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Oct 2015 | 大戲台 | (39 Reads)

看到了可笑的評論,在未約齊人的時候,笙經在酒店綵排很寒酸嗎?不是,排演時怎麼樣也不要緊,反正笙姐和拍檔們又不會像有某東西那樣,綵排有多辛苦全部在演出前喊出來搏同情的。綵排不夠大陣仗不要緊,最重要是正式演出時不要像某些人唱、做、唸、打也「鬼咁肉酸」就好。說來,謝雪心女士說過她第一次演《紫釵記》中的爭夫一幕,是在任白家中,難道又很寒酸嗎?聲叔林家聲當年看中蓋小姐的才華,要她演趙子龍,也是叫她到他的家中去對戲的,難道又很寒酸嗎?廖國森曾經說過,當年陪四叔行公園時,四叔會指導他功架。有人會覺得這樣在公眾地方上課不好,說四叔的做法很寒酸嗎?不會!什麼也不知道的人的說法很有趣,甚至連輕手輕腳慢慢走也會說成奪門而出!真是的!所以,什麼也不知道就在說話多多,或者對人不對事之徒,也只會引人發笑。 其實,前輩跟後輩排演,在什麼地方進行很重要嗎?有寒酸與不寒酸之分嗎?沒有。如果一個前輩為了面子,硬要多此一舉帶著後輩去一些華麗的地方排演,那不是寒酸,也不是前輩有面子,而是作為前輩的那份虛榮心會令人心寒。 另外,老人家高貴,非塘西阿姑!無須自稱老契者護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