會怎麼樣!


| 11th Jan 2014 | 大戲台 | (63 Reads)

《帝女花》开锣 白雪仙龙剑笙梅雪诗献艺(图)

其實《西樓錯夢》當年是滿堂紅,仙姐也只是說可以賺2萬,可知製作費有多少!可是,她們吃慶功宴也用了13萬。那麼說來,「任白慈善基金」可以籌到錢嗎?龍梅合演,場場滿座也尚且如是,票房差的話.....所.以,如果明明不喜歡看,但以為是做善事而去看一些不能滿座的演出,那就......不過今次不會有人說仙姐把某人當搖錢樹。

有人認為自己的偶像在演哪吒時,笙姐還只是可以演一條小金鯉魚,她覺得自己的偶像比笙姐了不起嗎?她不知道,小金鯉魚可以努力跳過龍門,化成萬人仰望的飛天金龍;而哪吒卻要永遠受制於玲瓏寶塔嗎? 一不聽話就會......孫悟空也有完成任務,除下緊箍兒的一天,哪吒卻沒有。

藝人注重的是聲、色、藝,那麼,一個只用自然聲唱曲,差不多沒有腔口可言,有時還用「水腔」唱,感情不夠;人又瘦到好像不見有肉,上妝也不知能不能「上粉」,演美少年窮書生,會好像真的窮到無飯開似的;又一直在說自己當年沒有被師父好好訓練過,很多東西也不懂,那麼,就是聲、色、藝也有問題,還想演出會全院滿座嗎?

雖然在名義上是慈善演出,但沒有人會因為聽了演出者說,自己不能得到師父好好的訓練,同門的其他弟子比她幸福;而同情心起,故而不較只顧賺錢,不去好好上課之罪,去買高價的票,坐不好的位置看她,更任憑她演到亂七八糟,錯漏百出的。

笙姐當年復出時,和詩姐的演出場場滿座,逑姐陳好逑笑言並不出奇,因為她﹝笙姐﹞的演出一向也會滿座,粵劇迷其實也是追星族。 不要說這是看人不看戲,不要說這是不對,因為同一套戲,不同人演,真的可以完全不同的。不信的話,網上有很多不同的人演任白戲寶的片段,難道每一段也好看嗎?

笙姐回來演出時,仙姐為她開了兩個生日會,送了鑽石;詩姐也有幫忙籌辦,有蛋糕,有燒豬,有生日卡,大家開開心心的。有人生日,設了記者說不好吃的素宴,不見仙姐到場,也沒有詩姐的身影。在後來排戲時,仙姐也沒有為她補祝。所以,有人不要以為自己可以完全取代笙姐,在大家的心目中,都是不可能的。


| 11th Jan 2014 | 《公主與千金》 | (20 Reads)

紫外线灯管

「即使世上沒有這種菜式也不出奇,可是,這本書怎麼會變得一個字也沒有的呢?真奇怪。不,是神奇!對了......」「他」心想,想到這裡,才記起它是從魔女開設的店子買回來的。

後來,「他」看到書的背後有一行很小很小的字:「書內的菜或不可以用來害人,所以有害人之心者不能看。」

「原來如此。」「他」笑了。
「有什麼好笑?」財長問道。
「沒什麼。」「他」說了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
「沒什麼你也會笑?難道你瘋了嗎?」財長不滿意「他」的答案。
「父親大人不要生氣,你找我究竟有什麼事呢?」
「你有沒有......拿走過我的東西?」財長想了想,問道。
「請問你指的是什麼東西呢?」「他」反問。
「......」財長不敢說。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告退了。」「他」見父親不語,於是說。
「你退下吧。」財長無奈地說,並把手一揚。

「他」背著財長偷笑,離開書房。

財長唯有相信「兒子」不會在母親面前,說些她聽了會不開心的說話。其實,「他」是知道父親要問什麼的,不過,「他」當然不會不打自招。

如果要把蛋糕造成新娘娃娃的形狀,會有點難度。所以,「他」要依照食譜的指示,去找一個現成的新娘娃娃。往哪裡找?其實,「他」的家中就有一個弄麵粉娃娃的高手,那就是管家。只是,自從他接替了前任管家的工作後,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用過那種手藝了!最少在大家面前沒有......

