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6th Aug 2014 | 排球場 | (6 Reads)

這是冠軍日本久光製藥女排站在頒獎台上的照片,她們以局數3比0完勝對手!而她們在決賽中的對手是,被一些中國球迷捧上天的天津女排!天津女排在領取亞軍獎牌時,沒有一個球員的臉上有笑容!跟上年恆大女排開開心心得世俱盃季軍,差別實在太大了!是因為她們不服氣嗎?可是,每局可以拿到的分數也不足20分!還有什麼可以不服氣?雖然人家日本隊已經12年沒有得冠軍,可是,輸了就是輸了,可以怪誰?那位王教練在賽後說,全隊的球員也失常了!其實,會這樣說的教練本身就是最失常!竟然還有人認為郎教練不及他?以為只有他才可以教好中國女排?真是白痴!


| 6th Aug 2014 | 白金漢宮 | (7 Reads)

英国皇后凯瑟琳原是葡萄牙公主,嗜饮中国红茶。1662年,在她和查理二世的婚礼上,王公贵族们纷纷举杯饮酒,赛琳娜却独饮红茶汤。这引起了法国皇后的好奇,她令侍卫去偷赛琳娜的红茶。结果侍卫当场被捕,随后被处以绞刑。这就是当时震惊英伦的“红茶案”。

在中國歷史上,也有些「案件」,例如明朝的「紅丸案」,原來外國也有類似的「案件」嗎?那個被處死的侍衛真是可憐!另外,「凯瑟琳」這個名字在英國皇室中果然是普通的。


| 6th Aug 2014 | 《天王星的新娘》 | (74 Reads)

「這個名叫山田勝利的賽車手,心中真的會有魔具嗎?」尤迪愛看著電腦屏幕,心想;由於之前曾經失敗,令她有點猶豫。後來,她再看看山田勝利的資料,知道他雖然從來沒有取得比賽冠軍,直至目前為止,最多也只能是亞軍,可是,他仍然不斷參加比賽,甚至為了以防在終於可以得到冠軍之前,被人解僱了,他用盡了自己的積蓄,並集合了全個家族所有人的財力,成立了「山田車隊」!他對夢想的堅持,感動了尤迪愛,令她也覺得自己應該堅持相信電腦。於是,他成為了她今次行動的「目標人物」。

可是,當她拿了心魔蛋,然後去換衣服準備出動時,卻被有人藏在她的衣服中的釘子刺到了!她呀的一聲叫了起來!接著說:「可惡!是什麼人在惡作劇......;然後打下,昏睡過去!釘子上有麻醉藥!

這時,嘉安莉蘭特從某個角落中走出來,看著昏睡的她,笑了,說:「我是不會眼巴巴看著別人搶徒原本是我的位置以及我的任務的!」;她認為只要可以成功找到魔具,教授便不會追究她的任何行為,所以,她並不害怕尤迪愛日後會找她算賬。

另一方面,車隊安排阿遙參加越野電單車賽,阿遙知道後,並不像以前知道要比賽時那麼高興。

「天王,你怎麼了?」車隊的老闆畑中先生問道。
「不,沒什麼,畑中先生。」
「真的嗎?可是,你好像有點不對勁。」
「放心吧,我會盡力比賽的。」
「那就好。」

其實,阿遙是擔心會有怪物在比賽進行時出現!以她成為戰士後的經歷而言,她不認為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而連老闆也看得出來的不妥之處,阿滿作為她的同伴,又怎會看不出來呢?因為不想欺騙阿滿,她只好把自己的所想全部說出來。

「你放心比賽吧,有什麼事情發生的話,交給我好了。」阿滿聽了她所言之後,說。
「Thank You,可是......」
「不必擔心,即使有事發生,我也可以應付的,而且,我想保護你......」阿滿對阿遙說,可是,此話一出,她馬上用右手掩一掩自己的嘴巴!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說!
「我怎能讓我的新娘來保護我?」聽了阿滿之言,阿遙說!接著,她做了跟阿滿同樣的動作!原因也跟阿滿的相同!

後來,兩人也尷尬地笑了;不過,其實阿滿有點高興。

那邊廂,在宮殿中發生了一件令國王、公主和戰士們鬆了一口氣,但又覺得莫名其妙的事情----王后終於醒過來了!卻變回了十多歲少女的模樣!而且,還可以變身成Sailormoon!

另外,其實山田勝利和阿遙參加了同一個越野電單車賽,而嘉安莉蘭特把心魔蛋投放了在他的電單車上!


| 6th Aug 2014 | 大戲台 | (36 Reads)

這是葉世雄先生在2011年在報章上發表的舊文:

「上世紀八十年代學戲的生角多模仿龍劍笙,卻自以為師承任劍輝,這就像當時仿效李寶瑩的唱腔,便自動歸入「芳腔」門下。因此,從仿效者的數量來說,龍劍笙、李寶瑩的影響尤勝任劍輝和芳艷芬。

 基於有需要系統地整理任姐為開創者的表演流派,我認同『任劍輝研究計劃』的目標:「讓人能更全面地欣賞、分析、研究這位一代藝人之唱、做、唸、打技巧,以及進一步學習如何欣賞粵劇這門優美的傳統藝術」。遺憾的是任姐沒有留下舞台實錄影片,後世只可憑觀眾的記憶、劇照和影音產品追尋她粵劇藝術的痕跡,這是研究任姐粵劇藝術的一大障礙。但大量任姐演出的戲曲電影仍然有參考價值,關鍵在於有誰可以藉著這些材料,解說任姐的精湛舞台表演藝術,最理想的人選當然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她的兩位拍檔——芳艷芬和白雪仙。如果讀者覺得我是癡人說夢話,不妨一看香港電影資料館出版的《任劍輝讀本》,在第一百四十二頁就刊載了一篇《白雪仙談任劍輝》。 」

笙迷們在網上找到這個,自然會開心地轉發,可是,卻又招來了異形對這篇文章的「洗板式」污染!難道那異形認為,若把文章中提到的人由笙姐改為某個所謂的「公主」,會很合情合理嗎?如果說,後輩們要跟一個演出前會緊張到哭,吊眉會痛,做大戲像是在演舞台劇的人學習,不怕笑死人嗎?


| 6th Aug 2014 | 緒方之城 | (4 Reads)

近來有原本是緒方FANS的網友轉去喜歡年輕的男聲優,說他們是如何如何俊美!喜歡聲優卻只看他們的樣子?真是氣得我要唱歌:

「莫非可終身美麗,才值得欣賞她的措藝?百變聲音顯出智慧,叫我傾心還是歌藝!莫非多一分秀慧,才值得Fans讚她可貴?跟我別說,邊個美麗,邊個Kwaii,邊個靚仔!任他們多漂亮,未及佢矜貴!」。


| 6th Aug 2014 | 日劇 | (22 Reads)

只看了第一個故事,最「奇妙」的就是故事中的男人會為了很小的事而生氣,即使女朋友在他面前提一提一些男明星,他也會不高興,並會對女朋友使用暴力!把她打到流鼻血!後來又會又哭又跪地認錯,有時又會像小孩子對媽媽那樣對女方撒嬌!但下次生氣又會打人!又是把她打到流鼻血!女的卻不會甩掉他!而是想辦法令他改變!這就是戲嗎?這一種女人,在世上多不多?她們真的如早前有學者所說,看得太多《美女與野獸》嗎?還是認為「打者,愛也!」,所以認為那個男的對她們是真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