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7th Apr 2015 | 《黑白獨角獸追逐戰》 | (37 Reads)

「沒想到牠是這麼好騙的,其實,我們現在又不是在賽馬,即使牠身上沒有騎師又有什麼問題?據說牠喜歡Chibiusa公主,喜歡月亮型國的公主的人也是笨蛋嗎?」Uranus看著牠還去,說。
「你這麼說,你不喜歡月亮王國的公主們嗎?」黑色獨角獸問道。
「可以說......不是那兩個男人對她們的那種喜歡。」Uranus回答說。
「那麼,你對你自己的公主又如何?」
「這樣還用問嗎?如果我對我的公主的愛不深,就不可以把你召喚出來,也不會騎在你的背上趕去救她了!」Uranus衝口而出地說。

接著,她連忙用一雙手掩著自己的嘴巴!心想,自己好像從來沒說過那麼直接又肉麻的話!

「嘿嘿嘿嘿!」黑色獨角獸笑了。
「對了,雖然這隻黑色的傢伙肯載我去救Neptune是好,不過,牠究竟從何而來?還有,我剛才的說話很好笑嗎?」Uranus心想。

另一方面,艾莉奧斯雖然回頭,找到了Sailormoon,可是,她因為之前太驚慌,在可以安全地被牠接到,回到牠的背上後,竟然睡著了!

「呼呼......」
「在馬背上睡著的騎師會被取消資格嗎?」牠不知道答案!

後來,牠向其他戰士求援,Pluto以她的權杖的力量,把Sailormoon接回,把Chibimoon送到牠的背上。

「背上輕了不少呢,Uranus,我一定可以追上你的!」牠充滿信心。


| 7th Apr 2015 | 《甄嬛传》電視劇 | (22 Reads)

蘇公公也知道,對皇上而言,皇后教唆安陵容令富寮貴人小產,教唆齊紀令寧嬪不能生孩子,然後再把齊妃逼死,把三阿哥搶去也「不是什麼大事」!皇上心中只有一個純元皇后,所以,只要告訴皇上,皇后跟她的姐姐的死有關就可以了,其他什麼「多餘」的「小事」也不必說。男兒涼薄,有時,太長情其實也是涼薄的一種,只是皇上不知道,更可能以自己對純元皇后的展情而自豪,不管對其他人是多麼涼薄。


| 7th Apr 2015 | 天海堂 | (27 Reads)

在網上找到這一段文字:「天海:当被告知收视率只有个位数的时候,心情是很黑暗的。但是作为主演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更加更加地用心演出。但重点是,那些评价并不决定我整个人生。即使某件事不成功,自己积累起来的东西并不会丢失。」。她說的劇,應該是《Gold》或者《女信長》吧?其實,兩部劇的收視不好也是因為劇本有問題,不是她演得不好。

另外,她最近客串了兩集晨間劇《阿政》,收視率分別是23.!%和21.7 %,Fans們大為緊張!其實,這個劇的收視暫時最高是25,最低是17,140多集之中,高於23.1的只有10集左右;低於21.7的就有91集。所以,不是很差,不用大驚小怪。


| 7th Apr 2015 | 大戲台 | (129 Reads)

「李尚宮」說有人可以用錢買笙姐這一朵牡丹來襯她認為是「二打六」的新人!又有人曾經很不平地引用曲詞說,新人髻上釵向舊人眼中刺!看罷影碟,只覺得十郎找來兩邊都是新歡,有理!再看「大龍鳳」中之舊人,更覺笙姐若再以舊人為小玉,那就可以套用劇中的另一句:「落花難配狀元紅!」!用心演出的新人比已經「回堂」的舊人好看得多。

說來,在《紫釵記》中,黃衫客最後叫小玉去爭夫,如果小玉畏強權,不敢去,那就無戲唱了!笙姐找新花旦合作也是同樣,如果新花旦對自己沒有信心,不敢接演,也不會成事!所以,只有有自信,有膽識的女子才是霍小玉!無勇氣,畏強權的,只是無膽鬼!早已沒有演小玉的資格了!

兩位新的小玉也很用心去演,《燈街拾翠》那一幕,她們兩個也可以做到小玉對十郎傾心的時候,那種嬌中帶羞的表情;只是,說十郎指鹿為馬時,如果可以是嬌中帶嗔會更好,單說在這一個骨節位上,兩人也笑得太甜了一點,不太像不再受狂蜂浪蝶詐;至於在小玉知道了十郎是誰之後,兩人的表情和做手,有些反對笙姐「獨立」的傢伙很不滿!說不像霍小玉。難道霍小玉是木口木面,面對十郎會一動不動的嗎?我真的看過這樣的霍小玉,只是,不見的那就是演得好。雖然有一點點錯漏,就是她們都把「裡」字唱成了「里」字了。說來,有趣的是,其實那位尊貴的九姑娘在《帝女花》唱片中的《樹盟》一段內,也是這樣的。

至於十郎,又有人說太輕挑,別忘了,「他」是一心出來訪艷的,看到心上人當然是會行動了;還是那一句,如果這一位十郎的演法不好,難道有些人演起來是「四木」----「木口、木面、木身、木勢」好嗎?觀眾是看戲,不是看戲曲演唱會呀,演得生動並無不妥;何況,男主角有分寸,不至於演得像色狼。

另外,有人竟然說「妍小玉」的嗓子不自然,好像是拚命「吱」出來!我想問,那些人的耳朵有問題嗎?雖然「妍小玉」的嗓子沒有「琪小玉」那麼高音,但也帶觀眾會喜歡的,不至於不自然呀。而且,四段《紫錢記》選段中,生旦也可以讓人覺得她們有默契,效果很不錯。如果有人真的想聽聽怎樣的嗓子才是不自然,很吃力地「吱」出來,可以上Youtube看看九姑娘的第十五位妹妹所演的《楊關折柳》......

