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Jan 2014 | 大戲台 | (60 Reads)

有人說:「《再世紅梅記 》此戲側重旦角戲份,生角陳寶珠是位文弱書生,與陈宝珠以往的戲路不同,以往多演正義俠士,或好打不平等,但今次是為紀念任姐,演的當然是任姐著名的書生戲。」

《再世紅梅記》的男主角名字什麼時候變成「陳寶珠」了。難怪有觀眾說她不能溶入角色,原來有人也是只會記著演員自己是誰。另外,這個人似乎把黑白武俠片和戲曲舞台混為一談了。說來,這個人會這樣說,可能連她曾經演過這個故事的電影版本也不知道。

另外一個人說:「《再世红梅记》的剧情从裴禹的视点进发。他的痴迷失望落寞惊怖胆少怕死凉薄,是整个剧的推动力。这是全剧最难演的角色。很多评论指陈宝珠唱做功架等的不足,其实那些只是末节。 没有完全带动剧情起跌才是问题所在。」

那麼說,以後的伶人不用練功了?每個角色也有感情起伏,那麼,唱做唸打也變得不重要了? 那麼,找影帝影后去演會是最好? 「没有完全带动剧情起跌才是问题所在,」? 那麼,今次的男主角是連演技也不夠好了嗎?如此,還有什麼好處可陳? 扮相美?這樣就足夠了嗎?

我想問問,這幅報章廣告的圖,是現場劇照嗎?如果是,「他」在唱著哪一句歌? 慧娘含情默默地看著「他」,「他」在看哪裡? 難怪有觀眾說不覺得「他」愛慧娘了。說來,我記得看過川島芳子的資料,當年抓到她的人在給上級的報告中說,不敢相信川島芳子是個手如鳥爪的婆子。我想,手如鳥爪就是像「他」這樣吧? 不過,「他」在劇中可是個男人啊!雖然演員本身好像是忘了這一點,所以連指甲也不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