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6th Dec 2015 | 看過的電影 | (12 Reads)

一部主角是吸血殭屍但完全不恐佈的電影。Dicky在電影中和江欣燕的對手戲有不少。說來,他後來有沒有拾起那些人因為不滿而用來擲他的錢呢?另外,原來吸血殭屍也會老,會用假牙,會戴綠帽,也會說錯英文的!一大堆情信的英文是 This is my letter 嗎?對了,他們賣家中一件古董得來的錢可以用多久呢?


| 26th Dec 2015 | TV其他事 | (11 Reads)

包惜弱 ,真是最怕改壞名!一定會憐惜弱小,到頭來救錯了一個壞人!弄得夫妻分離!兒子認賊作父!有時是因為劇情需要,有時是因為現實中的壞人太多!所以,好心也不一定會有好報!幸好,楊家最後還有一男一女是爭氣的。男的是楊過,女的是黃衫女子。


| 26th Dec 2015 | 《50年的情結》 | (45 Reads)

雪奈當然知道,阿遙所說的重要的事是什麼,雖然她也覺得巫山志斗有古怪,可是,也不希望阿遙會亂來!不過,在這一刻,她選擇了先去看看小螢的情況!當她看到小螢那一張臉,由原本健康的淨白變成了在垂死的人的臉上才會看到的蒼白時,很希望她的犧牲不會白費!

阿遙當然也這樣想!而且,從50年後「回來」的她已經知道了那個要搶走阿滿的男人的真面目!更加決心不能讓這個騙子得逞!不能讓阿滿因為被可惡又令人嘔心得男人騙了而受苦!一頭白髮,臉上有皺紋,鬱鬱寡歡的阿滿,她不想再看到!

要奪回阿滿也是一場作戰,那麼,當然需要穿戰衣了。所以,在去把阿滿帶回來之前,她回自己離家後入住的酒店換了乾淨的衣服,然後到那間賣二手衣服的店子去,以賣衣服的價錢,加上跟還是少女的女東主拍兩張合照,還有親筆簽名,換回那件阿滿最喜歡看到她穿的禮服;女東主欣然答應。

第二天,她穿著那件禮服到阿滿的婚禮會場去;由於雪奈要在醫院照顧小螢,所以,除了新娘子外,外部一家只有她一人現身;她慶幸自己能在婚禮舉行之前到達。

她走到婚禮會場中的鋼琴邊坐下來,彈奏了一曲《夢中的婚禮》。

「阿遙......」她彈奏完之後,新娘阿滿上前,臉上掛上淡淡的微笑,說。
「阿滿,你今天很美。」她站起來,說。
「謝謝......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看到阿遙來了,阿滿的心情有點複雜......
「我今天是不可以不來的。」阿遙盡量以最平靜的語氣說。
「阿遙,我希望你不要破壞......」阿滿保持笑容,卻只把話說到一半。
「阿滿,我不會令你傷心的,有些事情,也許如果我現在告訴你,你不會相信,可是,再過不久你便會明白的了。」
「什麼?」阿滿摸不著頭腦。
「......」阿遙只是微笑,沒有回答。
「對了,小螢和雪奈呢?」
「小螢昨晚昏倒了!雪奈在醫院照顧她,所以不能到這裡來。」阿遙因為不想騙阿滿,所以這樣說。
「小螢她怎麼了?不要緊嗎?」阿滿緊張地問說。

這時,巫山志斗跑過來,問阿遙怎麼會到這裡來!雖然他看到原本應該因為車禍而非死則重傷的阿遙,竟然可以好好地在這裡出現,是很吃驚!可是,他不想認輸,而且,他以為背後有洛克圖這個強大特魔法師為他撐腰,是不會輸給只是女人的阿遙的。

「怎麼了?你認為我不應該到這裡來,而是應該因為車禍而死在醫院裡嗎?」
「是的!你怎麼會......」巫山衝口而出地說出了心中話,又馬上閉嘴!
「志斗,你說什麼?」阿滿問他。
「不,沒什麼......」
「這就是我可以在這裡,而小螢要睡在醫院的原因。」阿遙說。
「......」阿滿吃驚得說不出話來!
「阿滿,今天是我們的大喜日子,你不要這個樣子;不要緊,我們日後會有親生的,由你為我生的孩子呀;一定會比那個不聽話的小螢可愛得多的,你不用管她。」巫山說。
「......志斗,你這樣說很過分。」阿滿說。
「就是!簡直是無人性!誰說小螢不聽話?她只是不聽你的話罷了!她是個好孩子!」阿遙說。
「天王遙!這是我和阿滿的婚禮,不是你可以胡說八道的地方!你不應該在這裡!還彈什麼《夢中的婚禮》?快走!會跟阿滿舉行婚禮的是我!你不要作夢了!」
「我為什麼不應該在這裡?阿滿沒有親人,可是,總要有新娘子的家人出席婚禮,那麼,你把我當成她的......表姐好了。」
「嘿!姓氏中有同樣的字就是表姐妹了嗎?太可笑了!」
「是嗎?可是,怎麼也不及阿滿要嫁給你這個矮小,身體又不知是發胖還是發腫的醜男那麼可笑吧?還有,是誰想跟阿滿行婚禮是作夢呀?橫山科志。」
「阿遙,你說什麼?」阿滿不明所以。
「對呀!你在胡說什麼?我是美男子!不是醜男!是巫山志斗!不是橫山科志!」他激動地大叫!

