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1st Jul 2014 | 寶塚的一點事 | (51 Reads)

在網上看到了這一段描述:「最初知道荷花,是因为香港一对璧人叫任白,荷花被圈里称之“日本的任白”,是讲她们台前幕后总是一双。那时读得最感动的一段往事,是花总丢掉自己呆过那么久的舞台,然后全心全意地做起小歪的经纪人,一本正经地鞠躬递名片,上书本名:醍醐花。」!

她們被稱為「日本的任白」?真的嗎?另外,花總小組的本名不是醍醐真理子嗎?另外,有一個說法指,說她們是「日本的任白」的是一個「同志作家」!是「阿仙奴」當中的那個同志「作家」嗎?說來,他是真正的「作家」!竟然為了替「自命皇太后」的戲賣廣告,「作」到自己聽粵曲中的情歌也會哭......

另外,這是和央,也即是上面那一段的附圖中的「男主角」,的外國作曲家未婚夫!如果有人單憑這張照片中的人,就說海哥出嫁有望,覺得開心的話,我不敢苟同。雖然如果海哥覺得幸福,沒有人可以阻止她,可是,我相信大部份喜歡海哥的人,也不會希望會有類似照片中的男人的人,在現實中以另一半的身份在海哥身邊。不要說我膚淺。 有多少人會想看到《美女與野獸》的男主角不會變回英俊的王子?雖然在現實中,這種例子有不少......