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ug 2016 | 《天王星的新娘》 | (52 Reads)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慢著,十番自然公園嗎?」阿滿沉吟,然後,漸漸臉紅!
「怎麼了?阿滿;如果有什麼事,一定要說出來呀。」阿遙說。
「沒什麼,阿遙你不用擔心,只是那兒附近有間家品店,我想去瞧瞧罷了。」阿滿道。
「哦?是那一間以情侶為主題的 成雙居家品店嗎?即使是那樣,你也不用臉紅呀,我還以為你突然發熱了呢;我們去瞧瞧好了,對了,那兒好像有一個櫃位,是賣戒指的呀。」阿遙走郊阿滿,用右手按著她的肩膊,笑說。
「阿遙,小螢在呀......」 阿滿輕聲道。
「 不要緊,哈哈哈!」小螢笑了。
「人細鬼大的小鬼頭!」阿遙笑著「罵」道。

小螢笑著跑回自己的房間。

後來,阿滿在兩人獨處的時候,問阿遙怎麼也會知道那間店子的事。

「很出奇嗎?」阿遙笑著反問她。
「有一點點,因為你不是那種閒時會逛街購物的女生,對什麼地方有些什麼店子應該不會太在行吧?」阿滿道。
「 是的,不過,之前竟然有女孩子送了一隻在那兒買的戒指給我,被我退回給她了。那種東西不是隨便可以要的,除非是意中人送的呀。」
「.......」 阿滿不語!
「阿滿,你不願意嗎?」阿遙收起笑容,一本正經地問道。
「不是,可是,你不怕被人認出你嗎?會有人議論的。」 阿滿道。
「我們連生死也一起經歷過了,還怕什麼?而且,什麼也不知道,便在說三道四的人那些無聊的議論,不及不可以跟自己愛的人在一起那麼可怕!」
「阿遙!」

最後,兩人以擁抱代替說話......


| 8th Aug 2016 | 一般 | (15 Reads)

牠的主人貼了此照片在Facebook上,有5636人Like!人跟貓大大不同,貓越肥越可愛,大肥貓也可以當受歡迎的主角。 不是不公平,如果有人可以當主角,但要一生一世也吃貓糧,他又會願意嗎? 至於牠是不是如牠的主人所說,認為自己又瘦又有型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https://www.facebook.com/TSTECreamBrother/photos/a.118002631629904.21759.117969648299869/1074720505958107/?type=3&theater 


| 8th Aug 2016 | 大戲台 | (22 Reads)

有不少人會談及舞台拍檔是否登對,既然說登對,當然是先指外形,圖中的男主角跟哪位麗娘比較登對?明眼人也會知道。雖然有些人仍然掛念最右方那位穿粉紅衣的杜麗娘,但已經留不住了!再找不可以找回來了!中間那個最不好看的麗娘不是她!聲色藝也大不如她!不爭氣!亂說話!討厭!實在令人死心! 而且,以前那些美好的舞台紀錄,被人拿去看了,然後想有樣學樣,再騙人錢,令人痛心! 或者有些人仍然會堅持認為她仍然是她;不可以說是不對,只是,可能直到現在,她的樣子才跟內心合一,那才是她的真面目!  另外,有人看了笙姐和鄭雅琪的演出片段,指花旦太高不襯笙姐,又指梅花旦無人可比!其實如今無花旦可以跟她比的只有體重!花旦高了一點點仍可以屈膝遷就,反正謝雪心女士在某音樂電影中說了,花旦站得太直會不夠美!說來,如果花旦太胖,又不願減磅,以為觀眾一定會包容她!那是無藥可救的!除非有人抓她包起來溶掉她身上多餘的脂肪!


| 8th Aug 2016 | 我看故事 | (14 Reads)

湯加王國的土著相信,一隻老鼠曾經叫八爪魚載牠渡海,說會給牠寶物。後來八爪魚載牠渡海後,牠卻在八爪魚的頭上大便!然後笑著跑了!所以,土著們以為八爪魚很憎恨老鼠,故此,他們會以老鼠為餌,釣八爪魚。不知故事的作者是誰?另外,其實一方在海,一方在地的動物,怎麼可能知道對方是什麼呢?  


| 8th Aug 2016 | 《銀千年的舞會》 | (40 Reads)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你們三個在做什麼?」
「參見女王!」三人齊聲說。
「快回答!你們三個在做什麼?」
「回女王的話,我們只是閒談一下罷了。」木星說。
「是嗎?VENUS,你的眼睛怎麼了?你們之間有什麼話題可以令你感動的流淚嗎?」
「回女王,其實我是......來請木星教我烹飪的;之前,我到過廚房想切洋蔥,結果變成這個淚汪汪的樣子。」金星看一看木星,想起了她的專長,於是說。
「真的嗎?」女王不太相信。

這時,公主又來了。

「母后!」
「怎麼了?」女王問道。
「母后,請你跟我過來一下。」公主二話不說,把女王拉走。

3位戰士鬆了一口氣。

「呼!嚇死我了!女王最不喜歡我們說及情情愛愛的事的,如果她不相信我的說法,我真的不知該如何了!幸好現在......希望女王不要再追究吧。」金星說。
「金星,不會那麼嚴重吧?你的古舒達的,不算是什麼情愛。」木星說。
「金星你現在不哭了吧?」URANUS說。
「是的,可能是被嚇倒了吧。」
「那就好。」這是URANUS的真心話。

雖然在天王星上,以前也有一些侍女在傷心時,會「借用」她的肩膊,可是,回復了被禁鎖的記憶後,她若再這樣做的話,會有一種罪惡感。

後來,金星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又大叫不會就此放棄,然後跑開了。URANUS和木星無奈地在冒汗。

「天王星,這件衣服你要了好了。」木星亮點之前的話題。
「那麼,謝謝你。」URANUS不想跟她爭持太久,於是說。
「不必客氣。」木星說。
「那麼,我先回去了,再見。對了,其實你也有自己的優點,多欣賞自己吧。」Uranus說。
「謝謝,再見。」木星說。

後來,Uranus沒有回到自己的客房,而是去了找Neptune。

「怎麼樣?」
「剛才去找木星,金星也在;雖然木星說欣賞我,金星說她好像見過像我一般的男生,但她們應該記不起有關我們的事。」
「那就好。對了,你又來找我,不怕被女王知道嗎?」
「不怕,她被公主拉著走了,也許有很長時間要忙呢。嘻哈!」
「哈!說來,我們的公主真是......太單純了。那麼,我們的王國會有不好的未來嗎?」
「管他的!不是現在。」
「Uranus,你這樣說,是想當一個不及格的戰士嗎?」
「這一點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