喬治小時候聽奶娘說,他在因為拒絕了醫學院院長女兒的心意,而考不到執照後,曾開設過賣麵粉娃娃的的店子;他是因為對自己所造的麵粉娃娃的要求很高,老管家欣賞他認真的態度,才會找他成為自己的接班人。怎料他除了是個前醫科生,造麵粉娃娃的手藝又好之外,更是成為管家的天才!所以,老管家以一個月的時間訓練他後,便安心退休了。

想起了管家的出身後,喬治決定找他幫忙。

聊天晚上,「他」跑到管家的房間找他,說想他弄出一個新娘麵粉娃娃來。

「少爺,對不起!我已經很久沒有造那種玩意看了!手藝也生疏了!所以......」
「真的嗎?那麼,那些是什麼?」「他」說,指一指房中的儲物架上的一堆麵粉娃娃。
「少爺......」管家尷尬得不知該說什麼。
「這些是正當的事情,你不用覺得尷尬,也沒有必要那麼神秘。」「他」笑說。
「可是,身為財長府的管家,應該一心一意工作。」
「老管家當年是這樣告訴你的嗎?」
「是的。」
「那麼,造一個新娘麵粉娃娃出來,是我給你的工作。」
「少爺,這個......」
「還有問題嗎?對了,我需要一個可以放在蛋糕上面的娃娃。」
「知道了,少爺。」管家說。

即使喬治沒有說明,他也知道那個娃娃要按照路易絲公主的樣子來造。

那邊廂,亞力覺得自己越來越烈對勁!他很想知道原因!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身體上的毛病發作得那麼厲害,是跟他的「蝴蝶姐姐」有關,不過,他還是去問她了。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她是無所不知的。

「姐姐......姐姐......」他用右手按著自己痛得厲害的胃部,去找艾美莉的幽靈。對著好所在的鏡子說。
「你在吵什麼?」她出現在鏡子中,滿不在乎地問道。

因為她根本不在乎她看到的這個人。

「姐姐,我很不妥啊!胃很痛!快痛死了!」
「你胃痛,為什麼不去看醫生?為什麼不吃藥?來找我幹嗎?」
「醫生是看了,藥是吃了,但沒有效!所以,我才來找你!」

聽到亞力這樣說,她的臉上出現了吃驚的表情!可是,三秒之後便消失了,因為她肯定他不會那麼聰明。

「你找我是因為認為我有辦法替你止痛嗎?」她微笑,問道。
「是的......」
「嗯......讓我想想。」她說,然後認真地去想......

如果亞力一直覺得辛苦,可能不會那麼聽話;她還是有可能要「用上」他的,所以,她真的有需要替他止痛。

「好吧,看著我的眼睛......」她說。
「知道。」亞力照做了。

她的眼中有紫光一閃!亞力覺得有點迷糊了......

「你聽著......現在你漸漸覺得不痛了......也覺得睏了......」
「我不痛了......睏了......」
「去睡吧......睡醒就會完全不痛了......」
「知道......」
「很好。」她很滿意『傀儡次眠魔法』的效果。

可是,這時亞力卻又痛得「呀!」的一聲叫起來了!這表示艾美莉的魔法失效了!道理和人在睡著了的時候也會痛醒沒有兩樣。

「呀!姐姐,我快痛死了!」他痛得五官也皺在一起了,叫道!
「快再看著我!」艾美莉說。

然後,她的眼睛再次出現紫光,而且,比之前強,不是只有一閃,而是像兩顆紫色的強力電燈泡!

