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5th Mar 2016 | 一般 | (32 Reads)

有一個說法指狗一歲零三個月就成年,然後每年長大相等於人類的四歲半,那麼說,12歲的狗狗James如果是人類,終年是67歲半,牠走得早了一點點吧?牠是很多小狗的爸爸,小狗們也曾經出鏡,阿生也有隻女兒,名叫布甸,不知牠們日後會不會也成為動物明星呢?


| 15th Mar 2016 | 我看故事 | (42 Reads)

醜小鴨其實不是變成天鵝,只是牠原本就是天鵝,而牠自己不知道罷了。長大了的牠,跟以前瞧不起牠的鴨子相比,是很美麗,可是,在天鵝群中,牠的樣子並不是很突出。故事的結局中有人類覺得牠突出,是因為牠年輕。如果牠年紀大了的時候,還會因為自己年輕時捱過苦而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會失去天鵝同伴的。


| 15th Mar 2016 | 遙言滿語 | (45 Reads)

官方婚紗閃卡,連是王子公主的所謂男女主角也沒有,她們卻有。為什麼?因為她們比男女主角更加受歡迎,更加登討,更加像王子和公主。不過,原版上的阿滿頭上的網形東西真的多餘!而且像那些用來裝橙子的網袋,沒有了反而更好看。圖中的人物美,即使沒有了旁邊的閃星,畫面仍然會很美,太多閃星可能會令人眼花!有時,簡單就是美,主角本身才是最重要。另外,這張卡是依照西方婚禮的慣例,「新娘」的名字在前的,因為Lady First。如果是巧合,也是個很甜蜜的巧合。


| 15th Mar 2016 | 《50年的情結》 | (47 Reads)

三人的惡夢發展到這裡,最吃驚的並不是她們,而是看顧著她們,同時透過權杖的力量在現實世界看夢的雪奈。

「依阿麗所言,阿遙和阿滿所中的不是「情傷魔咒』嗎?那麼,阿滿會被惡魔化了的未婚夫纏住,阿遙會看到假的阿滿也很正常;可是,怎麼會連以前的月亮女王也在她們的夢中出現了?是因為很多很多年前發生在天王星的那一件事嗎?如果是,那個魔咒真可怕!竟然連中咒者在那麼久之前的傷口也挖出來了!」雪奈心想。

她們夢中的爆炸引發了一堆白煙,很久也沒有散去!令雪奈什麼也看不到!她正在焦急之際,又接到了阿麗的電話:

「雪奈小姐,在阿遙小姐和阿滿小姐身上的魔咒,外人是沒有辦法為她們解除的;除非她們有力量戰勝自己最大的心魔!」阿麗這樣說。
「那麼,既然要靠她們自己,我們只好靜觀其變了,謝謝你,阿麗。」雪奈說。
「她們最大的心魔是女王嗎?」掛線後,雪奈心想。

這時,她們夢中的白煙終於完全散去了。雪奈看到的,是一個她覺得很正常,但三人夢中的女王看到後,既驚訝又生氣的畫面:Uranus摟著Neptune,想用自己的身體為她擋住爆炸!不過,Saturn卻站在相擁的兩人前面,張開了靜默屏障。而現實中的小螢,也在昏睡的狀態下變身成Sailor Saturn了!

「......」爆炸過後,夢中的Uranus和Neptune還是覺得不痛不癢,於是,Uranus回頭一看。
「做擋箭牌這一種工作,你還是留給我吧,Uranus。」Saturn自信地笑著對她說。
「Saturn,thank you。」Uranus說,然後放開了Neptune,接著,兩人重新站好。
「Saturn,你很大膽!」「女王」大怒!
「我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這次幸好沒有遲到;對了,女王你以前也是這樣說的,我真的想請問一聲,你可會說第二句話呀?」Saturn笑著說。
「可惡!你竟敢和我作對!而且還對我如此無禮?」「女王」怒吼!
「女王,如果有需要的話,我連揮刀毀滅一個星球也敢做,那麼,請問你認為還有什麼事情是我不敢做的呢?」面對著夢中的「女王」,Saturn絕對不示弱!
「阿遙,有一個這樣成熟的女兒,是代表我們已經老了嗎?」Neptune問Uranus。
「阿滿,其實我們的寶貝女兒一直也不像小孩子,你沒有發現嗎?而且,放心吧,即使你到了70歲,樣子還是美麗的。」Uranus對Neptune說。
「Uranus,你在說什麼70歲?」Neptune不明白。
「我晚些再向你說明。」Uranus說。
「這是我的錯,是因為我太在乎Small lady,忽略了小螢了嗎?」現實中的雪奈說,自責自己雖然是負責教育小螢的,卻讓她學到了阿遙說刻薄話的本事!
「什麼你們的寶貝女兒?兩個都是女人,永遠也只會是可恥的假鳳虛凰罷了!竟然有面目這樣說?簡直混賬!」「女王」憤怒得連臉也變成了鮮紅色!舉起雙手!要對她們作出最後一擊!


| 15th Mar 2016 | 《螢和羽》 | (33 Reads)

「那麼,我以後可以叫你做爸爸嗎?」由羽問說。
「這個稱呼不太好。」阿尋搖搖頭,說。
「阿尋你不喜歡我,不想當我的爸爸嗎?」
「由羽,你認為你的親生爸爸是怎樣的人?」阿尋沒有回答,反問由羽。
「他會打媽媽,他是個壞人!」由羽想也不想便這樣回答。
「就是,所以,我不想跟壞人用同一個稱呼;即使你不叫我做爸爸,我也會愛護你;好像玫瑰花即使不叫玫瑰花,還是那麼芬芳美麗,不會改變的;所以,稱呼是什麼並不重要,由羽你像從前和現在那樣,叫我阿尋就可以了。」
「嗯!好的,阿尋。」由羽笑著,很用力地點頭!可是,她的笑容卻突然消失了!
「怎麼了?由羽。」阿尋問說。
「阿尋,如果那個不守信用的人回來找你,你會像以前一樣跟他走嗎?」
「不會,一定不會。」阿尋很堅定地回答。
「那麼,你以前又為什麼會跟他走呢?」
「......我想,我大概是中了詛咒吧?」阿尋說了一個她認為小孩子會相信,而她自己卻不知道是真的答案。
「那麼,詛咒阿尋你的,一定是一個惡毒的魔女!」由羽說。
「由羽你把我當成童話故事中的公主了嗎?」
「不是,阿尋你比她們好得多。」

接著,兩人也笑起來了。

另一方面,面對著在和彥遊川被魔物上身的,超治的媽媽,四位戰士公主的臉上,並沒有出現敵人想見到的難色。

「你們在強裝鎮定嗎?」它不服氣,以超治的媽媽的嘴巴問道。
「由人類變成的魔物,我們對付了不少,也對付了很多女的魔物,那麼,你認為我們有不鎮定的理由嗎?」Princess Uranus 說。
「你們不怕她會死掉嗎?」
「怕什麼?她曾經說要我們為她的兒子生孩子,這一點足以令我想她死!」Princess Neptune說。
「你的樣子這麼美麗,沒想到是那麼腹黑的!」
「腹黑的美女,特別有吸引力。」Princess Uranus對Princess Neptune說,兩人對望而一笑。然後,磨拳擦掌,要出招了!

魔物想逃,可是卻突然雙腳發軟,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