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9th Oct 2015 | 《50年的情結》 | (38 Reads)

尷尬臉紅之同時,春華想起了剛才的情況,自己不是正在和阿滿合奏嗎?怎麼會突然又頭痛?然後又睡著了?還做了古怪的夢?雖然她不覺得那是惡夢,但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更奇怪的是,一般人在睡醒後,不是會漸漸忘記夢的內容的嗎?可是,她卻連在夢中看過的那本小說的內容,也記得很清楚......

她想著想著,想得入了神......

「春華。」天宮小姐叫她。
「吓?」她回過神來,回應了。
「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在想是否需要去看醫生。」
「你覺得不舒服嗎?」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像剛才那樣,在頭痛之後突然睡著了。」
「有很多次了嗎?」
「有兩次。」
「才兩次罷了,不用大驚小怪。」
「不是的,天宮小姐,上次我是感冒,但這一次呢?難道海王小姐是個會令我頭痛的女人嗎?」
「嘻嘻哈哈!」天宮小姐笑了。

另一方面,阿滿回房後不久,有人從房門下面的空隙把一張字條塞進來。

「這是什麼?」雪奈把它拿起來,看了看,說。
「怎麼了?雪奈。」阿滿問道。
「有一封古怪的信,好像叫你不要接近春華。」
「請給我看看。」阿滿從雪奈手上接過它。

上面寫著:

「如果老太婆不識好歹,依然懷著不應該有的少女心,接近只應該屬於少女們的春天的花朵,將會招來她的老骨頭不能承受的後果!」

「是她的Fans的惡作劇嗎?」阿滿說。
「應該是吧?用報紙雜誌上的字剪貼成這種信,點子老得很!沒想到那些少女們也會這樣;不過,阿滿,不必擔心,小女孩幹不出什麼的。」雪奈說。
「我真的不應該接近她嗎?」阿滿喃喃地說。
「阿滿呀,你又......」
「對不起!我去喝杯咖啡冷靜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謝謝你。」阿滿說,然後自己出去了。
「路上小心.....」雪奈看著她的背影,很無奈地說。

阿滿出去後不久,那朵特別的紫色鬱金香突然有變化!它發光,然後,花瓣一片一片的脫落了!令雪奈大吃一驚!因為,花瓣脫落後,它竟然變成了一朵小小的紫色玫瑰;接著,一顆星宿種子從玫瑰花中飄出來,化成了一個小小的紫色心形晶石吊墜!

「怎會這樣的?」雪奈看著掉在桌子上的它,問道。
「不久之後,阿滿媽媽會有危險,請給她戴上這個,雪奈媽媽......」吊墜中傳來小螢的聲音!
「小螢......」

那邊廂,在天宮小姐走後,春華再一次把從土宮衛子那裡借來的資料看一遍,發現竟然和她在夢境中所看到的,那本小說的內容一樣!這就是所謂「夜有所夢」嗎?可是,這些資料怎麼會深深地印在她的腦子裡,令她連做夢也會再看到呢?她唸書的時候,即使再努力溫習,課本上的內容也不會這樣呀;這令她再一次覺得自己跟阿遙有關係......


| 19th Oct 2015 | 笑一笑吧 | (21 Reads)

「媽媽,很可怕呀,這本書中的故事的主角們會冷死在街頭!又會被砍去雙腳!甚至死了也會變成除了泡泡之外,什麼也沒有的!」一個小孩子拿著一整在圖書館找到的書,跑到媽媽身旁,說。

「什麼?兒童圖書館竟然有內容那麼可怕的書?孩子,究竟是什麼書?快告訴我,我要向這兒的管理員投訴。」那位媽媽說。

最後,孩子給她看我竟然是《安從生童話集》!


| 19th Oct 2015 | TV其他事 | (10 Reads)

這是《千王之王》的劇照,她的角色花艷棠是一個名花旦,卻有因為環境所逼而由正印改演二幫的時候,也有去彈琵琶獻唱的時候。現實中,雖然也有二幫花旦有時會演三幫,或者小規模劇團的正印花旦,在大班中演二幫的情況。可是,真的會有大牌名旦要變二幫的情況嗎?另外,會彈琵琶的花旦有多少呢?


| 19th Oct 2015 | 緒方之城 | (10 Reads)

 

嵌入永久的圖片連結

這是她的twitter文:「今日、道ばたで、心細そうにコチラをみているのに出会ってしまったんだ。 「うちにおいで。可愛い子猫ちゃん…?」w」 她在哈上的一個角落看到而異的耳環,緒方姐連買耳環也說;「到我家來,可愛的小貓咪。」。阿遙果然一直在她的心裡面呀。只是......唉!實在令人忐忑!另外,她會不會也個勝生女士買一份呢?


| 19th Oct 2015 | 日報讀後感 | (15 Reads)

這是學聯的標語!說來,在SINA 微博上有N個內地人會寫唇寒齒亡,大學生可能抄了內地人,不知道其實應該是唇亡齒寒吧?另外,他們也曾經以為「干」字是簡體字,曾經在示威時展示了「政府不要幹預校政」的標語。這一次寫了干預,算是進步了嗎?記得「唇亡齒寒」這個成語,我是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