「嗯......」亞力照做了,意識也又迷糊了!
「聽著,為了得到公主你要發揮你的意志力,發揮到最強的限度!對抗阻礙你的痛楚!睡吧!一覺醒來之後,你會感到充滿力量!」
「一覺醒來......充滿力量......對抗阻礙......痛楚......得到公主......」
「對了,你現在去睡吧!睡醒之後,你仍然會覺得自己充滿力量!要對抗痛楚,得到公主!」
「一覺醒來......記得......」亞力說,然後漸漸閉上眼睛,走出房間。

他今天會睡在哪裡?艾美莉沒有興趣知道,她看著他的背影,暫時鬆了一口氣,因為終於把他打發走了。

「始終是要加強魔力才有效。」她心想。

可是,第二天,她在鏡子中聽見外面人聲嘈雜,從大家的對話中,她知道令她意想不到,令其他人措手不及,莫名其妙又麻煩的事情發生了!

亞力睡醒之後,除了「充滿力量」和「得到公主」之外,好像什麼也不懂得說了!他一直說著這些話,後來,拿起長長的機關鎗出門去!其他人跟他說話,他不理會!有人怕他會出事,想阻止他,被他一手推開了!大家覺得他很不對勁,曾經想合力制服他!可是,即使四、五個男人一起上前抓住他,也被他掙脫了!全部跌倒在地上!最後,他走出屋外,向著宮殿的方向走去!

只因加強了魔力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後果,而意想不到的後果,不一定是好的!


| 11th Jan 2014 | 美少女戰士 | (18 Reads)

有人說:「听着天王星的声音不能自拔喵~~竟然是绪方惠美!还有几原疯子在『R』到『S』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明明『R』还这么正常喵~」

 「R」中,但凡外星男人看到月野兔就會一見傾心,那就是很正常嗎?狄文王子還好,最初看到的是未來那位美麗的女王;可是,外星人艾路,看到臉紅歪嘴的月野兔,也認為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安德魯美達公主,難道很正常嗎?另外,「R」電影版中,外星人菲奧利對阿衛的強烈感情,又很正常嗎?即使是初代,「四天王」之中也有兩個是......所以,如果她說「S」才開始「不正常」,實在是大驚小怪!


| 11th Jan 2014 | 白金漢宮 | (10 Reads)

有人說,女人靠父母可以成為公主,靠丈夫可以成為王后,只有靠自己才可以成為女王!其實,靠父母而成為公主,再因為家族原因成為女王也不簡單。因為成為女王之後要面對和處理很多問題,一定要靠自己;特別是如果兒子不爭氣的話,即使自己已經年近九十,為了國家,為了顧及國民的感受,也不能退下來休息。


| 11th Jan 2014 | 日報讀後感 | (10 Reads)

日本有人開發了家瑛女機械人,是一身賢良主婦的打扮,穿著圍裙的,還登上了雜誌封面。日本的婦女組織投訴,說製造者不應把女性定型。她們是太敏感了吧? 難道要人家研發一個男裝麗人機械人出來嗎?雖然男裝麗人在日本很受歡迎,但也不用這樣吧? 而且,如果真的有機械版的男裝麗人,又應該有什麼功能呢? 再說,又難道要把女機械人造成上圖的「愛美神」那樣,才是對的嗎?


| 11th Jan 2014 | 日劇 | (46 Reads)

第一集有《柯南劇場版》的情節,有人被弄昏之後,被困在靈安室。另外,雖然有男人說不把有希子當成女人,她的聲音有時也很沉,好像是用回了寶塚男役的聲音,但她也表現了面對同一件事,男人和女人的不同處理手法,雖然會顯得那些大叔不太中用。對了,如果對菲律賓人質事件有陰影的人,不宜先開頭的10分鐘。至於她覺得小孩子也可以明白道理,不一定需要哄才會跟大人合作,這樣的情節令我想起阿久津老師。女主角最後問那個犯人原本明明是個冤案的受害者,為什麼要為了復仇而變成真正的犯罪者!很有意思。只是,那個一直以「受害者的救世主」自居,但其實只是沽名釣譽,當年因為他的案件不夠話題性而不肯為他翻案的律師,會不會認為自己有錯呢?

女主角表面上是被貶職,但其實那是在上者的計劃,這種伏筆有一定的吸引力,可以追看。第一集很不錯,如果保持水準,會是一套很好的刑事劇。第一集的收視是12.5 %,是同日同時段的劇集中的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