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1st Oct 2013 | 《不一樣的白雪公主》 | (34 Reads)

朱莉亚-罗伯茨扮演的“邪恶王后” 图TP 

「威廉斯,我可憐的兒子......」希曼妮輕撫著鏡子中那個少年臉上的疤痕,說;流下了一滴淚。

威廉斯現在的形態,以及那兩條疤痕,是當年國王打破魔鏡,加上希曼妮對人詛咒的後果!是她意想不到的!他成了一個被困在鏡子中的王子了!

「母后,別哭,你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女子,美人是不應該哭的......」威廉斯說。
「你這孩子。」希曼妮被他引得哭中帶笑了。

其實,威廉斯從來也沒有照過別的女人,也就是沒有看到過別的女人。

「威廉斯,我何時才能把你救出來?」
「很快便可以了,母后,你相信我......」

希曼妮欣喜地點頭,她知道,威廉斯有著從前的魔鏡所沒有的預知能力;他的預言,一定會變成事實。

「威廉斯,讓我看看你的父王吧。」
「知道。」鏡子映出國王的情況。

他剛剛批閱完官員們給他的一大堆,關於國家各項事務的建議書和報告,嘆了一口大氣:
「呼......」
「啟稟國王,宰相大人求見。」侍從來報。
「傳他進來。」
「是。」

「安達真可憐呢。」希曼妮見國王剛完成了一大堆工作,宰相又來煩他,於是說。

鏡中所見,宰相捧著一大本紅色封面的,類似畫冊的東西,進入國王的辦公室。

「參見國王陛下!」
「不必多禮!」

「陛下,這是......」宰相遞上那個本子,說。
「又是什麼大官貴人的女兒們的畫像本嗎?」國王打斷他的說話,問道。
「陛下......」宰相想解釋。
「不用多說了,我也說最後一次,我是不會再娶妻的!」國王堅決地說。
「他不想再娶別的女人,代表他還愛著我呀!」聽見國王這麼說,希曼妮感到高興,心想。
「可是,陛下,王位繼承的問題方面......」宰相說。
「我說過多少次了?將來讓白雪繼承王位,成為女王就行;我們的國家一直也沒有出現過女王,但白雪將會是第一位!你們這些大臣若硬要我再娶,難道你們可以保證新王后所生的一定會是王子嗎?否則,我把你們全部處死如何?抑彧你們想我又娶一個魔女回來?」國王怒道。
「陛下息怒。」宰相下跪。
「給我滾出去!」
「是。」宰相說,然後拿著那個畫像本子,像逃似的退下。

希曼妮又再流淚了!因為,國王不想再娶,並不是因為愛她,而是不想再娶到魔女王后。

威廉斯不想母后傷心,於是不再繼續映出國王的影像。

「他愛我,卻不能接受身為魔女的我,為什麼?他認為所有魔女都是壞人嗎?他以為我會傷害他嗎?我在婚禮上用魔法,是為了要救他;我以往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的幸福著想,難道有錯嗎?」希曼妮叫喊著。

「呯!」
「你這魔女在吵什麼?」門外的侍衛歊了鐵門一下,喝道。
「母后,別傷心了。」威廉斯輕聲說。
「威廉斯,給我看看那個丫頭,即是白雪......」希曼妮拭去眼淚,輕聲說。
「母后......」威廉斯怕母后會再生氣,所以想拒絕。
「快!」
「是。」

威廉斯映出白雪公主的情況:

公主穿著一條很普通的淺藍色布質長裙,沒有戴任何首飾,正在用膳;她吃的,是一碗用木碗盛戴的,沒有冒煙的粥;因為她舌頭上的傷還未好,所以不宜吃太熱的東西或者固體食物。

「看來,安達是用我當年所說的方法,想令我施在這丫頭身上的咒語不靈驗了。」希曼妮看到公主的情況,猜到。

國王相信她,她感到高興。

「威廉斯,你的父王剛才說,要讓白雪繼承王位,她日後真的會成為這個國家的第一位女王嗎」她問道。
「會的,母后。」
「可惡!以她這副一點貴氣也沒有的德性,根本沒有資格做女王!如果讓我遇到她的話......
」希曼妮不忿,卻忘記了是什麼人令白雪公主看來一點貴氣也沒有的。

「母后,不要生氣,我知道你會在今天之內遇到她,相信我吧。」威廉斯說。
「真的?太好了!到時,我一定要把她除去!」希曼妮握緊拳頭,咬咬牙,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