看著《楊關折柳》一幕,想起了九姑娘的一句話:「一個人經過長期訓練而有的功夫,不會那麼容易消失。」;而且,幸好換了女主角,如果用舊人,不會有現在的視聽效果。有趣的是,那個認出小玉是歌姬的劉公濟,一場有鬍子,一場沒有鬍子。哈哈哈!

《花前遇俠》和《劍合釵圓》兩段,「琪小玉」演來,在怨氣中有火,「妍小玉」的怨氣則是比較幽怨的,很有感情,各有各好。比較明顯有分別的例如那一句「劫後痛莫痛於郎無情!」的語氣。還有,兩位小玉也應該是有「做功課」的,那些通常是九姑娘和舊人才有的「苦情聲」---「哎......」,她們也有,只是恰到好處,不是太多,無妨。

反對笙姐換拍檔的人老是說新花旦的功夫不足,其實,以《花前遇俠》和《劍合釵圓》而言,即使是現在在香港最多台期的戲班的花旦,或者是曾經是電視藝員,現在是內地一級花旦兼梅花獎得主,又或者師承舊人稱為大師姐的李居安女士的花旦---花XX,也不見得演得比這兩位新人出色!那些已經有了大名,或是打破盤算,也算是跟九姑娘有丁點關係的花旦,不是只會站著不動來演,就是演得沒有起伏,平淡如水!完全沒有兩個新人可以做到的,小玉應有的苦中還有半絲甜,或者由苦漸漸變甜的語氣和表情變化。不要以為是因為她們演出的舞台太小才會這樣,即使是在沙田大會堂,不動的小玉還是只會站著不動!始終,外人在說什麼,也不能否定現場觀眾給兩位小玉的掌聲!

對了,說笙姐演得過火的人,以為大家沒有看過真的演得過火的人嗎?例如,有人演十郎,在發覺原來昏倒了的小玉沒有死掉,會驚訝得瞪目結舌!這才是過火呀!即使有些人因為是「白粉」,而不斷批評笙姐,但那又如何?「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觀眾是識貨的。對了,有人演「大龍鳳」時,本來只需要「擁香肩」,卻變成了差不多是熊抱!那些人怎麼又不會說是演得過火的呢?

說來,曲詞方面好像有點改動,例如「有生一日都望一日」,變了「有一日都望生一日」,「拒婚拚命送」,變了「拒婚將世諷」;兩個版本也如是,則應該不是出錯,而是改了啦。為什麼呢?

至於美中不足之處,是黃衫客在文化中心的演出中,問了小玉兩次,她是何方人士!而且,影碟的字幕也有一點錯漏;「聽下」變了「聽嚇」;「污」字打成了「汙」字; 「把珠擎」變了「把珠瓊」;還有,可惜的是,《劍合釵圓》唱少了最後四句!為什麼?另外,有人問為什麼黃衫客會穿了橙色的衣服,其實,有不少戲班演這個劇的時候,黃衫客也會穿了不同深淺的橙色戲服,網上可以找到不少影片。當中原因有待查證。兩個花旦的表現還是那一句,兩位也落力,兩位也好,如果真的要比較,李沛妍好像比較鎮定一點。

記得笙姐說過兩位新花旦要稍為把腿彎曲來遷就她的高度,有點辛苦。相信比較辛苦的是「琪小玉」;不要緊,觀眾看得開心,她也「就」得開心。所以,她才會說知道了有機會再跟笙姐合作演全套的《紫釵記》,開心到怕會把牙笑掉。另,有趣的是,「妍麗娘」在謝幕時穿的是《遊園驚夢》中的戲服,她是刻意換回的吧?女孩子都是「貪靚」的,她穿這套戲服是比穿《幽媾》那一套好看。


| 7th Apr 2015 | 我看故事 | (17 Reads)

隨著《灰姑娘》電影上映,大家也在討論著相關的故事,其實,不同的國家會有不同版本,而又類似的故事的。我也聽過一個印地安版的灰姑娘故事,幫助女主角的是有靈性的火雞,牠們吐出了一堆飾物讓她打扮去參加部落領袖的兒子連續三天的舞會,可是,她在第一晚就趕不及在午夜之前回家,飾物消失了,靈性火雞們見她不守信用,也走了!她再無飾物可作打扮去參加後兩晚的舞會了,最後無法飛上枝頭變鳳凰!沒有成為部落領袖的兒媳!

是他們一見鍾情但又愛得不夠深吧?如果不是,部落領袖的兒子在接下來兩晚的年會中不見她,也應該叫人去找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