然後,竟然變回原形!令阿遙驚喜!因為,阿滿肯定不會跟他行婚禮了!


| 26th Dec 2015 | 《戀人與夢》 | (29 Reads)

在看到阿遙和阿滿後,魔女驚喜,認為兩人是她一直想找的目標人物;也認為如果錯過了今次的機會,可能以後也找不到同樣素質的人了!當然,她看不出她們兩個也是女生!

「阿滿,你怎麼突然要來划小船。」阿遙問說。
「我們下次的演奏會的主題是《天鵝湖》,我到現在還沒有如何佈置場地的靈感呀,這裡的小船也是天鵝形的;而且,你不喜歡嗎?很浪漫的呀。」阿滿笑說。
「可是,這裡是河不是湖,而且,聽說很多情侶在此處划過小船後,也會分手的......」阿遙說。
「你害怕嗎?」阿滿笑著問道。
「你問這個問題是多餘的。」阿遙有點不屑地說。
「哈哈哈,放心吧,我也聽說過,不過,似乎也是因為那些男生划船的技術不好,所以才會令女朋友生氣,兩人吵架然後分手的;你不會有同樣的問題呀!而且,你不是說過我們的關係是在情侶以上嗎?」
「原來當年你聽到......」阿遙吃驚。
「哈哈哈!」阿滿笑而不答。

當她們在天鵝形小船上時,一陣冷風突然吹過她們身邊。

「哈啾!」阿滿打了個噴嚏。
「沒事嗎?」阿遙問說。
「沒事。」阿滿說。

其實,那一陣冷風是魔女的咒語的一部份!

划完小船,她們上岸時,看到公園中有試飲蘋果醋的攤子,阿滿說要喝。

「你要呷醋嗎?」阿遙笑說。
「是的。」阿滿說。

其實,那是只有她們兩人才會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攤子!可是,她們卻沒有發覺......

後來,阿滿喝了那兒的一個老婆婆給的一小杯蘋果醋。

當晚,她夢見阿遙很用力地摟著王后......

| 26th Dec 2015 | 《螢和羽》 | (30 Reads)

「土萌同學,其實我很想像你那樣,有個那麼好的女爸爸......」由羽摟著小螢,哽咽地說。
「什麼?」她的說話再一次令小螢吃驚。
「我很古怪嗎?」由羽放開小螢,跟她面對面,問道。
「不是,可是......」小螢說,可是,話只說了個開頭。
「男爸爸是壞人!會打傷媽媽的!」由羽激動地說,令小螢的話中斷了!
「那麼,難道你的媽媽的腿是被......」小螢不禁這樣說。
「嗯!」雖然小螢用很輕的聲音說,但由羽還是聽到了!她點頭!臉上的眼淚未乾!
「......」小螢不知該說什麼。
「土萌同學,你覺得我的媽媽是個怪人嗎?」
「你怎麼會這樣問?在我的印象中,她很美呀,而且應該是個很溫柔的媽媽,對吧?」
「可是,為什麼男人會打傷她,女人會離開她?」由羽說。
「水森同學,究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經歷?可以告訴我嗎?」
「......媽媽說,不可以把那件事告訴別人。」由羽搖搖頭,說。
「那麼,有什麼事情是我可以幫你的呢?」小螢問道。
「我和媽媽剛剛搬來這裡不久,我想知道,附近有神社嗎?」由羽想了想,問道。
「有呀。」小螢回答。
「那麼,你知不知道那兒的姻緣符靈不靈驗?還有,那兒有巫女或者神官會為人占卜嗎?」
「有,今個星期日我陪你一起去吧。」
「好的,謝謝你,土萌同學。」由羽破涕為笑。

星期日下午,兩人到了火川神社,半路上,她們看到一個身形高大的女子以劍術把一群流氓打到落花流水。同時,在不遠處,有個男人和一個i應該是混血兒的少年搬起來看著她戰鬥!

「沒用的男人!」小螢不屑地心想。因為國王雖然戰鬥力不強,但從來不會躲起來看著大家作戰!
「走吧!男的女的也是壞蛋!」由羽把小螢拉走,比小螢更加不屑!

到了神社,由羽要阿麗為她占卜一下,她們兩母女會不會遇到愛護她們的人。

有時也會有單親媽媽到神社來再求姻緣,所以阿麗並不覺得奇怪;只是,今次是女兒為媽媽來問姻緣,有點特別。

「你們已經遇到那個人了,是說在你的媽媽第一次表白時便想娶她的那個人。」阿麗看著神火說。
「你騙人!那個人是個沒有信用的傢伙!」聽到阿麗這樣說,很激動!
「不可能!我再占卜一下!」

第二次占卜時,神火中出現一個形狀像鬼火的黑影!

「那個人身上有詛咒......」阿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