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7th Mar 2017 | 大戲台 | (32 Reads)

她雖然從來沒有公開表示自己一直在減肥,可是,有沒有成績,大家可見。行動永遠比那些騙人的空談重要。新人有的是時間,大家看到她的進步會開心!如果是舊人,一直在退步,什麼也不幹,也不想去制止自己退步!卻又想得到大家的包容!那就是吃了千斤大頭菜去作大夢了。 ​​​​  

如果有人跳舞時是「身形步步堅,似燒味肉盤轉,步屐艱辛又驚跣!」, 或者「又怕仆親又驚跣!」!我沒有興趣看。不是我改了唐滌生那些很美的詞,而是有人根本表現不出來!有人仍可以如原本所指,似可以跳掌上舞的趙飛燕嗎?那麼如果她跳掌上舞,捧著她的人是不是如變形俠醫那麼健碩?對了,曾經有劇團演出時,用了比蝙蝠更大的道具蝴蝶!那麼,也許有人演時,要用比鷹更大的了!皺皮大山胖妞也可以當成美女的笨書生,蝴蝶太小會看不到的!他要死記曲,白以及走位,哪有演技?所以,給他一隻大蝴蝶好了。另外,家母說莊婉仙小姐的聲音,不及年輕時的某人!圖中的美麗素秋已不會回來了!何必記掛?如果有人看著已謝的花兒,當它仍在盛放,不是長情,是要看醫生。即使有人在台上要如此,那人也並不是觀罛。說來,唐滌生會似任姐一般,在某些人的安排下,有不止一年是一百歲嗎? 

說來,如果要選任白戲寶中,最鹹濕的女主角,一定是謝素秋!在電影中,她見到趙郎時的行為,看得劉公道搖搖頭!更要開口唱到「估話鴛鴦枕上與佢能交拼」!寫詩也寫出了「怕花逄災劫後,雨露永難承!」!白雪仙說唐滌生的絕招是用比喻,有些事情如果不用比喻,直接寫出來?想露骨到嚇死人嗎?所以,不用大驚小怪。唐滌生抄過白居易,也抄過李清照的作品,恰當的話不要緊,引用名句罷了,天下文章一大抄,總比有人胡說「本是同根生」,又亂罵「病懵心肝塞肺眼」!結果咒語落在身旁的愛徒身上,弄得她們懵了,曲詞唱錯了,花瓜不分!又因為塞肺眼,所以咳足20埸強得多。 


| 7th Mar 2017 | 《美人魚》 | (19 Reads)

「阿滿......我們停止好嗎.......我己經沒事了......」Uranus說。

雖然在當下的情況,Uranus很合理地不可以把話說得很清楚,不過,阿滿仍是知道她在說什麼的;只是,阿滿要直至看到她閉上了眼睛,才放心停下來!而且,如果她再不停下來,只怕Uranus會因為缺氧而死!因為Uranus跟本身是游泳以及潛水高手的她,是不同的。

「Neptune公主,你......」小U在旁看著一切,欲言又止,怕如果說錯話,晚些會被主人教訓!
「阿遙,你沒事吧?」阿滿扶著Uranus,問道。
「呼......我沒事......應該不用......人工呼吸的......沒想到那顆東西會那麼厲害......也沒想到阿滿你會......嘿嘿......」Uranus睜開眼睛,上氣不接下氣地說,然後一笑。
「不要說了,好嗎?剛才情況危急......」阿滿說著,臉紅!

小U很識趣地退下了。接著,Uranus一腳把那顆黑珍珠踏碎!令它變成了沒有人會吃的珍珠末!

「那顆黑珍珠被破壞了,那麼,我對付海王滿的計劃是完全失敗了嗎?可惡!既然成年的女人不可靠,少女又總是站在她那一方,下次我要用年幼的小女孩對付她!」仍然泡在酒店的套房內的浴缸中的艾貝拉,也感覺到黑珍珠粉碎了!不服氣!

後來,阿滿想把吉田美春送回家去,可是,Uranus卻說要抱起她會有點困難!而其實阿滿也不太想由Uranus來抱她!接著,深海之鏡自動發揮力量,以瞬間轉移把她送回家去,後來,有人發現她在床上睡得很熟,雖然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會穿著鞋子睡在床上,而她醒來後也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深海之鏡,知道她的情況後,阿滿放心了。

「你的鏡子在回應你的想法嗎?果然是曾經藏於你的內心中的神器。」Uranus笑說。
「你在挖苦我嗎?」阿滿問道。
「不是,我是羨慕你,如果我的劍像你的鏡子那樣,會自動飛去幹掉那條可惡的人魚,多好。」Uranus說。
「哈啾!」艾貝拉打了一個噴嚏!並覺得心寒.......


| 7th Mar 2017 | 白金漢宮 | (19 Reads)

皇家有女初長成,英國愛德華王子的女兒已經十多歲了。她的外貌問題沒有她的兩位堂姐那麼嚴重,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牙齒會是那樣子的,應該可以改善的吧?另外,她的堂侄女是,英國皇室中尚未閞的一朵花,不知會開得如何?令人期盼? 抑或是擔心? ​​​​  


| 7th Mar 2017 | 緒方之城 | (8 Reads)

3月4日早上,緒方姐在Twitter上表示:「オハヨウゴザイマス!今日は【魔法少女育成計画】ライブ!最初で最後の、魔法少女として立つ舞台…ううっ…!←今から感慨にむせぶ」。其實,現在什麼人會知道,她以後會不會再演魔法少女角色呢?她的少女聲音仍在呀。另外,她演此角令我不滿的是,不可以活到結局,也沒有人物背景介紹。 


| 7th Mar 2017 | 講書說文 | (13 Reads)

少年祭師走入少女的房間,送她一朵花,卻不是只會跟她擁吻那麼簡單,他很有可能已經拿走了少女跟其他女孩一樣,一生只有一朵,對她來說很珍貴的花!為什麼他明知跟少女是不可能在一起,仍然要那樣做?拿到少女的花,男人只會覺得自己了不起,沒有損失!也不會有罪惡感和責任感!少女後來變了白頭宮女,他也不會在意!即使王子走入故事中,也不可以改變故事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