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1th Apr 2017 | 大戲台 | (27 Reads)
有人常說現在沒有新劇本,其實,重新再寫的舊故事有不少。最近在網上看了某版本的《三笑》,曲牌中有兩句似某些內地粵劇,用了柳影紅的《換到千般恨》,也即是《天蠶變》的插曲。其他曲詞也有些倒音---平常心變了平上心,真善美變了真善味 (廿四味的味)。填詞不易。另外,男主角指自己似逐水蜻蜓,不要緊,雖然蜻蜓點水其實是要生蛋,男人說不是太好,不過,古代人也許不知道吧?華府少爺是位佳公子也不要緊,公子也要有老師的。男主角選老婆時,有人以紗蓋面,以少數民族女子的打扮出場也不要緊,無人知她的故鄉何在,不算是錯。石榴是男人演的也不要緊,不是大肥公,跳舞也不難看,可能比某些演過秋香的人現在跳得更好。只是,演員在劇中叫大家給掌聲予為愛情爭取的香鬟們,會不會稍為「出戲」了一點呢?另外,劇中的伴奏音樂,用了電影版本,《點秋香》一幕用的那段。

| 11th Apr 2017 | 《美人魚》 | (25 Reads)

「踏踏踏踏!」
「惡靈退散!」由遠而近的腳步聲之後,是阿麗的聲音。她跑來了,在那面古董鏡子上貼上一張符咒!
可是,那張符咒竟然自動燃燒起來!不久,化成了一堆灰燼!
「是惡鬼?是怨靈?很強的執念!」阿麗說。

這時,她的兩隻烏鴉也飛來了,兩隻一起向鏡面用力啄!後來,令它出現了裂紋!接著,阿麗再用兩張符咒,在鏡面上貼了成了「X」形!它變得什麼動靜也沒有了!

之後,阿麗才注意到阿遙和阿滿的情況.......

「咳!」她咳了一聲。
「阿麗,你又何必大驚小怪呢?」阿遙笑說,然後施施然地放開阿滿。
「對不起......」阿麗有點尷尬地說。
「你不需要道歉,可是,這面鏡子上面附著幽靈嗎?」阿遙說。
「是的。」阿麗說。
「那麼,會危及大家的安全嗎?」雪奈打開屋子的門,問道,並和小螢一起走出來。

阿遙和阿滿不敢問她們,是不是一直豎起耳朵站在門後面!

「不管那麼多,把它打破就是了。」 阿遙說著,上前。
「不行!小心它的碎片會傷人!像當年黑月女王納莉妮亞的《漆黑之鏡》那樣!」阿滿拉住她,說。
「對呀,而且,它是很貴的古董,如果打破了,比有裂紋更難修補。依我看,它應該是朝鮮《李氏皇朝》的明成皇后送給她的日籍侍女的......的......」阿麗欲言又止。
「阿麗,你為什麼吞吞吐吐呢?」阿滿追問。
「對呀,有什麼不能說的呀?即使是定情信物,那又怎麼樣?」阿遙打趣說。
「阿遙呀。」阿滿想叫她正經點,哪知阿麗卻說她說中了!
「什麼?」外部一家大吃一驚!

可是,艾貝拉的幽靈比她們更驚訝!她不明白一直想要真愛的自己,為什麼會進入了女人和女人的定情信物內......


| 11th Apr 2017 | 遙言滿語 | (36 Reads)
如果不同版本的人物,似某韓劇的主角那樣,可以對把她們畫出來的人說話,會說什麼呢?漫畫版的可能會怨戲份太少,又要死得太容易!動畫版的可能會感謝令她們大受歡迎;同人漫畫版的可能會感謝令她們有機會當主角;Cry版的......可能會怨有人因為薪水不高,沒有用心又沒有水準,把他們畫醜了!而他們自己又不可以自我修正。

| 11th Apr 2017 | 電視節目 | (35 Reads)

TVB的新劇《全職沒女》-----一個可以變回美女的醜女灰姑娘故事,加上女主角的髮型,不禁令人想起在Viu TV 99台播了的韓劇《她很漂亮》,只是男女主角的年紀大了不少,以及戴了眼鏡罷了。我知道,內容一定加了不少,如果不是,怎麼可以把故事拖長?TVB的編劇和造型師,不要以為其他電視台沒有人看。 ​​​​


| 11th Apr 2017 | 各國宮殿 | (20 Reads)

小時候,未知道Princess Grace Kelly是何等美麗;當時曾有香港的記者寫她的長女被當地國民形容為美麗,酷似她。後來,我想知道究竟是記者亂作,抑或是怎麼回事?當地人不會那樣說吧?母女的樣子根本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