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rd Oct 2015 | 遙言滿語 | (86 Reads)

這是在網上找到的,網友說是很多《美少女戰士》舞台劇的FANS也認為很經典的「遙滿組合」----高木奈緒小姐和朝見優香小姐;他們稱之為「NAO 香」的另一張合照,說是比較後期的。可是,真的是她們嗎?照片中的Neptune的假髮,跟朝見小姐在更早之前用的不同了,好看了,也更加像動漫版本中的Neptune了。扮演動畫人物的效果好不好,髮型是很關鍵的。

說到Sailor Uranus & Neptune on stage,最新的這一對似乎很為Fans們所受落,很受歡迎。雖然在寶塚時期,她們並不是拍檔。


| 3rd Oct 2015 | 日報讀後感 | (20 Reads)

在上海,有一隻因為太肥大而在飛行中於天上掉下來,受了傷,差點被車撞倒的黑天鵝,被送到動物園。雖然即使再胖,天鵝還是天鵝,不過,有人會覺得牠越胖越可愛,甚至認為牠再胖一點,例如再重20磅就更好嗎?那些人其實是想把牠宰了來吃嗎?所有為牠著想的人也會明白,牠應該減一下肥了。


| 3rd Oct 2015 | 一般 | (16 Reads)

香港有電台節目談及示愛的方式,竟然有大學講師認為,林黛玉在死前說那一句:「寶玉,你好......」,是對寶玉的最後示愛!奇怪了,那不是一句未能說完的話嗎?意思可以是:「寶玉,你好無情......」,「寶玉,你好負心......」,或者「寶玉,你好狠心......」!一個憂憤病死的女子在死前,還會向要娶別人的男子示愛?不會吧?


| 3rd Oct 2015 | TV其他事 | (26 Reads)

日報說田小姐叫大家不要被她的男裝太迷倒!她似乎太有自信了!下圖中的,1981年版本的段鳳三李琳琳也沒有這樣說。另外,她古裝不算美,完全carry不到四個畫中仙子的造型,所以有關的劇情全部沒有了!以前的鳳三,是無奈之下要素四扮他,現在竟說反正素四跟他一個餅印!說得那麼隨便!以前的素四巾幗勝鬚眉!現在的那個,沒有那種感覺!


| 3rd Oct 2015 | 《50年的情結》 | (51 Reads)

「怎會這樣的?阿滿......不,阿滿小姐。」春華問道,同時又一次不自覺地直呼阿滿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不過,沒有嚇著你吧?」阿滿溫柔地說。
「不要緊,對了,你是用哪一個品牌的hand cream的呢?」
「哈哈!你有興趣知道嗎?不過,應該跟那些東西無關的,我的助手可能會知道原因,沒事的,你不必擔心。」阿滿忍不住笑起來了。
「那最好。」

春華鬆了一口氣,她並不相信自己有這種神奇的力量,可以令人回復青春;因為她記得小時候,曾經親吻過瑪麗羅拔修女的臉,但她的臉上的皺紋並沒有因此而消失。其實,奇跡並不是會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的。而阿滿,如果可以的話,她會想叫春華在其他地方做一下「實驗」,看看同樣的事會不會第二次發生,可是,她不想把春華嚇走。

「咕咕......」這時,春華的肚子又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我們還是先用餐吧。」阿滿笑著說,同時重新戴上那隻手套。
「好的。」

前菜是香煎鵝肝加烤蘋果和甜酒,湯是奶油玉米濃湯,主菜是給廚師造成玫瑰形的三文魚加心形牛排,甜品是朱古力心太軟。

「天王小姐,你還未到可以喝酒的年紀吧?」阿滿拿著那杯甜酒,說。
「我早已喝過了。」春華把自己的那杯酒喝掉了一小半,笑說:「你和我也不說,是沒有人會知道的。」
「不要緊嗎?」阿滿說著,把自己的酒也喝掉了一半。
「不要緊,反正我自小就不是乖孩子。」
「小時候的你很頑皮的嗎?」阿滿好奇,問道。雖然她是供養春華的人,不過,她想聽聽春華怎樣形容小時候的自己。
「是的,育幼院的修女們也說的不像女孩子,其他孩子也不跟我玩;雖然曾經有被男生欺負的女生來找我,結果,那個男生被我打到要到保健室,而我要到反省室。嘻嘻哈哈!」春華大笑,把餘下的半杯酒也喝掉了。
「那時候,你寂寞嗎?」阿滿以憐惜的眼神看著她,問道。
「請你不要以這種眼神看著我好嗎?」她留意到阿滿的目光。
「對不起!」
「沒事,我不寂寞,凡事習慣了也會覺得不算什麼。」
「是嗎?」阿滿說,然後喝掉了酒。

凡事習慣了就會覺得不算什麼嗎?可是,這50年來,沒有了阿遙在身邊,阿滿從來也不覺得自己已經習慣!

接下來的菜式也很美味,兩人也大快朵頤,只是,吃到甜品的時候,春華問阿滿是否介意幫她吃一半。

「你不喜歡吃甜品的嗎?」阿滿問道。
「不是,我是怕自己會變得太重,不敢吃大多;你也應該聽過,有個前輩綱琴家叫白川龍一吧?我不想有像他那樣肥大的身形!」
「嘻哈!」阿滿掩嘴而笑,她也知道那位白川龍一的綽號是「北極熊」!
「而且,阿滿小姐你輕了那麼多......我的意思是你那麼輕盈,多吃一點甜食也無妨吧......另外,吃甜品可以令人感到快樂。」春華笑著繼續對阿滿說;同時慶幸自己及時修正了古怪的說話。

現在的她認為自己不應該會知道阿滿究竟是輕了還是重了的。

這時,在春華的腦海中閃出了兩把聲音,兩句說話:

「你最近吃得太多甜食了!」一把春華覺得很像阿滿的聲音,有點吃力地說,聲音的主人好像在做著什麼粗重工夫似的。
「我沒有在睡床以外的地方聽過這句話......」一把春華在抓住對阿滿不利的女子時用過的聲音,輕挑地說。

春華臉紅了!

「你怎麼了?發熱了嗎?」阿滿問道。
「不,我沒事。」春華回過神來,說。

然後,她埋首於那半份分了一半給阿滿之後留下來的朱古力心太軟,把它吃掉後,還把餐桌上的一支蘋果酒,倒了幾杯送入肚子裡!

晚上11時,雪奈見阿滿沒有回到房間,於是打她的手提電話,來自阿滿的答覆是:

「我現在在她的房間.....她把頭枕在我的大腿上睡著了.....我不能動呀......雪奈!」
「什麼......OK......」雪奈吃驚之餘不知該說什麼,唯有掛線了。
「Enjoy yourself......」掛線後,雪奈說。

在跟雪奈通話後,阿滿脫下手套,看著自己在用餐之前被清醒的春華吻過而回復青春的右手,還有在把春華送回房間後,被帶著醉意的她說要道謝而吻過,然後也回復白滑的左手,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