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8th Feb 2015 | 一般 | (9 Reads)

90年代的TVB劇集《拳皇賭至尊》中,江欣燕要女扮男裝,之後竟然有人把她跟任姐相比;現在,吳君如在電影《12金鴨》中反串,周刊又說她望接任姐捧!她在電視上說小時候看任姐看到入了血!又說知道任姐是女人時,尖叫了很久很久!所以很想扮男人!如果是,她一早就走了這條路線,為什麼現在才會?為宣傳新片,也不用說得那麼誇張吧?如果「入血」,會傳給她的女兒嗎?

是因為任姐太出名了嗎?如果但凡女子反串就是接她棒,她的接班人有一大堆了!說來,吳君如在電影《武俠七公主》中的角色叫任劍揮! 編劇又拿名人的名字來開玩笑了,他們以為很好笑嗎?還是愉懶呢?另外!電影《花田喜事》中的女主角叫白雪仙!


| 18th Feb 2015 | 白金漢宮 | (8 Reads)

這是英国约克公主尤金妮在某個Party上,这裙子,有網友說她的姐姐比特麗斯也曾經穿過同一條裙,是嗎?公主們真節儉又環保。這也裙子好看嗎?好看,相信她們兩姐妹有很多裙子都比她們在威廉王子的婚宴上穿的禮服好看吧?雖然據說那兩頂帽子後來被拿去拍賣,價錢不錯。另外,有網友就穿著這種裙子可以藏起身上的肥肉,公主很胖嗎?瑞典的維多利亞公主曾經比她有更加多的肉。


| 18th Feb 2015 | 笑一笑吧 | (21 Reads)

從前有一間酒店推出了一款新的草莓拿破崙蛋糕,想加強宣傳,於是請作家試吃那種蛋糕,然後在報章上寫了一些鱔稿,可是,那些稿子登出後,酒店的老闆不肯付稿費!還要求那個作家賠償,因為他在鱔肩上寫到:「那些蛋糕好吃到連拿破崙的幽靈也吸引來,要吃一份了,我親眼看到的!大家也快去吃吧!」!酒店的老闆說他的文章令大家以為酒店有鬼,不敢來惠顧了!


| 18th Feb 2015 | 《天王星的新娘》 | (71 Reads)

「實驗」進行到半夜,阿遙離開了夢鄉,她睜開眼睛,看了看自己旁邊的睡美人,看了看過一張在月色映照下的俏臉,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雖然她也曾經看過阿滿的睡相,可是,這一次的感覺不同,怎麼不同,是一種懷念中帶有傷感的感覺,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突然,這一種感覺被不安取代了!她好像害怕阿滿不會醒過來似的,但又不想吵醒安然熟睡的她,於是,輕撫一下她的臉,並用手感覺了一下她的氣息;然後,阿遙笑了,笑自己傻。

「我為什麼會害怕?」她問自己,接著,一陣劇烈的頭痛襲擊她!令她再一次閉上眼睛,在疼痛之中再一次入夢!

後來,她的睡美人睜開了眼睛,想動,可是動不了!因為被抱得很緊,不過,阿遙並不知道自己把她抱得那麼緊!是因為怕失去她嗎?

「阿遙,醒醒,你放開我好嗎?」阿滿在她的耳邊溫柔地說。
「我的頭很痛......」阿遙的眼睛睜開成一條線,迷迷糊糊地說,然後又睡著了。
「嘻嘻。」阿滿不禁笑起來了,沒想到名賽車手天王遙,竟然在這一刻變成了身高170cm以上的撒嬌小孩。不過,可幸的是,她沒有那麼用力抱著阿滿了;否則,阿滿會擔心自己明天早上不知道該如何才可以起來煮早餐。
「她頭痛嗎?是不是發熱了?」阿滿心想,摸了摸她的額頭,說:「你沒事吧?由維拉斯......」

接著,她連忙用手掩著自己的嘴巴!面對著認識的人,卻突然說出一個陌生的名字,令她感到既吃蘿!又莫名其妙!可是,由維拉斯真的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嗎?阿滿開始思考:

「這個名字我在什麼時候聽過,在哪裡聽過?為什麼會對著阿遙說出來?」

思考換來的不是答案!是頭痛!

「哎......」
「奈普敦娜......」這時,她聽見阿遙迷糊地說出了這個名字!
「什麼?」她嚇了一跳之同時,感覺到阿遙是在呼喚自己。

接著,她和阿遙同樣被頭痛帶走了她的意識!再一次進入了夢的世界!做了一個她們不想回憶,但又不想忘記的夢!不是有關未來的!是關於過去的!而且,不再糢糊了,是一個相當清楚的夢!

醒來時, 那個夢的印象仍然深刻!她們對望,看到了對方的眼中也有淚水!不過,兩人也沒有繼續哭!因為,完全恢復前生的記憶的這一刻,才可以算是兩人真正重遇之時!兩人也不想用哭著的臉面對對方!尤其是,兩人記起了在遠古時代,那個狠心的女王說過,她們原本是不會一周轉生,不會再相見的!於是,她們都讓對方看到了一個眼淚停了之後的微笑......

「奈普敦娜......」阿遙說。
「叫我阿滿,而你,今世是阿遙,不記得嗎?你說過的。」阿滿知道她跟自己做了同樣的夢,於是說。
「記得......」通常人在夢醒之後,很快便會把夢的內容忘記,但她們沒有。

可以做同樣的夢,算是一種幸福嗎?

由於記起了前生的事,所以,兩人已經沒有必要問對方是否願意跟自己在一起,或者再懷疑兩人在一起是對還是錯了!不過,在這一刻,她們心中有一個念頭----拋下一切,遠走高飛!完成前生未能完成的心願!

「不可以呀!公主!」兩人的守護精靈同時出現,說。


| 18th Feb 2015 | 日報讀後感 | (7 Reads)

我只覺得這宗新聞顯示了盲婚啞嫁,即使在動物界也是不行的!牠吃了那個「男人」的原因,不會有人知道的,只有牠自己知道。動物跡的工作人員只是在替死者驗屍的時候,看到死者身體上的特殊情形,才會有那種猜測罷了。這是一字宗永遠沒有人會知道真相的兇案!因為沒有人可以令兇手說出牠真正的行兇動機。對了,以後還會出現其他受害者嗎?如果有,是買回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